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行小参报告

我的修行小参报告




因一系列灵异事件,我于1999年佛诞日皈依佛教。十多年的时间,我阅读了大量的佛教方面的经典、文章,尤其是近年来在网上,浏览了很多关于净土、禅宗和藏传佛教的内容,虽然是囫囵吞枣,但对佛教的大义和现状有了一定程度上的了解。前期的修行,也没什么老师,初期试过打坐,但由于慧根浅薄,根本静不下来,念佛效果也不好。前年秋天,因缘使然,我接触到了准提法,才感觉在修行方面找到了门径。前一年多的时间,我虽然只是按显宗的方法进行全咒的唱念,也不计数(估计二三十万应该是有了),但也充分地感受到了佛母的加持。尤其是在今年一月份参加准提网络佛学院后,通过系统的学习和修行,感觉进步明显。


今年五一期间,我到北京参加了学院组织的八关斋戒法会,其间聆听了高老师、道隆法师和其他各位老师的开示,更是获益匪浅。回来之后开始转为以持咒心为主,每天持咒心的总数在一万遍以上(本月共持咒心41万遍)。


在感应方面,我应该是属于比较不敏感的类型,除了在持咒初期,前年年底有过一次从口中掏出白色的物质的梦以外,就基本没有做过与佛菩萨有过的梦,但我还是随时都能体会到准提佛母和诸佛菩萨的加持。


在工作方面来讲,**心教同事都要少很多,但工作都及其顺利,一年前,我从高级项目经理直接提拔为部门副经理(主持工作)。我学佛的这些年,在关键的时候,总有“贵人相助”,“柳暗花明”的事情常常出现。目前两个副手工作都十分出色,我基本就是“甩手掌柜”。所以说在工作时候我大多数时间是一个人在办公室,是有很多时间可以持咒和学佛的。这应该都感谢准提佛母的加持。


修行方面,由于家人(除岳母外)都不信佛,所以家中也无法供佛和早课,包括看佛教书籍(妻子尤其反感)。所以我常自嘲的认为我修的是“地下佛”。但在佛菩萨的加持下,我五年前搬到靠海的新家后,逐渐发现我家附近的小山上竟然有一个无人的小寺(居士自发管理)。近两年我基本是在上面作早课。我的金刚念诵也是在寺中,早上三点左右没人的时间“喊”出来的。


近两年的时间,我逐渐的从八关斋戒、过午不食过度到日中一食。我现在基本是每天早7点多钟吃一顿饭,体重较99年下降了五十多斤,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只有一百零八斤。但精神很好,每天睡觉不到6个小时,晚上8点左右睡觉,因为不喜欢看电视,早晨两点左右就起床,到小寺中礼佛和持咒。到早上五点左右,有人上山后,我又可以到没人的树林持咒;这几天天热,地上的蚂蚁多起来,我又转到山后面的海边持咒。我尽管是日中一食,但有时星期天持咒到早九点左右,也不觉得饿,口中经常有甘露感觉,十分受用。从今年一月十一日开始持咒计数(一月二十日被准提学院通知录取),到今天已经持咒满90万次(其中持全咒24万次)。很有意思,我是无意当中从一月十一日开始持咒计数的,但到正月十五正好是49天,我累计持全咒77777次,诵《普贤行愿品》满100遍,当天晚上我开始了我的镜坛持咒第一天。3月19日,我又学会了金刚念诵,现在五轮念诵喉部和胸部震动感比较明显,其他部位感觉差一些,修行的总体感觉很好。


关于日中一食,我发现在居士当中不是很普遍,下面我就我个人的经历和体会讲一下。


我大约是在08年10月份左右开始了六斋日的八关斋戒,这与我开始持准提咒的时间大致在同一时期。09年春节期间我就有意识的开始增加不吃晚饭的天数,只因为我在春节期间正好出差在外地,晚上可以学佛,看了很多宣化上人和海城大悲寺住持妙祥法师关于持午的开示,便逐步实现过午不食,发现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难。当然这与准提佛母的加持是分不开的。


刚开始的时候,每到晚上6、7点钟的时候,还是感觉饿的,但通过念佛或持咒就会好很多,过了这个时间即使晚上十点以后睡觉,也不会感觉饿了,这应该在与“子午流注”有关。我现在感觉晚饭也就是一种习惯,改下来就好了。据讲,非洲有个部落的人,一天只吃一顿饭,根本没有胃病的发生。


也是因缘所致,我在09年7月23日我到海城大悲寺拜见了仰慕已久的妙祥法师,同其他各地的居士一起,聆听了法师对于各个居士提出来的关于修行的问题的开示,妙祥法师充满智慧的言语使我们大家获益匪浅。当听到我虽然大部分时间能持午,但有时因为工作关系不得不参加晚上的应酬时,他建议我完全推掉晚上的饭局,这与道业不符,并且说所谓的请客吃饭不是你求人就是人求你,修行是无所求的。同时有个持午很久的居士讲为了修行,他将银行行长的工作都辞了。我确实感到很惭愧,看来在修行的路上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从海城回来到现在,我只在大年三十晚吃过一顿晚饭(为了我的母亲及家人,让他们知道我还是有吃晚饭的“功能” )。今年年初,我无意当中发现日中一食也不是很难,我又开始了日中一食的生活。从大年三十到现在日中一食,没有例外。原来以为因工作需要参加晚上的应酬是不可避免的,但如果你坚持不参加,时间一长大家就都习惯了,根本没有想象的那么困难。(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