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第一章 游荡在城中村 002 做这个工作就是卖笑

枪通条 收藏 14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URL] 唐宁街英语培训中心是一家刚进驻深圳特区的全国连锁培训机构,为了打开深圳市场,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抢得市场份额,提高知名度,唐宁街招聘了一批喜欢自由的年轻人作为骨干,从深圳各高校中招聘了大批的学生作为兼职的后备军。 饶广隶和他的兄弟吴伟岳就是骨干中的骨干,但他们不向往自由职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


唐宁街英语培训中心是一家刚进驻深圳特区的全国连锁培训机构,为了打开深圳市场,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抢得市场份额,提高知名度,唐宁街招聘了一批喜欢自由的年轻人作为骨干,从深圳各高校中招聘了大批的学生作为兼职的后备军。


饶广隶和他的兄弟吴伟岳就是骨干中的骨干,但他们不向往自由职业,只不过现在找不到好的全职工作而已。


南山人人乐这个推广点是饶广隶和吴伟岳两人共同评定的四星级垃圾点,人流量虽然大,但是潜在客户群实在是少得可怜,如果死守推广点不知道变通或呼叫火力支援的话,那是绝对不可能完成当天的任务的。


饶广隶为了赶速度,没有坐公车选择了出租车,反正猴子给会报销车费,不坐白不坐。


饶广隶一下车,便远远地看到猴子有气无力地拿着资料向行人派发,两个看上去很生涩的女孩子站在推广桌后面不知所措。


饶广隶快速走了过去,猴子一见饶广隶,如释重负地笑道:“晕,你终于来了。真不知道翠西是怎么想的,这么个烂点居然让我带两个新人,还TNND定了一百五十张问卷的任务,受不了!”


饶广隶没有理猴子的牢骚,边往推广桌走去边把出租车票塞到猴子手里说:“废话少说,先把我的车费报销了,二十二,赶紧的,亲兄弟明算账!”


两个女孩子见饶广隶穿着唐宁街的工服,也想到了饶广隶是猴子搬来的救兵,于是礼貌地笑了笑。饶广隶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两个小女孩,一个如女人般成熟脸带妩媚眼带电胸脯高耸,一个如干柴般黑瘦干扁且面无表情。


饶广隶看了看电眼美女说:“可惜了天然的资源了!”然后又看了看黑妹说:“哎,先天不足就多走走嘛!”


猴子数了数钞票,递给饶广隶说:“点清楚啦,离手概不退换!”


饶广隶数了数手中的钞票,正好二十二块,放进口袋后把猴子拉到一边低声说:“我晕,那个美眉这么会电你都不会用啊?”


猴子一阵白眼道:“关键是我拉个客人过去,那死妖精只会以貌取人,那黑妹只会板着个脸,我做个屁呀,赶紧的,给支个招!”


饶广隶四周看了看,又看了看表,想了想说:“现在是下午两三点钟,没有多少人的啦,干脆你和死妖精留守,我带着黑妹出去打游击,让你看看黑妹也能创造奇迹!”


猴子无奈地点了点头说:“行,就按你说的办,六点钟我们再会合!”


互相救火的事饶广隶他们干得多了,也不需要多说,早就形成了默契,两人回到桌前,饶广隶对那妖精说:“美女,在学校很多人追吧?”


妖精眨巴着电眼,嗲嗲地说道:“帅哥,哪有你这样搭讪的呀,想追我就说嘛!”


饶广隶深深地呼吸了一下,压住火气,强忍着恶心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追你,把那些追你的男生全部叫过来做‘托’,具体的猴子跟你说。这位同学,你带上问卷和笔跟我走!”


饶广隶带着黑妹走了十几分钟,到了海雅百货附近,才停住脚步对黑妹说:“笑一个!”


黑妹咧了咧嘴唇,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饶广隶顿时崩溃了:“拜托,笑正常一点不会呀?”


黑妹使劲地挤了挤笑容,连她自己可能也觉得笑容不好看,语气带着点怒意说:“为什么都要漂亮,都要笑,我真不明白,难道就没有我们丑女的一片天嘛!”


饶广隶开始以为这样普通的女孩子应该是没有什么脾气的才对,没想到才两下就生气了,不过想一想刚才自己的态度,换了谁也会不爽,估计猴子之前也没少给她脸色看。


饶广隶压了压手掌,微笑道:“OK!OK!咱不要生气,我为刚才的冒失道歉,如果我的兄弟有冒犯的地方,我也代她道歉!”


说完,饶广隶看了看黑妹,见黑妹虽然脸色稍微平复了点,却还是没有半点松弛,更别说笑意了,只好耐心地说道:“咱这个推广的工作,其实就是个卖笑的工作,咱长得普通不要紧,最重要的是笑容要亲切,让别人看了有停下脚步听你介绍产品的冲动,明白我的意思吗?”


黑妹点了点头,脸色基本平复了下来,说:“我,我,我就是太内向,不喜欢笑,不喜欢讲话,容易紧张,才,才,才出来锻炼锻炼的,免得,免得以后找不到工作!”


女孩在饶广隶心中的印象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他收起笑容严肃地点了点头,想了想说:“我有个办法,你随着我的手势深呼吸,一定要全部呼出然后尽最大肺活量吸入,要慢,全身放松,然后听我给你讲个笑话!”


黑妹点了点头,尽量放松着身心,按照饶广隶的手势缓慢地深呼吸,饶广隶见时机成熟了,开说道:“小明是个调皮的孩子,一天他又闯祸了,她妈妈要他在观音菩萨面前跪着,说要菩萨原谅他了同意他起来,才能离开,可是小明不到一分钟就跑去玩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黑妹摇了摇头,继续深呼吸,饶广隶诡秘一笑,学着菩萨的莲花指说:“因为小明看到观音菩萨打了OK的手势!”


“嗤嗤!”黑妹捂着嘴直乐,她笑起来的样子有所有女孩子都有的娇柔,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下饶广隶说:“大哥哥你好坏哦!”饶广隶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个干瘦的黑妹也是有可爱婉约的一面的,趁热打铁道:“你看,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嘛,灿烂的笑容比任何化妆品都管用多了,保持住这个笑容这个心态,跟着我来!”


按照饶广隶的要求,黑妹拿着笔跟在他的身边,只要饶广隶拉住了一个行人把问卷递过去介绍的时候,她就适时地把笔也递了过去,开始的时候还有点紧张和害羞,笑容不是太自然,但她在饶广隶鼓励的笑容和手势下,开始慢慢地进入了状态。


两个小时后,饶广隶指了指海雅百货广场上的桌子说道:“走,过去休息会,累坏了吧?”


黑妹的脸被太阳晒得泛着红润,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挥了挥手中的一大叠问卷笑道:“不累,有成绩怎么样都不累!”


饶广隶笑了,这个小姑娘其实还是很可爱的,脸蛋的轮廓还是有点美人坯的影子的,就是皮肤有点黑,身体有点瘦弱,加上不会穿衣打扮,正所谓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饶广隶龌龊地想道:估计是没有爱情滋润的缘故吧,嘿嘿……


小姑娘伸手在饶广隶的眼前晃了晃,两个小时的接触,饶广隶干练的做事风格,幽默的言语,已经彻底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所以小姑娘这个时候略带着撒娇的语气说:“大哥哥,你想什么呢?好热哦,你坐会我去买水喝哦!”


饶广隶赶紧站了起来,指着问卷说:“按公司的要求分下类,顺便数一数张数,买水的事男人来做就好了!”


饶广隶趁着买水的当口,拨通了猴子的短号:“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饶广隶从猴子有点气馁的声音感觉到他们那边情况不怎么好,但猴子的回答却让他有股想把猴子掐死的冲动:“哎,情况,情况还好,包括之前的现在有一百二十张了,哎,可恶啊,还差三十张,估计快了吧,哎,早知道哪用你来啊,我直接把黑妹支走就行了,你那边如果不行的话就陪黑妹休息一下,千万别让她回来啊!”


饶广隶强压住杀人的冲动,笑了笑说:“哦,原来美女是不屑于和丑女一起干活啊,明白了。既然你那么厉害,那我这里的九十多张问卷,我就收起来啦,正好明天我出任务,嘻嘻,凑凑数,拿高点的工资!”


这回轮到猴子崩溃了,叫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带着黑妹能做十九就不错了,还九十呢,师兄你不要打肿脸充胖子,把自己的存货拿出来啊,我不用的啊!”


饶广隶哈哈一笑,说:“爱信不信,回去再说!”说完挂了电话,买了两瓶绿茶,两只雪糕,回到了广场休息的地方。


黑妹见饶广隶回来,兴奋地满脸通红,双手合十,一副可爱模样,说:“大哥哥,九十五张,剔除三张不合格的,还有九十二!”


饶广隶笑了笑,把雪糕递了过去,小姑娘说了声谢谢,撕着雪糕纸,一脸期待地看着饶广隶,饶广隶当然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些什么:“他们才做了一百二,包括上午你们一起做的五十张,我们更强呢,你其实不比任何人差的呢!”


小姑娘甜甜地笑了,咬了一口雪糕,糊了满嘴,饶广隶不禁扑哧一笑,小姑娘并不介意,说:“其实,我就是不喜欢他们老是笑话我排挤我,我才板着脸的,对我好的人我很热情的!”


饶广隶深以为然地笑了笑,说:“就是闷骚型的嘛!”


“坏蛋!”小姑娘装作发怒的样子作势要打饶广隶,饶广隶也不闪,咬了口雪糕,看着她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把身子一弯,伏在桌上仰头可爱地说:“啾啾!”


“又不是怡红院,报什么外号!”饶广隶的话刚出,就遭到了啾啾百万攻击值的夺命穿心腿的攻击,只好求饶道:“我是说,哎哟,别踢了,小心我的山城有影脚踢死你。我是说啊,做朋友不能只知道昵称吧?”


啾啾停住了攻击的双脚,想了一想,笑道:“也是哦,那大哥哥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了,我才告诉你!”


饶广隶哈哈大笑,拿起一支笔,写下了“饶广隶”三个字,说:“诺,饶广隶,不过他们都叫我削哥!”


啾啾看了看饶广隶写的字,伸出手笑道:“我叫王雅秋,很高兴认识你哦,以后叫我啾啾就好,这可是我家里人才能叫的呢!”


饶广隶在心里苦笑,哦买高的,你可别喜欢上我,还把家里人才能叫的昵称告诉我了。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很自然地笑了笑,打了下啾啾的手背说:“一手奶油,脏不拉稀的,不握!”


啾啾倒也不介意,收回手,突然间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把刚才饶广隶写了名字的纸推了过来,笑道:“电话,QQ,能留给我么,以后我也找你救火!”


饶广隶在纸上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嘴上说:“好,没问题!”心里在想,如果只是救火的话,那还好,可千万别约我吃饭看电影开房间,我不是随便的人。


这个时候猴子提着打好包的推广桌走了过来,笑道:“原来在这里打情骂俏呢,嘻嘻,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做了九十多张,哎哟,还真是哦!”


啾啾看了看猴子身后,说:“我同学呢?”


猴子乐滋滋地数着问卷,眼睛也不抬一下地说:“被一群追求者请去吃饭了!”


数完问卷,放进背包里,就想去拿绿茶,饶广隶赶紧把绿茶收走,一瓶放在啾啾手里,一瓶自己打开喝了两口,说:“这是我和啾啾的,你要喝自己买去!”


啾啾耸耸肩膀,一脸不关我事的笑容,猴子看了看啾啾,又看了看饶广隶,点着手指说:“哦,我明白了,这么亲密的昵称都叫上了,哎,果然是一对狗男女啊,这么快就搞一起去了!”


说完,也不理饶广隶和啾啾有多尴尬,提起包狂奔:“我就不做电灯泡了,晚上木屋烧烤等啊!”


饶广隶看着猴子的背影,无奈地笑了笑,对啾啾说:“要不要一起,不吃白不吃哦!”


啾啾低了低头,说:“不用了,谢谢,我先回去了,拜拜!”


饶广隶看着啾啾远去的背影,这样清新可爱的感觉他好久没有遇到了,不禁有点发呆,良久他才自我解嘲地笑了笑,走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白石洲!”


坐在车上,饶广隶看着深南大道两边掠过的高楼和树木,长出了一口气,笑想:“管他那么多呢,人家会不会打电话,会不会加自己的QQ还是一回事呢,咦?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是喜欢上这个黑黑的小姑娘了?算了,还是先把晚上的酒,喝完了再说!”


于是他掏出电话拨给了盲丙:“喂,下班了?木屋烧烤,猴子请客!”


盲丙贼笑道:“酒后,有乱性之事可以让你我共同探讨么?”


饶广隶笑骂道:“滚,你太龌龊了。呃,不过嘛,有着安之,到时再说,就这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