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女兵做老婆 第六章 北京的伤感 9、哭泣的爱情

老海豹 收藏 2 5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14.html


刘艳打开灯,客厅内的吊灯跳动了两下就亮了。她随后像一团烂泥,平空倒向沙发,把两条长腿高高搁置在一端的扶靠上,娇滴滴地说,本女兵为你服务了一整天,林红生,你现在必须帮我按摩。


红生说,看我这一身臭汗,不把你熏晕了才怪。


刘艳马上从沙发上跳起来,说,那你去洗澡吧,我来帮你开热水。


红生觉得不妥,说,明天就到上海了,到了我姑家再洗吧。


刘艳朝他噗地吹了一口气,调皮地说,你想毒害T109次列车的全体旅客吗?



说好今天听我的,现在还没到十二点,你也想造反?


拧开热水龙头,喷淋上的水花汹涌而出,温柔而平滑地溅在红生的身上,再沿着肌肉的曲线顺流而下,最后在他的脚下形成一小片水汪,然后通过地漏,缓缓流入下水道。


他双目紧闭,微微张开嘴,一种前所未有的惬意和舒畅席卷而来。南方部队是不洗热水澡的,而今天,是他入伍以来的第一次享受。他将全身涂满香皂,然后长久地站在水柱下,酣畅淋漓地任凭热水洒遍全身。他足足洗了十几分钟,浑身舒服极了。


刘艳过来敲门,嗨,林红生。


他从沉迷中惊醒过来,吓得不敢转身,大喊,不许进来。


她的脸埋在手掌里,把眼睛捂得紧紧的,已经推门而入,朝他扬扬手中的衣服,我送睡衣给你。说着,她突然抽开手掌,眼前的红生皮肤光滑,身材高大匀称,背上的肌肉结实而饱满,她几乎看得呆了。


红生扯过花红柳绿的睡衣,挥手说,你快滚出去吧。


我已经看到了。她咯咯一笑,关门跑了。


红生洗完,刘艳把他推进入卧室,掀开被子,又像发布命令似的,快躺进去。这时候,理智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跑过来,告诉他这样可能很危险。他将两腿挂在床沿上,说你有没有搞错,我还要赶火车呢。她说,时间还早,到时我会叫你的。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卧室宽敞,床榻松软而洁净,床头摆放了几束鲜花,花儿的馨香在眼前缭绕不尽,把他的鼻翼占得满满的。这无疑就是她的闺房了,墙壁上悬挂着她的巨幅照片,照片中的刘艳天生丽质,像午夜的精灵,一身洁白的海军军装,站在椰林中朝她甜蜜微笑。她长得太漂亮了,凭心而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甚至比罗小月更漂亮……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怯怯的,试探性的。刘艳推门进来。她刚洗过浴,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站在床边,脸上笼罩着光彩照人的红晕,意乱迷情地摆出了一副极尽挑逗的姿势,让人仿佛置身在谍战电影中,致命的诱惑无处不在。红生侧身躺着,一动不动,脑袋嗡嗡直响,只好沉沉地闭上双眼。


刘艳随手灭了灯,轻轻上了床,钻入被子,和他并排躺着。他猝不及防,被她抱得死死的,她身上少女的体香连同床头的花香混合在一起,进入到他的鼻子和头发。她把头靠在他的后背上,身体软软的很热,还用手指轻轻抚摸他的头发和后背。她的动作是那样温柔,像生怕弄醒他一样。他一动不动,一副无知无觉的样子。他知道自己无法拒绝这一切了,也不想拒绝。他百孔千疮,伤痕累累,需要有人把他冰冷的身子焐热,让他忘却伤口的疼痛。当然了,也有一种叫作欲望东西,像鱼儿一样在他的体内游来游去,让他无法拒绝。


干这种事俩人都是头一遭,像新兵第一次使用武器,既新奇又畏葸,还有些笨手笨脚的。刘艳的乳房坚挺而膨胀,像加过热的金属物体。红生浑身哆嗦,手不知道往哪放。刘艳忍耐不住,柔软的身体泥鳅一样的滑来滑去,抓住红生的手按在胸前摩挲着,身体开始鼓胀和不可思议的凝滑。在她的引导下,红生的手先是木讷,沉默,随之开始谨慎地试探,然后越来越熟稔,爆发出不可思议的灵性和热情。他像盲者,无所无知之间,他的手很快到达了神秘的地方。


他明白了,他们要干一件大事了!他害怕,浑身战栗,一骨碌爬起来,在黑暗中推搡身边的女兵并大声呼唤,刘艳,刘艳,刘艳……


刘艳盯开眼睛,挺拔的鼻尖上有细碎的汗珠。


他翻身下床,在门前摸索着打开灯,室内明亮起来了。床上的被子掉到了地板上了,窗下的暖气片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卧室内很热。刘艳睡衣凌乱,露出一大截雪白的乳房,仰面躺着。


她醉眼蒙胧地说,你想说,不爱我是吗?


他几乎是在哭泣,刘艳,你听我说……


刘艳冷笑着说,我本来是一堆平静的干柴,是你点燃了我。当我的激情在火焰中飞舞的时候,你却熄灭了它,你不觉得太残酷,太无情了吗?


红生把被子从地下抱起来,帮她盖好。事到如今,要是再对她说什么对不起、请原谅之类的狗屁话,无疑于与虎谋皮,毫无意义。他坐在床头,拉起她一只手,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和她讲述胡鑫的故事……


故事讲完了,刘艳的大眼睛里有一颗温热的泪水在滚动,她一动不动地等待着,等那颗泪水慢慢渗出眼框,在脸颊上轻轻地滑落。她目光发直,长叹一口气说,女人的一生都在追求伟大的爱情,寻找能够为自已而死的男人,她们也许到死都没有找到。我是幸运的,一个在我心中没有任何印象的水兵,却为我做到了。红生打开旅行包,拿出胡鑫为她采撷的那朵海石花,递到她手上,面无表情地说,本来,我准备把它带给他的家人的,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应该更加合适些。


刘艳将海石花紧紧抱在胸前,泪水哗啦啦流下来。


换好衣服,红生向她告别。刘艳静静躺着,乌黑的头发瀑布一样散落在枕边。她朝他苦笑,亲爱的,我欺骗你了,我让哥哥买的后天晚上的火车票,我想让你在北京多呆几天。


一种莫名的感动、温暖和怜悯拥上心头。红生鼻子一酸,突然想留下来了,他要身临其境,体验那种怦然心动的美妙。一年多来,他在死死追逐生活,可生活并没有让他得到所要的。在刘艳面前,在另一个影子面前,也许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刘艳将身子朝一侧挪移,拍拍枕头说,来吧,睡在我身边,和我说胡鑫,讲这个我根本不认得的男人吧。


难道真要留下来,像电影上那样,去体验男人彻底的放纵,让激情湮灭自我?红生的内心在和自己作战。但是,在这条看不见的战线上,理智最终占得了上风,成为了胜利者!



他说,哦,我不能!


她问,怕我坚持不住是吗?


恰恰相反,我是害怕我自己。他说。


她流着泪问,亲爱的,你真的要走吗?


红生坐到床沿上,抬手抚慰着刘艳的脸颊和那些不断涌出的泪水,柔情似水地说,刘艳,你是个好女兵,你的明天一定会很幸福。但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天空,只能拥有属于自己的那部分。


刘艳彻底绝望了,从床上跳下来,挥着拳头擂打他的后背,发出类似劈柴一样毕毕剥剥的声音,嘶哑着说,滚吧,你给我滚得越远越好。叫骂像雨天划过的闪电,照亮着他的丑陋。他没有阻止她的疯狂,默默承受拳头的惩罚。直到她打不动了,拳头才被迫停了下来。


拎起墙角的行李,他脸色阴暗地向门外走去。一股凛冽的寒风从楼道呼啸而入,他停了一下脚步,毅然决然地咚咚下了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