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第一章 游荡在城中村 003 后现代行为艺术

枪通条 收藏 12 2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URL] 饶广隶到达木屋烧烤的时候,盲丙已经点了杯橙汁,坐在那里玩着他的苹果手机。 饶广隶走了过去,拍了拍桌子说:“我说丙哥啊,你不能因为猴子请客就胡吃海喝的啊,点橙汁多浪费啊,真是的。那个服务员,给我来大杯的橙汁!” 盲丙是个老实人,虽然现在已经有点被同化的感觉,但他还是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


饶广隶到达木屋烧烤的时候,盲丙已经点了杯橙汁,坐在那里玩着他的苹果手机。


饶广隶走了过去,拍了拍桌子说:“我说丙哥啊,你不能因为猴子请客就胡吃海喝的啊,点橙汁多浪费啊,真是的。那个服务员,给我来大杯的橙汁!”


盲丙是个老实人,虽然现在已经有点被同化的感觉,但他还是保持了一分自己的憨厚,对于饶广隶这样无厘头的做派只是会心一笑,继续玩他的手机。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饶广隶还有吴伟岳这两个超龄问题儿童混在一块的,饶广隶和吴伟岳两个人经常在私下讨论这个问题,始终得不出结论。


“哎,我说你们两个,怎么我请客就点橙汁啊,真是的,不用钱的啊?”猴子这个时候拍马赶到,站在饶广隶后面气呼呼地说道。


盲丙抬了抬眼皮,目光又转回苹果手机上,慢悠悠地说:“好不容易逮着你小子请客,不宰你一顿怎么行?”


饶广隶端起橙汁喝了两口,乜着眼睛看了看吴伟岳说:“废话少说,赶紧去点肉,别尽点素菜啊,对了,先叫一打啤酒过来!”


吴伟岳嘿嘿一笑,把包往木凳子上一扔,坐到了盲丙身边,说:“丙哥,别在我们哥俩面前显摆啦,赶紧收起,准备喝酒!”


盲丙的家境在兄弟三个中是最好的,毕业后家里要安排他回山城某机关去上班,他拒绝了;他老爸无奈地帮他在深圳找了家事业单位,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单位给他分了间单身宿舍,他又不住,偏偏要和饶广隶他们住一块,说是呆在一块习惯了,分开住晚上睡不踏实;家里要给他在深圳买房子,他打死都不肯,说什么要住小区房那得等哥三都有能力了,一起自己买去。


盲丙的收入是哥三中最高的,而且高得离谱,所以他用的玩意基本上都是奢侈品类的,他收好苹果手机,笑道:“猴子,你个臭小子总是埋汰我,哼!对了,今天达标了还是泡到学生妹了?怎么这么好的心情请客呀?”


饶广隶笑了笑,哎呀呀两声,用食指点着桌面,瞥着猴子冷笑,猴子挠挠后脑不好意思地说道:“嘻嘻,其实是削哥来帮忙,才达标啦。呵呵,不过有喜事的不是我啊,是削哥啊!”


盲丙哦了一声,看着饶广隶,似笑非笑地说:“我说阿削啊,有秘密瞒着兄弟不是?”


饶广隶无奈地苦笑,打了下猴子的头说:“要你小子乱说,打死你,看我下次还帮你救火不,人家啾啾不就是跟了我两个多小时嘛,真是的,那小妖精还跟着你一天呢!”


盲丙急了,用手指点了点饶广隶,又点了点猴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好啊好啊,你们两个鸟人背着我泡妞啊,一个泡妖精,一个连爱称都叫上了!”


猴子嘿嘿直笑,看着饶广隶冷笑道:“听到了没,人家丙哥可是没有当场看到你和啾啾打情骂俏的,单从我们的对话就能判断出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啦,哈哈,我说的果然那没错啊。不过削哥啊,你的口味还真是与众不同啊,不是喜欢老女人,就是小妹妹,你说喜欢小妹妹吧,也找个漂亮点的,非要找个黑火柴!”


饶广隶崩溃了,扑过去掐住猴子的脖子使劲摇晃道:“我掐死你小子,对,你那小妖精漂亮,胸部也大,屁股也大,没脑又败家的货色!”


猴子在盲丙的帮助下挣脱了饶广隶的魔爪,咳嗽着对盲丙说:“丙哥你看到了吧,说他的啾啾黑,他就跟我急了,还说什么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呢,我看啊为了衣服他能自断手足!”


盲丙认真地看着饶广隶,说:“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急什么呀?”饶广隶把下午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又给猴子在电话里讨打的对话添油加醋了一番,然后摊开双手一脸委屈地说:“丙哥你给评评理,这小子该不该死?”


盲丙拍了拍猴子的肩膀,点了点头说:“我对你的遭遇深表同情,但是你真的是被掐死活该!”


猴子嘿嘿一笑,抬头看了看黑夜,用手指向天一指:“啊哈,今天的月亮好美啊,星星好多啊,啊,烤肉来了,吃吃吃!”


深圳的天空怎么可能会有星星,猴子纯粹是在耍低级的转移话题伎俩,但饶广隶和盲丙不再继续追究,一是猴子在三人中最小,平时他们两个都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弟弟一样看待,二是今天这小子请客,不能把他逼急了,逼急了这小子敢吃完不结账就开溜。


饶广隶拿起一串羊肉,咬住最前面的一块,手略一使劲往外一拉,咀嚼着里内外焦的羊肉,点了点头说:“嗯嗯,还是木屋的烧烤好吃。对了猴子,今天那个小妖精真的不错,你不要的话介绍给丙哥,这小子最近憋坏了!”


盲丙顿时两眼放光,放下肉串端起酒杯说:“还是削哥对我好,来,走一个!”


猴子哎呀呀直叫,把肉串扔回盘子里,端起酒杯说:“我晕啊,你们两个别借故多偷酒喝啊,我也走一个!”


放下酒杯,三人均用手抹了抹嘴巴,盲丙笑道:“我说小岳同学,给哥说说那个小妖精有多妖?”


猴子翻了翻白眼,看了看饶广隶,又看了看盲丙,再看着饶广隶说:“削哥,你真的要害丙哥?你知道那个小姑娘是什么样的人么?”


饶广隶咀嚼着烤肉,想了想说:“不就是拜金女嘛!咱丙哥有钱,完全可以征服她!”


盲丙顿时有点崩溃,拍了拍桌子说:“我说你们两个是真心给我介绍小妹妹还是纯心来玩我呢?”


猴子笑道:“丙哥,不是玩你啦,就长相和身材来说,那个小姑娘还真的是你的菜,这点削哥非常了解你。如果只是拜金还好,这小姑娘还特别崇洋媚外,说什么非外国人不嫁,成天都是夹杂着英语说话,烦死人了!”


饶广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哦,我以为她只是喜欢L什么V达什么妮的,原来是个假洋鬼子啊!”


盲丙一听乐了,哈哈大笑道:“你们不就是推广英语培训的么,真是矛盾啊,打仗的时候你们肯定是汉奸!”


饶广隶哈哈大笑,说:“倒也有道理哦,哈哈,不过洋鬼子身上那股狐臭味真是难闻,不知道怎么这么多女人喜欢嫁给外国人!”


猴子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提着酒杯摇晃着,冷笑说:“削哥你就不懂了吧,人家小妖精说了,就是喜欢问洋鬼子身上的味道!”


盲丙一看饶广隶那表情又要开始愤青了,赶紧转移话题说:“今天晚上不摆摊了?”


平时有空的时候,三人会捣鼓些小玩意到白石洲的路边上摆摊,一般的分工是猴子负责猥琐地蹲在那里叼着烟看美眉,给盲丙传递信息,然后盲丙拿着苹果手机不停地拍照,只有饶广隶一个人负责生意上的事,可想而知他们的生意会是个什么样子。


饶广隶笑骂道:“有你们两个鸟人在,摆不摆摊都一样,再说了这几天城管管得严了,天天来赶!”


盲丙一改温顺憨厚的表情,恶狠狠地骂道:“这狗叉叉的城管!”


饶广隶一脸严肃,拿手指点了点盲丙说:“素质,注意素质,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就不用明说了,知道不?”


猴子哼了一声说:“就是,城管一家都是国足,国足一家都是城管!”


“哈哈哈……”


三个人干掉了二十四瓶啤酒,饶广隶和吴伟岳只是有点儿头晕,有点儿尿急,有点儿肚胀而已,但是盲丙却已经开始显露出喝高了的感觉。


看着一桌的空盘子,盲丙捂着脸喊道:“太丢人了太丢人了,一点都不剩,真是饿死鬼,大家不要看我啊,不是我干的!”


饶广隶脸红红的,带着醉意,笑骂道:“吃的时候你小子速度最快,吃完了就嫌丢人啦?行了,回家!”


饶广隶和吴伟岳搀扶着盲丙往住处走去,开始的时候盲丙还能踉跄着帮点忙,不让两人太费力,刚到楼下两人想着能松一口气的时候,盲丙彻底醉了,软绵绵地躺在了屋檐下。


饶广隶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坐在盲丙边上,拍打着他的脸说:“喂,常兵,起来,要睡回去睡!”


猴子也是有气无力,想拉起盲丙却不想被反作用力拉到了地上,盲丙喃喃说道:“我哪都不去,这里凉快,我就睡这里了!”


饶广隶和吴伟岳对看了一眼,吴伟岳坏笑道:“等着!”然后踉跄着起身,走到垃圾堆边上捡了张破席子,回来盖到盲丙身上,只露了个头,然后两人排排坐着。


饶广隶数着一二三,然后两人一起装起大哭来。


“呜呜呜……我可怜的兄弟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


“是啊,全村的人都说你人很好啊,真是好人没有好报啊,来生你就做恶人吧!”


“各位街坊邻居,大家行行好啊,给点钱,让我把兄弟火化了吧!”


两人的大哭声引来了大批的不明真相群众围观,大家窃窃私语起来。


“好可怜哦,这么年轻就死了!”


“我看啊,就是骗子,一表人才干什么不好!”


一个老奶奶抽泣着从口袋里抽出一个布包,打开,数了数钱正要放下,房东太太这个时候挤了进来,骂道:“你们三个死破孩子,喝了酒又在这里发酒疯了是吧,我说老奶奶,别理他们!”


猴子仰起头,嘿嘿笑道:“包租婆,你来啦,哎呀,被你识破了,怪不好意思的!”


包租婆叼着根棒棒糖,叉着腰怒气冲冲地说:“又喝高了?你小子还会不好意思?你们不拿奥斯卡都没天理了!”


饶广隶嘿嘿一笑,指了指盲丙说:“啊,还真给你说对了,就是没有天理了。哦对了,是他喝高了,我们没有,就是没有力气拉他上去了,您老人家帮帮忙?”


包租婆骂道:“喝死算了,关我屁事,每次都要我找人把你们抬上去,这次倒好,在这里装疯卖傻来了!”


饶广隶和吴伟岳两人对看了一眼,然后一起看着包租婆异口同声地说道:“不不不,咱这是后现代行为艺术,您老人家不懂!”


包租婆气疯了,上来恶狠狠地踢了盲丙的屁股两脚,骂道:“滚滚滚,我管你是前现代还是后现代,赶紧滚回去睡觉,别在这里给我们山城人丢脸!”


第二天早上,盲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客厅的地上,身上其痒难耐,踢开了房间门喊道:“起来,都给我起来。昨天我喝高了,你们两个混蛋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全身都痒?”


吴伟岳翻了个身,不耐烦地喃喃道:“吵死人了,我今天不用上班!”


饶广隶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从床头摸过烟,点上,说:“谢谢丙哥叫我起床啊,呃,我们没有对你做什么呀?”


盲丙气呼呼地指着自己身上的草屑说:“没有干?看看这是什么,你们两个混蛋肯定是又玩后现代行为艺术了是不是?不承认?我扑你们床上去!”


盲丙深知饶广隶和猴子都有洁癖,非常害怕别人扑自己床上,更别说盲丙现在一身脏不拉几的。


饶广隶赶紧跳下床,推着盲丙出了房间,陪笑道:“哎呀,丙哥,我们也就是开个玩笑,好玩嘛,反正你也习惯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盲丙揉着屁股,深以为然却又满脸委屈地说:“习惯是习惯了,但是我的屁股怎么会这么疼?”


饶广隶捂着嘴巴直乐,说:“包租婆踢的,你去找她算账好了!”


盲丙赶紧摆摆手说:“我可不敢惹那头母老虎,哎,算我倒霉,我去洗澡,等我啊,一起出去坐车!”


饶广隶掐灭了烟头,说:“好,今天我和我的最佳拍档合作,目标是冲这个月的榜首,达到目标了请你们喝酒啊!”


猴子在房间里喊道:“别吵,我要睡觉,晕!对了,晚上回来的时候叫我啊,不然我死给你们看!”


盲丙在厕所里笑道:“哦也,野马的小妹妹,晚上哥哥来抚慰你们咯!”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