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麻醉医生谈媒体制造的缝肛门事件 震撼了!

大家都来说说看 收藏 106 52114
导读:科里用的麻醉机很高级,很贵,是顶级的麻醉机生产产家与顶级监护仪生产产级合并后的公司生产的,全电子化。但数字显示的潮气量往往与设定的相差甚远。 有医生问我:“我们到底在信哪个的?”我是这样分析的:“我们先不管数字是不是准确。麻醉机是用一定的压力产生一定的潮气量让病人的肺被动地扩张。首先,风箱给出的数值一般来说是准确的,它可以告诉我们病人的潮气量是多少;其次,我们在考虑潮气量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压力。如果病人的呼吸系统是正常的,那正常的压力就表示潮气量正常了,气道压力表的数值可以告诉我们病人的气量是不是足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科里用的麻醉机很高级,很贵,是顶级的麻醉机生产产家与顶级监护仪生产产级合并后的公司生产的,全电子化。但数字显示的潮气量往往与设定的相差甚远。


有医生问我:“我们到底在信哪个的?”我是这样分析的:“我们先不管数字是不是准确。麻醉机是用一定的压力产生一定的潮气量让病人的肺被动地扩张。首先,风箱给出的数值一般来说是准确的,它可以告诉我们病人的潮气量是多少;其次,我们在考虑潮气量的时候一定要考虑压力。如果病人的呼吸系统是正常的,那正常的压力就表示潮气量正常了,气道压力表的数值可以告诉我们病人的气量是不是足够;再次,通气的目的是为了输入氧和呼出二氧化碳,如果血氧饱和度正常,二氧化碳值是正常的,那么,通气也是合适的。


最后,我们连二氧化碳监测我们也可以不信,但它变化的趋势应该是可信的,可以这样判断,如果通气过程中,呼末二氧化碳是上升的,说明通气不足,是下降的,说明通气过量,如果保持基本稳定,那么通气是合适的。所以,我们有时候是对某一事物的知识掌握得不够,有时候是知识掌握得不够全面,更多时候是,我们不缺少知识,但不知道如何应用于解释某一现象,更可怕的是,上述能力都有,但是不愿意正确地解决问题。”


之后,在报纸上看见了深圳医院的“缝肛门事件”。事情简述如下:一产妇在深圳某一医院生产,认为助产士多次暗示索要红包。产后,发现肛门被缝了一针,认为是助产士的报复行为。同事纷纷用医学的知识揣测护产士产生错误的原因,指出这种猜测的不可能,责备媒体的推波助澜。


我说:“先不管我们是不是医生,假定我们不懂医学知识。用我的方法来推理一把。助产士缝上肛门的目的是为了红包,她这样做能拿到红包吗?不行!既为报复,她缝上肛门就是要让她拉不出来,一针能达目的吗?不能!她缝的时候是不是能想到以后被发现的结果一定是既达不到报复目的,还会给自己带来无尽的麻烦?知道!如果她确实被金钱冲昏了头脑,真正的目的也如病人和媒体所说的,那么,她的同事看到她如此倒行逆施竟会集体地丧心病狂?不会。另一方面,媒体知不知道医学知识?一定知道,现在,无论天上的地下的人间的,没有媒体不知道。假设媒体对医学一无所知,他们会不会象我这样推理出合理的结论?一定会,做媒体的都是精英,绝对比我一个普通医生/粗通文字/少用逻辑思维的人高明。最后,只有一个结论,媒体不愿意把自己知道的知识应用于正确报道这个案例。”大家默然。

18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