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包公”生前老家床铺曝光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8 528
导读:  [img]http://news.fznews.com.cn/newsimages/2010-8-3/201083848220.jpg[/img]   原永州纪委常委王海洋老家房间的床铺。图/永州纪委提供   [img]http://news.fznews.com.cn/newsimages/2010-8-3/201083848221.jpg[/img]   原永州纪委常委王海洋老家。   [img]http://news.fznews.com.cn/newsimages/2010-8-3/20

当代“包公”生前老家床铺曝光

原永州纪委常委王海洋老家房间的床铺。图/永州纪委提供

当代“包公”生前老家床铺曝光

原永州纪委常委王海洋老家。

当代“包公”生前老家床铺曝光

王海生前照片。

铁腕局长3年惩办53名县处级贪官

一场特殊的追悼会,虽然已过去3个多月,但人们依然记忆犹新。

今年4月16日,上千名群众自发打着“挥泪送别廉洁从政的楷模”、“扬善惩恶的斗士一路走好”的横幅,送别他们心中的“反腐斗士”王海洋。在永州,王海洋“从不看别人的脸色办案,从不受他人的干扰办案”,一提到“王海洋”的名字,许多贪官战栗不已。

2010年4月14日凌晨,永州市纪委常委、监察局副局长王海洋由于工作劳累过度,突发心源性疾病,在睡梦中逝去。离开时,他没有任何交代和遗言,还盖着10多年前从部队带回的那床行军被。

“如果我那天不去上晚班陪在他身边,或者晚上给他打个电话,也许就不会出事。”事隔3个多月,王海洋的妻子、48岁的申春芳至今仍在内疚。

本报记者龙源 永州报道

[b] 纪检“包公”的最后时间[/b]

申春芳在永州中医院工作,2010年4月13日,轮到她上晚班。当天中午,王海洋从单位下班回到家中,两口子吃过饭便午休了。

“海洋大概是下午两点多去上班的,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到祁阳去了,有重要的事情’。”申春芳事后才知道,他是去办案。

当天下午3点多,王海洋来到祁阳县,与该县县委常委、纪委书记邓群碰了面。“一碰面,他就说‘我多来一次,基层的同志们就少一层困惑,多一份勇气’。”7月30日,邓群向记者回忆说。

王海洋说这话的背景是,今年3月初,祁阳县纪委调查县水利局局长唐某一案,该案案情复杂,查办过程中存在涉案金额较大、人员较多、不易突破等困难,从3月初到4月13日的1个多月的时间里,王海洋在祁阳和市里之间往返来回20多次。这一天,他来到祁阳的办案点,与调查组分析案情。事后查明,该案涉案人员达9人,涉案金额达600万。

“事情办得差不多,已是下午6点,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们留他吃饭。”邓群说,经大家的挽留,王海洋还是留下来,只让倒了半杯啤酒“表示一下”。席间,王海洋告诉邓群说,“最近有两个案子要办,压力比较大,晚上还要回去看材料。”

“同志们只管办案,如果你们县里办不了,市里就来过问,减轻你们的压力。”临行时,王海洋对邓群说,“我们纪检干部要懂得放松,压力大的时候找好朋友倾诉一下。”

下午5点接班后,申春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当中,直到次日8点下班,她没来得及给王海洋打一个电话,也没接到丈夫的电话。

14日上午9时许,申春芳回到家中,却发现门锁怎么也打不开、敲门也无人应答。联想到丈夫有反锁睡觉的习惯,她断定王海洋在家中,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了,赶紧拨打110报警。

在开锁人员的帮助下,申春芳打开了房门,110民警也来到现场。“进屋之后,我看到海洋身上盖的还是他从部队带回来的行军被,可能是因为痛苦挣扎的缘故,手臂都反拧起来变了形,身体上有了尸斑。”申春芳说。后经法医检查,王海洋已经过世几个小时了。

“如果那天晚上打了电话,也许就会发现异常,采取措施都还来得及……”申春芳泣不成声。

亲侄女婿犯案照查不误

王海洋1960年8月出生在祁阳县羊角塘镇一个农民家庭,1978年12月应征入伍,先后担任过排长、副连长连长、副参谋长参谋长、团长等职。2002年11月,经组织安排,王海洋同志转业到永州市纪委监察局工作,后当选为市纪委常委,先后分管过监督检查、党风廉政、执法监察和案件检查等工作。

“连他自己的亲侄女婿犯了案都照查不误,移送法办,你能指望他对你法外开恩吗?”曾被王海洋查处的某涉案官员说。

2005年3月,永州市纪委调查该市国土局原副局长贺某受贿一案,案情牵涉到王海洋的侄女婿李某。

恰在当时,王海洋分管执法监察,就负责全市的国土清理工作。他的侄女找上门来,要他跟办案人员打个招呼,让调查点到为止,但被他一口拒绝。

直到案件被查个水落石出,李某受到党纪国法惩处,王海洋没有打听过任何案情,也没有向办案人员打过任何招呼。

事后,办案人员得知李某是王海洋的亲侄女婿,纷纷找他解释。可王海洋说,“我的亲戚和别人没有两样,只要他违了纪犯了法,就应该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遇上王包公,不落网才怪。”在永州,“王海洋从不看别人的脸色办案,也从不受他人的干扰办案。”王海洋的名字,令很多违纪违法的贪官战栗。

保持办案独立,拒绝娱乐与交往

“作为战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劝他主动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2009年4月,永州市纪委查处了该市移民局领导班子贪污挪用私分公款窝案。原移民局党组书记胡某曾在新疆当过兵,跟王海洋很多战友比较熟。事情一出,战友们纷至沓来,为胡某说情。有登门造访的、有约请吃饭喝茶的、有送钱送物的,都被他以在办案点办案不便外出为由一一婉拒。一天中午,王海洋正在办案点吃工作餐,一个昔日亲密战友打来电话,叙了很久的战友情谊,恳请他放胡某一马。他显得很为难,但还是坚定地回答道,“这个案子让我不查或不查清楚,我做不到,这个忙我帮不了。作为战友,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劝他主动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王海洋随即挂了电话。

“他的工作之外,基本上不搞娱乐活动,不交其他朋友,就是为了保持办案的独立性。”永州市纪委一名干部评价王海洋说,“唯一一次看到他‘请客’,就是请我们吃了一顿28元的水饺。”不过,这位只花了28元请客的纪检干部,却掏出3万元为村里修公路,而他的老家,唯一值钱的只有一台不能正常播放节目的电视机。

遗物中找不到一件体面衣服

今年7月30日,记者走访祁阳县羊角塘镇王海洋的老家时,一栋破旧的二层楼房映入记者的眼帘。王海洋身患残疾的弟弟王联合蹲在地上哭泣,记者揭开王家的米缸,却发现已没有米,这几天都是在隔壁邻居家吃饭。

“我们曾为王联合办了低保手续,他达到了低保的条件,但王海洋知道了,硬是不愿意,说他有工资可以照顾弟弟。”祁阳县民政局的干部告诉记者,王海洋去世后,有关部门再次提出了申请,手续还在办理中。

2004年9月,他回农村老家,得知隔壁升坪村的王丽因家境贫穷,辍学在家。他立即赶到王丽家中,看到王丽家徒四壁,当即从口袋里掏出1000元钱塞到王丽父亲的手中。此后,他一直负担王丽的学费和生活费,直到王丽高中毕业并完成电大学业。而王海洋的老家,如今比王丽家还要破旧。

王海洋遗体入殓时,全家人想为他找一件体面的衣服,翻箱倒柜也只找出几件整洁的旧衣服,在场的亲朋好友都忍不住放声大哭。

“3年时间,王海洋组织和参与查办案件75起,53名县处级贪官被查处,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近亿元。”永州市纪委负责人透露。王海洋去世后,永州市纪委发出了《关于向王海洋同志学习活动的通知》。6月30日,省纪委、省监察厅发文,追授永州市监察局原副局长王海洋“优秀纪检监察干部称号”,并号召全省纪检监察系统向王海洋学习。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