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来的爱情 正文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8.html



按照人们惯常的说法 这个人声鼎沸的时节被称为‘黑色七月’


高考已经顺利落幕 填报高考志愿的战争却才刚刚开始 忧心如焚的家长们没日没夜地对着电视广播因特网 把自家孩子的考分攥在手心里仔细掂量 一分一分地对着历年的分数线掐着手指头算 看孩子到底能上个什么学校 一个不小心 哪天早上起来 没准头发就又白了一大片 看着直叫人把肚膛里的那颗肉心凉了又凉


林也走在七月热烘烘的大街上 看见了这满街乱跑的脑瓜瓢子 到底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也是在这挤满了失望与希望的七月里走进来的 而现在 她也要在这同样的七月里走出去了


她毕业了


毕业于她 原就是个模糊的概念 她像很多毕业生一样 还来不及明白什么是现实 就被一脚踢出了校门 突然之间被迫变成了一个“社会”人


社会 这是个名词 单从字面上看很是不明所以 模糊并且暧昧 这还是个复杂的词 比它本身表现出来的暧昧不明更加的暧昧不明 这个词从一开始被制造出来 就是不清不楚地存在着 很少有人能够准确地形容出来 社会究竟是个什么样 社会这个词 就像太阳一样 不用多加解释 它的存在和发展不言而喻


毕业生林也这时所了解的社会 就只是政治书上的一段话 一个概念 而就在她绞尽脑汁试图记清这段概念上的每一个字时 她还不知道 她即将面临的这个‘社会’ 远比她的政治书复杂的多



毕业就意味着你不再是个可以拿着父母钱混吃混喝的浮躁青年 套用时下那部很红的电视剧《奋斗》上的话 那就是你得去奋斗 你得去拼 你得去闯 你得把你的汗水像雨滴一样挥洒在这无敌青春的田野上


所以林也在这儿了


在电梯里


当然 她的工作倒不是开电梯 她是去当秘书



秘书?


林也听到这个词的时候心里本能地抗拒了一下


秘书这个词 同样的是个名词 不过现在它差不多已经能算得上是个抽象派名词了 就像毕加索的那些我怎么看也看不明白的抽象画一样 代表的 远远不止其表面的含义


秘书也是分很多种:男老板的男秘书 女老板的女秘书 男老板的女秘书 以及女老板的男秘书 同性的问题比较好解决 真正暗藏杀机的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天衣无缝的异性搭档 危险系数太高


林也很不凑巧地撞上了后一种:她是去当男老板的女秘书


男老板的女秘书 这几个修饰定语耐人寻味 易使人产生无限联想 它们是帘子里的美人 遮着藏着 欲语还休


林也不算个美人 上大学的时候 同宿舍的一个女生盯了她半天之后 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林也你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还算不上美女你嘴太大眼睛又不够大眉毛太黑不够纤细个子太矮腿不够长又太粗


算是概括出她的特点了


她不太相信自己可以做好秘书 她不够漂亮 甚至她也没有好的身材 林也对秘书就是这印象 你要么得有很精致的五官 要是很不幸你没有 那你至少得有魔鬼的身材 林也一个都没有 她一米五七 她嘴太大眼睛不够大眉毛太黑不够纤细


但她没法不去 工作太难找 像她这样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没什么经验又缺乏足够的能力 毫无出彩之处 她能找到这份工作已算是万幸 要知道 这份工作可是她姐姐四处求神拜佛拉尽了关系才给她求来的 她没法不去 就算只是为了她姐姐这么些个奔波劳累的辛苦 那她也必须得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