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全球第二背后

帅臻 收藏 6 1359
导读: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句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大陆31个省区市上半年GDP之和超过国家数据1.54万亿,就在近期,GDP数据同样引发媒体纷纷质疑。    把上述两条消息捏在一起思考,人们很容易得出地方GDP数据在继续造假,仍热衷于捞取虚幻的GDP政绩。若此判断成立,那么坐上“老二”交椅也是虚的,完全失却了其本真价值。…… 易纲“中国经济超日本”论引发热议 [央行副行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句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

大陆31个省区市上半年GDP之和超过国家数据1.54万亿,就在近期,GDP数据同样引发媒体纷纷质疑。

把上述两条消息捏在一起思考,人们很容易得出地方GDP数据在继续造假,仍热衷于捞取虚幻的GDP政绩。若此判断成立,那么坐上“老二”交椅也是虚的,完全失却了其本真价值。……




易纲“中国经济超日本”论引发热议

[央行副行长:中国实际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国GDP全球第二背后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


中新网7月30日电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今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二次探底”的可能比较小,中国经济增长全年可达9%以上。


中国外汇管理局官方网站今日刊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接受《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胡舒立采访的访谈内容,其中主要论及《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最佳选择》。


访谈摘要如下:


胡舒立:我还想问一下宏观这块,你现在觉得全球经济“二次探底”的可能性大不大?


易纲:简单地回答,我认为“二次探底”的可能比较小。但是,准确的解释取决于如何定义“二次探底”。今年美国经济增长在2.5%—3.5%之间是比较靠谱的,日本今年应该是正增长,甚至比2%还要高一点。欧洲可能在0.5%—1.5%。这样的结果肯定称不上“二次探底”。当然美国的房地产和就业情况不好,还存在许多不确定性。


胡舒立:现在,中国经济有没有可能掉下来?上半年是11.1%。


易纲:中国经济增长全年可达9%以上,这应当说是相当高的增长了。高增长也是一个情结。现在,我希望多输入一些平和的心态。这样,能够使得中国的经济增长期持续得更长一些。中国实际上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了。经济基数越来越大,增长率肯定应该逐步慢下来,这是第一点。第二点,环境的约束已经到了空前紧张的时候了。地下水、空气、碳排放,等等。还有一个就是资源的约束,包括能源的进口。按照人类经济增长的规律来讲,今后中国经济增长肯定会逐步放慢一些的。


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年均GDP增长率在9.5%以上,新世纪的头十年,我国增长率已经超过10%了。第二个十年,如果平均增长率在7%—8%的话,我觉得就是很高的增长率,问题是我们能不能维持住这样一个增长率。然后,我们还要看第三个十年,要能够维持5%—6%的增长,那么,中国就实现了50年的快速增长。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过的。


中国经济的问题是增长的质量,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现在要调结构、要转变发展方式,其真正含义都是在提高增长的质量和效益。应该把自己的心态调得更加平和一点。




全球“老二”宝座被疑靠造假

[29省区市上半年GDP之和超全国统计数值八千亿]


中国GDP全球第二背后

28个省(区、市)GDP增幅超过全国水平 目前仅新疆增速略低于全国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


各地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和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打架”,除统计方法方面的因素外,本质上还是考核体制导致地方政府唯经济论,使数据出现“掺水”的可能。国家统计局和地方统计部门不是垂直管理的关系,地方统计部门具体由各地方政府来管理,口径也掌握在地方政府手里,这就为相关误差提供了操作空间。


据《法制晚报》报道,截至昨天上午,全国31个省区市,除了上海、贵州未公布地区生产总值GDP外,其他省区市均已公布。


记者统计发现,全国29个省区市GDP之和为18.01万亿元,高于此前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全国GDP172840亿元的数值,高出部分达近8000亿元。


因此,就算贵州和上海今年上半年零增长,按2009年上半年的GDP数值计算,分别为1496亿元和6612亿元。保守估计,31省份GDP之和将达到18.8233万亿元,比全国GDP多出1.5393万亿元,比例高达8.9%,约合4个重庆上半年的GDP。


数据显示,上半年有5个省份GDP突破万亿元。其中,广东经初步测算,全省上半年完成生产总值19958亿元,位居全国之首。江苏省上半年预计地区生产总值1.9万亿元以上,增长14.5%左右,位居第二。山东上半年全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645亿元,位居全国第三。


紧随其后的两个省份分别为浙江和河南。其中浙江上半年全省生产总值11924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3%,增幅同比提高6.7个百分点。


河南省预计今年上半年全省生产总值同比增长14.3%左右,比上年同期加快6.1个百分点,全省生产总值约10244亿元。


据国家统计局7月15日公布的数据,全国上半年GDP同比增长11.1%。29个已公布数据的省区市中,28个省区市上半年GDP增速超过全国水平。


分区域看,全国29个省区市中,受海南国际旅游岛拉动,海南省上半年GDP增速达19.4%,增速为全国之首,天津市上半年GDP增速达18%,名列第二。重庆、山西、宁夏、吉林GDP增速均在17%以上,远远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其中GDP增速达到15%以上的省份达到13个。


统计发现,29个省区市的数据中,仅新疆GDP增速为10.7%,低于全国11.1%的水平。据估算,上海增速也达两位数,分析称,考虑到世博会的拉动作用,增速应大于全国平均水平。


制度规范


国家统计局公布季度GDP核算发布程序


据新华社电 7月30日,国家统计局公布了季度GDP核算和数据发布程序。根据规定,季度GDP初步核算数在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公布;季度GDP初步核实数在年度GDP初步核实数发布后30天内完成,并以国家统计局公告形式发布;季度GDP最终核实数在年度GDP最终核实数发布后30天内完成,并以国家统计局公告形式发布。


此外,在开展全国经济普查,发现对GDP数据有较大影响的新的基础资料,或计算方法及分类标准发生变化而对年度GDP历史数据修订后,也要对季度GDP历史数据进行相应修订,并以国家统计局公告形式发布。



[媒体质疑GDP数据造假 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掺水]

算算人均GDP4000美元,“中国位置”仍在百位之后。算算中国万元GDP所消耗的人、财、物等资源,不加快改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提升产业层次,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持续。

昨天,很多国人读到下面两条消息:


消息一、《新京报》援引美国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称,今年上半年中国GDP已经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消息二、《广州日报》通过公开资料检索计算发现,上半年大陆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布的GDP之和超过国统局公布的全国数据达8000亿元之巨。


迄今为止,日本并没有公布上半年GDP数据,国际媒体热炒中国经济盘子超过日本的主要依据,是援引国家外管局长易纲此前的一次谈话。易纲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脱口而出,称“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易纲此言是否靠谱不在于他外管局长的身份,也不在于他央行副行长的身份。但易纲的确说了大实话。


2009年的中国GDP,经今年一季度国统局公布最新修正版是5.01万亿美元,日本是5.1万亿美元,中国仅比日本少了900亿美元(二者差距不足2%)。今年上半年国内GDP增幅为11.1%,日本虽说要到本月16日才公布同期GDP数据,但各国的预测增幅均未超过2.5%。中日经济体量去年末已大致相当,今年上半年增幅中国是日本的4倍还多,中国坐上“老二”交椅已铁板钉钉。


大陆有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迄今上海和贵州尚未公布上半年GDP。即使不考虑沪、黔的增幅,只加上去年上半年沪、黔的数值,那么,大陆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上半年GDP之和将超过国家数据1.54万亿元,超过国家数据的比例高达8.9%。实际更高——因为沪、黔上半年不可能零增长。


把上述两条消息捏在一起思考,人们很容易得出地方GDP数据在继续造假,仍热衷于捞取虚幻的GDP政绩,其掺水至少高达8.9%。请注意,笔者在上文中用了“至少高达”,其含义所指懂行的读者一看就心知肚明——因为在多数国人眼里,国统局的GDP数据同样存在“掺水”嫌疑。若此判断仍能成立,那么坐上“老二”交椅也是虚的,完全失却了其本真价值。


坐上“老二”交椅,中国经济迈上新的前进平台。但尤要清醒的是:算算人均GDP4000美元,“中国位置”仍在百位之后。算算中国万元GDP所消耗的人、财、物等资源,不加快改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提升产业层次,中国经济发展不可持续。




媒体热议: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背后

[京华时报:你我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的生活]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关中国何时能够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早已成为广受关注的世界性话题,中国央行副行长的正面回答,自然引发舆论的高度关注。美国媒体就此分析称,2009年,中国GDP达到4.9万亿美元,仅仅比日本的5.1万亿美元少3%。而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10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将达到10.5%,而日本预计只有2.4%的增长率。根据这组数据做一个简单的算数运算,就不难得出易纲副行长的结论。


而另一组数字却是,虽然尚未进行最新的人口普查,但中国现有人口至少远高于13亿;同一时期,日本的人口总数却不超过1.3亿。假设中国GDP总量超过但约等于日本,则同样进行一则算数运算即可得出,中国人均GDP,大约只相当于日本的十分之一。


也就是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事实,可能会在不同范畴、相对不同人群,具有不同的意义。譬如在国际外交场合,当中国以国家形象出现时,第二大经济体的庞大体量,自然会使中国的力量和自信得到极大提升。其实早在易纲副行长做出“第二”的宣示之前,中国综合国力的提升,已经帮助中国在国际事务中获得更大的自信和空间。


但正如温家宝总理曾经计算过的那样,相对于13亿的人口总量,“多么大的经济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得很小。”因此,作为一个正在从大国逐步发展为强国的国民,中国人却并非富人,甚至还是穷人。比一一对比更方便的数据,是所谓“世界各国人均GDP排名”,在这个排名榜单上,2009年的中国人均GDP,仍然排排在百名开外。


而在这两个已经令人纠结不已的宏观数字之外,还有一些相对微观的数字也同样值得注意。比如,在成为第二大经济体之前,中国早已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而且全世界的奢侈品制造商一致认为,用不了几年,甚至可能就在明年,中国就会超越日本,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世界第一。与此高度合拍的数字还有,中国已经超越美国,成为汽车制造和销售的世界第一,其中豪华车市场更是翻倍增长。


以世界排名百名开外的人均产值,如何支撑如此多项世界排名第一的豪华消费,估计是让很多在中国大发其财的商人都困惑的悬疑。但如果参照近年来不断攀升的基尼系数,答案也就不言自明。虽然关于这个永远比1还小的数字,至今也没人给我们算出个准数,但其越来越大,而且大到令人不安,却是不争的事实。而这也就意味着,虽然中国人均收入还在穷人之列,但集中在富人手里的财富,却早已和中国的GDP总量似的,排到了世界的前列。


可以佐证的数字是,北京市刚刚上调的最低工资标准,是每月不低于960元;北京市2009年的社会平均工资,是4037元。但如果你5年前在东三环附近花100万元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现在你的理论财富就有了大约350万元;如果当初你有200万元,买了两套房子,如今你就可以卖出一套,套利250万元,相当于一个拿最低工资的个人干了200多年,相当于一个拿平均工资的人干了50多年。至于在更富的富人阶层,还有多么惊人的财富,或在首善之区的北京之外,还有多少更悬殊的对比,只要平时留心新闻,自然都有答案。


举出以上数字,当然不是为了耸人听闻,而是试图说明在中国成为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我们也置身于复杂的社会矛盾之中。在继续发展经济、向成为第一大经济体努力的同时,调整财富分配格局、转变分配方式,已经成为最迫切的课题。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陆续出台一系列法律法规和政策方针,其核心目的就是要找到解决上述各种社会矛盾的路径,在综合国力不断提升的基础上,建设平等、和谐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



[羊城晚报:不算穷人的话人均收入也能超日本]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实际上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一句话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国际舆论的高度关注(《新京报》8月1日报道)。


或许,你会对统计存疑问,或许,你还有被增长的担忧,但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成就,你却不会否认。易纲透露出来的这一消息,确实能够振奋人心。毕竟,这一个梦我们做了多少年,而今终于化为现实。然而,许多人理性地指出,这一数据不足为喜。这是因为,尽管在GDP数值上超过日本足以让中国引以为豪,但人均年收入只有3800美元,这仍然差美国和日本很远。确实,面对微不足道的人均,总量又有什么意义,或者又有多大的意义?


打动我们的,永远都是最底层的民众。有网友说,都是我们不好,是我们拖低了人均收入。你别说,网友不仅感情真,而且看得远。如果我们真的把收入按阶层统计,把穷人丢在一边只算富人,个人觉得,这样算的话,我们的人均也有可能超日本。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劳动工资研究所所长、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曾经表示,目前我国的收入差距正呈现全范围多层次的扩大趋势。当前我国城乡居民收入比达到3.3倍,国际上最高在2倍左右;行业之间职工工资差距也很明显,最高的与最低的相差15倍左右;不同群体间的收入差距也在迅速拉大,上市国企高管与一线职工的收入差距在18倍左右,国有企业高管与社会平均工资相差128倍。而从上世纪80年代起参与了4次大型居民收入调查的北京师范大学收入分配与贫困研究中心主任李实介绍,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已从1988年的7.3倍上升到2007年的23倍。


这一切都说明,中国贫富收入差距已经突破了人们的心理承受,如有关专家所说,我国贫富差距正在逼近社会容忍“红线”。这一情境下,如果我们只算富人的收入,那么人均当然能和日美媲美。


有人说,穷不是罪,现在看来,穷还真是罪。因为,穷已经影响到了国家数据,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国家形象。问题的关键是,穷人也不想这样啊,他们也想富起来,也想为人均作一点贡献,可是在现实中,他们没资本,赚取不到“金色收入”;没资源,获取不到“灰色收入”;没能力,“白色收入”增长不快;有正义,不愿谋取“黑色收入”;有良心,不愿敛取“血色收入”。一番数下来,他们只能成为低收入群体,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拖累着人均。


个体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发展。我们都希望国家实力越来越强大,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已经超过日本,我们更希望人均也能超日本。如何超,重点在低收入群体,难点也在低收入群体。希望相关方面也能让低收入群体,为国家做点贡献。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