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 第一章 游荡在城中村 001 做特种服务行业的女人

枪通条 收藏 16 7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size][/URL] 七月,深圳的天气异常闷热,炙热的太阳烤得人两眼直冒金星。 今天是周一,白天的白石洲人流量明显少了很多,整个村子在晌午的时候显得死气沉沉,少的可怜的树得不到知了的眷顾,街上的巷子里的行人一个个显得无精打采,只有那麻将馆里的男女老少们在电风扇的嗡嗡声中强作精神垒着“长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06.html


七月,深圳的天气异常闷热,炙热的太阳烤得人两眼直冒金星。


今天是周一,白天的白石洲人流量明显少了很多,整个村子在晌午的时候显得死气沉沉,少的可怜的树得不到知了的眷顾,街上的巷子里的行人一个个显得无精打采,只有那麻将馆里的男女老少们在电风扇的嗡嗡声中强作精神垒着“长城”。


自从去年春节前像很多想着跳槽的打工者一样在领到了年底双薪辞去了工作后,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饶广隶一直没有找到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


不是他看不起小公司认为它们没有健全的人力资源制度没有可持续发展的前途,就是大公司看不起他嫌他学历不够没有职称证书。


混迹了两个月后,饶广隶在积蓄花得差不多的情况下,终于放下了书生意气的架子,干起了英语培训推广员的工作。


饶广隶之所以会选择这份工作主要是它不是全职的,一周最多只需要上三到四天班,在其他人上班的时候他可以悠闲地睡懒觉。待遇也不算低,按计件工资计算,只要有本事一天拿个七八百的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在接到面试通知的时候,可以随时请假不扣工资。


这不,大周一的中午,在上班族还在办公楼里或趴在桌子上休息或继续忙着处理文件的时候,饶广隶正在白石洲某个阴暗的握手楼里的某个同样阴暗的房间里,光着身子趴在一个同样光着身子的丰满女人身上喘着粗气使劲地律动着。


女人是众多在白石洲阴暗的小巷子里搬张小凳子坐在那里做特殊服务的一员。开始的时候饶广隶是不知道这些成天坐在自己住处楼下的女人是干什么的,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看了看这些女人,看到了这些女人的挑眉传情,夹杂着乡音的暗语:“走不走?”。他才如梦初醒,原来这些女人是做特种服务行业的。


起初饶广隶是看不上这样的货色的,在他眼里这些女人不是年纪偏大身材走样,就是面目可憎看上一眼晚上会做噩梦,更别谈赤裸相向。


饶广隶从高中开始就饱受倭寇国带A字头产业的某些变态情节的熏陶,从而喜欢上了佛洛依德,如今见了这些其实蛮符合条件的女人,他总是感叹:电影和现实,就像理想和现实一样,是存在很大差异的。


深圳就是这一点让饶广隶喜欢,在大量外来人口涌入的带动下,各种层次的消费也是一应俱全,吃的从几元的快餐到上万元的大餐,穿的从五元的汗衫到几十万元的阿玛尼,玩的从免费的公园到一瓶酒几万元的高级会所,应有尽有。


就连这样的特种服务行业也分了十几个档次,在极大地替社会分担了强暴案件的发生率的同时,也为苦闷的外来工排解了“火气”。


春节后的某一天,饶广隶从人才市场再一次铩羽而归的时候,照例扫描了一下那一堆堆围坐在一起的女人,突然他的眼睛一亮,一个扎着马尾大概三十来岁的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咽了咽口水走了过去,盯着那红色领口下惊为天人的雪白峡谷说:“多少钱?”


女人淡淡地伸出三根手指头说:“走不走?”饶广隶点了点头,跟着女人上了身后的握手楼。从那次后,女人住的地方成了饶广隶经常出没的消遣场所。


饶广隶下了床来,套上裤子,坐在床边点了支烟,他很满意女人的服务,这几个月来是她让他在最落魄的时候还有能力消费并寻找到合适的发泄方式。


对比其他饶广隶尝试过的特种行业服务员,她很有职业道德的从不催促他加快速度,也不因时间久了要求加价,反而很配合饶广隶的一些突发奇想的怪要求,这让饶广隶无数次地怀疑:咱是不是长得太帅了?


女人坐在床上擦拭了汗水,慢慢地穿着衣服。两人互相之间没有说话,饶广隶叼着烟,套上了汗衫和拖鞋,从球裤口袋里抽出三张十元的钞票递了过去。


女人还是淡淡地笑着说了声“谢谢”接过,小心翼翼地把钱放进一个铁盒子里,再当着饶广隶的面把铁盒子放回衣柜的衣服堆里。


饶广隶深吸了两口烟,没有离去的意思,女人坐在床边默默地陪着他。饶广隶终于打破了沉默,说:“你老公回去了?”


女人点了点头,说:“是的!”


“那,你不要再做这个了吧?”


女人淡淡一笑没有再说什么,等饶广隶抽完了烟,说:“回去吧,没有空的话别老是过来!”


饶广隶对于第一次进女人的房间遇到的事情记忆犹新,当他满足地抽着烟走出房门的时候,见到客厅里坐着一个闷头抽烟的男人,他心里一惊:“真是背啊,第一次就遇到抓‘黄脚鸡’的了!”


但男人的话却让他倍感意外:“老板,我老婆身材可以吧?爽不爽呀?多给十块钱吧!”


后来饶广隶知道,这是女人的老公,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逼着老婆走上了这个行当。


两人正在闹离婚,这男人是个无赖,向女人索要分手费,威胁她要是不给的话就把女儿卖掉,于是女人只好把自己做特种服务养家后积攒了多年的积蓄给了他,把女儿要了过来送回娘家。


这也是女人为什么在离婚后继续操持这个行业的缘故。


饶广隶出了一身的汗,发泄完几天的积蓄,走在炙热的阳光下,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猴子在电话里说:“师兄,我不行了,今天派了个烂点,翠西又给派了两新人,实在是无奈啊,救火啊!”


饶广隶嘿嘿一笑:“我没有力了,不过晚上要是有酒喝,或者你带的新人是美女,可以考虑一下!”


“我晕啊,又去楼下那个女人那了?废话少说,完成任务的话木屋烧烤,就这样,南山人人乐,赶紧的,车费报销!”猴子说完匆匆挂了电话。


饶广隶一笑,把手机塞回裤袋,转身进了握手楼,上楼换上工服,准备赶往人人乐当救火队员。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