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J:法外之法 正文 第八章 记者·线人⑤

无汗哈哈 收藏 0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37.html


“惩罚行动历史悠久……”

“扑哧——”颜雨欣正喝水呢,听到花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没有,没有,只是觉得这个历史悠久………您接着说吧。”

“这有什么好笑,这个惩罚行动本来就是历史悠久嘛。惩罚行动建党之后不久就有了,不管是什么组织,内部总是有些败类的,尤其是在那样一个混乱的年代,有些不怀好意的人假装拥护我们,打入我们内部,有些本来是我们的人,受不了诱惑或者酷刑,投敌卖国的。我们总不能让这些人逍遥法外的,不让他们付出代价怎么能警示其他人?所以,这个行动那时候就叫锄奸。现实铲除内部投敌的,后来队伍壮大了,目标就扩大了,只要是汉奸,那就得铲除。再后来,就变成连鬼子的将领也要暗杀了。我们有一套完整的系统,包括情报收集,通信联络,行动执行等等。建国以后,目标缩小,主要是针对国际特务,跟苏联的克虏伯合作过,美国间谍企图在开国大典时炮轰天安门就是通过我们组织查到的情报。建国以后的很多大事件跟我们组织都是有关联的。”

“我以为这个组织是改革开放以后才建立的,由于我们的体制不完善,出现了大量盗窃国家和人民财产的腐败分子以及黑恶势力,所以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对付这些人。”

“时代不同了,小伙子,我们那时候,不仅要学十八般武艺,还得学历史,这是思想教育。你们现在这帮人,没我们以前的那种信仰。”

“那你知道组织的总部在什么地方,我想它隐藏的这么好,一定不会改变位置。”陆德伦说。

“我一辈子都没去过总部。我是一个行动人员,接受任务然后执行任务,其他的事情不允许我多打听,除了知道是在首都北京外,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陆德伦有些失望,看来这一趟又是白跑了。

不久,他们的菜陆陆续续上来了,几人开始动筷子。

“你是什么时候退休的?我以为至少有些特殊待遇的。”

“哼,特殊待遇。我退休的早,三十多岁,一次任务受了伤,腿脚没以前灵活了,所以就提前退休了,领了些遣散费,政府安排了个保安工作。后来,当保安的这个厂子破产关门了。我就没什么事干了,有时候打打零工赚点钱过日子。我们不像你们,你们现在是按业务拿钱吧,一次任务能拿多少?”

“看情况,少的五六万,多的几十万。”

“看,这就是时代的差距,我们那时候,是为国做贡献,不求回报。你们现在是把它当做工作了,拿的这叫绩效工资。”

“呵呵,国际趋势嘛,”陆德伦说,“你看着美国,自从911之后,情报体系疯狂膨胀,看谁都是恐怖分子,他们的开支比我们大得多了。”

吃了一会儿,陆德伦又问道:“你和以前的那些老成员没有联系么,有没有其他人的联系方式?”

他摇摇头,说:“成员之间没有什么私交,退休后就表示与组织断绝一切联系。”

停顿了一会儿,他接着问道:“你为什么想知道总部所在?就算我知道,恐怕也是不能告诉你的,这可是国家机密。”

“是国家机密不错,可惜,只怕有人已经打入到我们组织的内部高层中去。不揪出这些蛀虫,恐怕这个组织就要成为别人控制我们的工具了。”

“这么严重?”

“就我认为,是相当的严重。”

“这样啊,”他吃了两口饭,“我倒是想起来,有一件东西或许能帮帮你们。”

“什么东西?”陆德伦听到这话,连忙问道。

“是一本书。”

“一本书?”

“对,我很早以前记得有一个人,在晚年写了一本自传式的小说,里面就隐藏了许多关于组织内部信息的内容。那时候文革结束不久,提倡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对文艺的审查松动了很多。所以这本书竟然通过了审查顺利出版,还好发行量不大,所以不久发现问题后,紧急召回,动用了不少人力,终于把这书给销毁了。”

“什么?已经销毁了?”希望的灯又灭了。

“别急,秦始皇焚书还没能把先秦的文化给灭了呢。这本书找回后,是一本一本严格记录的,但是最后总数少了几本,实在查不到下落了。万幸的事,那时候我们和国外的交流也少,所以能够确定这本书不会落到外国间谍的手上。再说,那时候也不像现在,网络啊电视啊一宣传,出了点事全世界都知道了。就算有间谍,那也忙着刺探政治情报去了,谁会去注意一部刚刚出来的小说?所以,尽管没找到这最后的几本书,但是组织依然一直安全着,这件事也就这样不了了之,最后的几本书就这样留在了世上。”

“那现在具体还有几本?”

“这个我也不知道,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拿着书撕着擦屁股去了。”

“嗯哼,”凌美丽和颜雨欣可正在吃饭呢,听到这话,有点儿不自在了。

“嘿嘿,不好意思,你们别管我,继续吃。”线人说。

“那这连他们都没找到,我怎么可能找到,三十多年了,正如你所说,那几本估计早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诶,我可没说全部都给撕掉擦屁股了。”

你说这还让不让人家吃饭了,颜雨欣和凌美丽对视一眼。

“这么说……”陆德伦可不管那么多。

“没错,我碰巧就知道有一本的下落。”

“在哪儿?”陆德伦急忙问道。

“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的特藏书库。”

“在大学里?那这应该很容易就查到啊,怎么当年没有收缴?”

“这是很多年以后,也就是十年前的样子,有一个人给西南大学捐献图书,其中一本就是这书。”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嘿,我不是厂子倒闭当不了保安么,后来在北碚做了一阵子的棒棒,他这书就是我帮着挑到西南大学去的。”

“这个,也太巧了吧。”颜雨欣插嘴道。

“当时也没怎么着,现在想来还真是巧,莫非那时候就注定了今天你要来找我?”

“或许吧,北碚怎么去?”

“从这里要打的过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很少有的士会到这里来。也很少有的士愿意从主城这边开到北碚去,当然你要是愿意花钱的话,别人而愿意出力。但是,不管怎么样,你得从这儿坐公交到城里去,要么直接到汽车站坐高速大巴,要么出高价让的士司机送你们过去,跟他说在西师下,就会送你们到学校了。”

西师就是西南师范大学,2005年西南师范大学和袁隆平的母校西南农业大学合并成为西南大学,可惜合并之后的西大还不如之前的西师有名,本地人以及学生也都以西农西师来称呼。

陆德伦掏出两叠钱递给他,说:“一点心意,就当是情报费。”

“多了,多了,我吧,现在是一点小钱就心满意足,拿多了怕睡不安稳。”

“没事,找到那本书。这情报就物有所值。”陆德伦说。

“行,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来找我。”

吃完饭,三人告别那位线人,上公交回城区。

“你现在就打算去找那本书?”凌美丽问。

“当然,越快越好!”陆德伦说。

“那我的独家采访呢?”

“这个急什么,迟早要给你采访的。”

“我记着写呢!”

“哼,你现在要是感谢,我怕连你那份娱乐报纸都得查封了。前面让你发,那是没有触及到实际的问题,你要是知道的一点,你这辈子都别想发表文章了。”陆德伦说。

“那怎么办?”

“等这事结束了,你可以写一些表面的东西,就像写个虚构的小说的差不多,总之不能涉及到具体的政策和影响国际关系的问题。”

“这样还叫新闻报道?”凌美丽气道。

“谁要你报道了,”陆德伦说,“就跟你以前那样写,那些民众多喜欢,人家不喜欢严肃的东西,写得文学化一点,上面能接受,下面也能接受,多好。”

“你以为我是八卦记者么?”

“这件事你只能当做八卦来处理。”

“好吧,写就写,反正这件事我是跟到底了。”凌美丽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