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英雄当街出售与国家领导人合影翻版照片(转载)

过去当过兵 收藏 0 2550
导读:  4月22日10时,68岁的顾梦奇把马扎放在长江路步行街的路口,然后动作麻利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张合影。这张标价100元的合影,是1967年7月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在接见战斗英雄。在照片上倒数第二排左手边第四个人,就是他。这段光荣的历史被老人在墙上挂了很多年。如今,老人开始批发零售自己的荣誉。   “赝品老兵”   一脸花白胡子的宋德文,蹲在桂林路人行道边,把“家传”的清明上河图、伟人画像和一张毛泽东接见美越战争期间的战斗英雄的黑白照片并排摆在地摊上。合影摄于1967年7月7日人民大会堂,前排是毛泽东、周

4月22日10时,68岁的顾梦奇把马扎放在长江路步行街的路口,然后动作麻利地从袋子里拿出了一张合影。这张标价100元的合影,是1967年7月毛泽东等国家领导人在接见战斗英雄。在照片上倒数第二排左手边第四个人,就是他。这段光荣的历史被老人在墙上挂了很多年。如今,老人开始批发零售自己的荣誉。

“赝品老兵”

一脸花白胡子的宋德文,蹲在桂林路人行道边,把“家传”的清明上河图、伟人画像和一张毛泽东接见美越战争期间的战斗英雄的黑白照片并排摆在地摊上。合影摄于1967年7月7日人民大会堂,前排是毛泽东周恩来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十余位国家前领导人,后面是5排共115名军人。照片标价200元。

宋德文一边用小竹棍敲着照片里后排左侧第一个战士、一边向路人介绍说,这就是当年的他、是115个战斗英雄之一、在人民大会堂被毛主席接见并合影留念。而之所以要把照片卖掉,“是因为我老伴有病没钱治,家里三间房都卖了,但还是不够,只得卖照片了。”

宋德文如此说法并未换来生意兴隆,一个上午始终没开张。他开始嘀咕起来:“白瞎了20块钱。”原来宋德文的老兵身份是个“赝品”,他是退休工人,没当过兵,更没去过越南或人民大会堂,照片是在人民广场花20元钱批发来的原件翻版,家贫的故事也是编的,这样做仅仅是想“挣俩钱儿”。而在这里扮演着“批发商”的顾梦奇老人的照片生意,也几乎同时在长江路步行街开张。

我是正版

顾梦奇头戴前进帽、身着蓝制服、一个马扎和一把折叠凳,是他小摊的全部“家当”。

坐在马扎上的老人和折叠凳上摆着的照片——与宋德文所售照片一模一样——一起成为人们的参观品,听着围观人群时常发出关于真假的判断,老人总是低眉垂手一言不发。

只有一个问题能让他开口,“照片里哪个是您?为啥卖照片?”

老人颤颤巍巍地站起身,伸出一根儿粗大的手指,指着照片上倒数第二排、左手第四个战士含混不清地说,“……那个时代留给了我这些荣誉,卖照片赚点儿钱。”

照片标价一百,但可以还价,花五六十元钱就能买走照片。老人还附赠给买主一份打印的材料。大意是说,他是某高炮师的战斗英雄,1967年毛主席接见了他们,照片就是当时在人民大会堂湖南厅照的。

显然,相比宋德文,这位老英雄显得更加真实,因此老人生意不错,每天至少能卖出两幅照片赚100元。

顾梦奇告诉记者,这些相片都是翻版的,不带相框成本5块,加相框15块钱。“相片原件给多少钱我都不能卖。”老人说,当时他在人民广场还认识一个姓宋的老头,曾经以20元的价格批发几张照片给他,但听说老宋头的生意很不好。

“不好也对,他是假的,我是真的。”老人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一个裹着塑料口袋的小红本,本皮上印着“中国人民解放军转业军人证明书”转业证保存完好,印章鲜红如初。

1967年7月7日,顾梦奇作为美越战争期间的战斗英雄,到北京参加六二〇会议。“毛主席就离我不足20米,他老人家身着灰色服装红光满面,缓步走到代表跟前,与其他领导人一块和大家合影。”顾梦奇只记得闪光灯“咔咔”闪了两次,等到第三天这张合影被送到了顾梦奇的手里,他才觉得这不是个梦。

虽然世事变迁,但是顾梦奇还是一直把这张珍贵的合影悬挂在自家墙上。到现在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人对他问起同一个问题:“照片上哪个是你。”而面对这个问题,顾梦奇的回答方式,也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有改变:“年轻的时候,我都让别人猜,岁数大了,我就自己指出来。”顾梦奇说,在照片上指出自己,才是他最高兴的时刻。

只是长江路步行街管理委员会的工作人员有点纠结。按规定,步行街两侧出口严禁摆摊,但一向严格执法的工作人员对卖照片的顾梦奇老人却下不去手:“他在这里卖了三四天了,每天早上8点来,晚上4点走,中午也不吃饭。按规定这里不能摆摊,但他是老同志,要真的撵他于心不忍,可不撵又违反规定,这个事有点闹心。”

听了管委会的说法,老人乐了,他说去年他在人民广场卖照片时,那里的城管也是这样:“他们对我可照顾了,把其他的小贩都撵跑了,但就不撵我。”但是顾梦奇觉得在人民广场的生意不好,5天才能卖出一张,所以今年开春就来长江路了。


顾梦奇说,自己现在卖的照片是原版的复制品,而这样做也是受了商品社会的启发。几年前,有个人看到顾梦奇被毛主席接见张照片之后,就出价1000元要买。但顾梦奇回绝了。

随后,顾梦奇一打听,这张照片绝对不止这个价钱“要好几万呢!”从那时起,他突然想通了,这是一条赚钱的道路。顾梦奇现在复制一张照片5元钱,加上上框装裱,成本是15块。但是他在摆摊的时候标价是100块。“就是给我拦腰砍一半,我还能赚35元,这买卖不错。”顾梦奇说,自己也以20块的价钱,把这些照片批发给宋德文“虽然赚得少点,但是量大。”顾梦奇告诉记者,批发生意,他只和宋德文做过。

顾梦奇并非无依无靠,长春市汽车产业开发区民政办公室每月都会按时给老人发放低保金和优抚金,除了这笔收入外,他老伴儿每月还有1000元的退休金,可以满足老两口生活。“但钱终归是越多越好,有机会赚点为什么不干呢?”

顾梦奇说,自己只能在春秋两季出来摆摊,因为冬天太冷,夏天太热。至于这份照片的原件,顾梦奇说,自己现在绝对不会卖的,因为他觉着,再过几十年,这张照片会更值钱,所以想把这张照片当做传家宝,荣誉的根要留给后代。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