[原创]昨日杨白劳,今日黄世仁[蓝剑军团]

(原创首发)

我写了一篇《下岗女工千万富翁之路》,介绍我的小区邻居——红姐从下岗女工,通过自己个人努力和机遇光顾,赚了一千万的故事。这个故事,要是离开了我的另外一个小区邻居——李锅,完成就没那么轻松了。

李锅原是安徽皖北的农民,祖辈世代种地为生。因为好赌,欠了一屁股的赌债,老婆带着孩子也跟人跑了,自己为了躲债,逃到了本市,属于真宗杨白劳。

我住的小区,物管公司的一个电工是他的本家,求了公司经理,把小区废弃不用的西门口的门岗,给李锅白住了,不给工钱,晚上带着看护锁着的西门,防着有人攀爬。

李锅多大年龄,大家都不知道,那张黑黢黢爬满皱纹的脸,2千年封建文明种地农民的苦难,都刻在了上面。因此,大家都叫他李哥,按照本市方言,叫出来成了李“锅”,是带点贬义的“哥”。

门房虽简陋,冬寒夏热,好歹能按下一张捡来的破钢丝床,终于不用去流浪了,李锅安顿好,那赌博的心思是完全没了,总要养活自己啊,

好在自己本家是小区物管的电工,这年头,小区电工是很吃香的,修个电路,按个笼头,都得找他,人缘就好,李锅就在小区里拾起了破烂。

小区是本世纪新建的,搬来的业主,会丢掉大量的老家具、甚至家电,李锅很快就小发了财,门房里塞满了各种虽旧、但在农民工的眼里就算时髦的物件了。

一年后,李锅就积攒了不少钱,在小区里租了一个一楼的一居室,把阳台改造一下,又卖起了卤菜,由于小区里就他一家卤菜店,生意就出奇的好。

又一年,李锅乘楼市不景气价格低,买下了房东的这一居室(反正也回不了农村的,就安定下来),宣布结婚,老婆就是她卤菜店雇的伙计,是河南来的农民,可能也是家里有点啥变故,三十来岁跑到南京来打工,认得了李锅,从当伙计起,逐步到上床,怀了孩子,就正式领了结婚证。

结婚时,李锅请小区几个很待见的老客户,去家里热闹了一下。喝酒时,李锅问我:“洋老师,现在卤菜店和收旧品(嘻嘻,李锅还很忌讳“破烂”2字?)竞争多了,不太好做,还能有点啥生意可做?”,我就把对红姐说的话转给他,只是提出担心,做房产中介,需要签合同,要文化,你李锅的文化太低,写字像蚯蚓,恐怕会有难度的。李锅说:“不要紧,新娘子上学到初一,可以写合同”。

不久,李锅还真的歇了卤菜店和捡破烂的买卖,改为开房产中介了。开始的合同,都是来请我帮忙写,后来,他们夫妻把我给写得各种合同,复制下来钉在一起作为模版,就不再需要我这个洋老师了。

在2008年之前,很能干的红姐都是靠做租房子生意勉强度日,而李锅夫妻的生意却异常红火,(可能是我推荐给李锅做这行,害了红姐那2年不挣钱,买卖都被李锅夫妻两个抢走了,嘻嘻),这显得很神奇。

我刻意观察过,没长相、没口才、没文化、没关系的农民工夫妻,做房产中介,为啥能超过有文化的城里人?

原来,李锅的老婆有着一付王宝强般谦卑的笑容,使得顾客进门后,就丧失了提防。买卖房子,在老百姓眼里就是大买卖了,一套房子交易几十万上百万,搁谁那里都会提着小心,但看到李锅老婆那张老实巴交的笑脸,也就放下了一半的心。

其它中介都精明过人、好做人主,压低卖家,抬高买家,来促成生意,无形中给买卖双方分别形成了压力和不满。

而李锅夫妻绝不轻易说话,让买卖双方自己谈生意,这样,成交双方都没有压力,对李锅夫妻中介满意极了,看着他们谦卑而可怜兮兮的样子,买卖双方也就没人砍他们夫妻两个的中介佣金,于是,在08年底,国家救市前,李锅夫妻,就买下了第二套商品房。

到了国家救市后,由于前面经济萧条,开发商手里的一手房相对很少,二手房交易,就显得异常红火。但二手房交易,有个难题,就是卖房还贷,与房产过户,之间有个时间差,大约1周到10天左右。

卖房的本来就缺钱,哪来现金先还贷呢?没还贷,买方也不敢多交钱啊,这个时间窗,就被李锅夫妻两个利用上了。国家救市后,刚开始各中介手里都没钱代垫卖方银行贷款,李锅夫妻不但做买卖更红火,还放高利贷,利息是多少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那是按天计利息的。

到今年五月,国家调控楼市前,李锅又买下了第三套商品房,户籍也迁入本市,成了城市人。又买了一辆北京现代,衣锦还乡。那些赌债,一次性全部还掉了,据说,他的前妻,让孩子来找他,李锅老婆给了5万元打发了。

现在楼市又低迷,李锅老婆每天泡在麻将馆里,但绝不许李锅去赌钱。李锅整天穿着丝绸料的唐装,抱着宝贝儿子,在小区里溜达。看着四不像,要是算地主,一点文气都没有,要是算贫下中农,哪有穿地主丝绸中装的庄稼汉?

我打量了很久,终于觉得李锅像穆仁志(笑)。我遇到李锅,问他,还做不做“收旧货”的生意?李锅直摆手,告诉我,他把钱全部放了贷。我问他安全不安全,他告诉我,绝对安全,属于那种拆解基金,主要用于地方政府帮助开发商和购房者出现贷款危机时,用于垫付的那种,是政府和银行共同担保品种,没有危险,说着,李锅嘴巴凑到我耳前,小声告诉我:“一年光利息收入就有10多万。”,李锅说着,狡黠地朝我挤了个眼睛。

李锅终于从欠债的杨白劳,奋斗成放高利贷的黄世仁了,还是合法的高利贷,奶奶的,谁说社会主义不好?我看,社会主义中国,给人民群众的机会,要远比资本主义更多。

当然,要是都像安徽某些地方的农民那样,宁愿饿死也绝不为社会主义种田,反正共产党要调来返销粮,那神仙也救不得你的哟。

(本帖故事,实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内容于 2010-8-3 16:42:57 被洋务专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