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河山 正文 第七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52.html


酒井得知这个讯息后,十分高兴,给犬养回信,让他严守秘密,他没有马上去找郑廷贵,也没有直接去见马万川,他要寻个最恰当机会,一挥而就,一步到位。当然,若达不到目的,他会毫不迟疑地处死马明满,马家的马明金险些活埋了关东军情报员,马明满打伤日本人,马家应该为此付代价的。

一切明了,接下来就是条件相商。

在郑廷贵的陪同下,酒井来到马家大院,与马万川有了渴望已久的实质性的接触。

酒井:“马老先生,我奉关东军和满铁拓殖委员会的指派,与你洽谈以下条件,但作为郑先生的朋友,我要向您声明,关于贵公子,其内情,我一无所知,我只是遵命行事,请您多多原谅。”

马万川早就认定酒井非一般人物,屡次提醒郑廷贵注意,自己对他也是敬而远之,没想到,还是吃了哑巴亏。

郑廷贵不耐烦地:“我事先都跟我的老哥哥过话了,你就照直崩吧!”

酒井:“不,我不认为我的表明是多余的,以后我还有很多事情,求得马老先生的帮助,应当消除不必要的误会。”

马万川不动声色地:“我看咱们还是心照不宣为好,说说你的条件吧!”

酒井本想给日后留下个伏笔,但见客套不大起作用,他只好直言说出条件,欲购买马万川的土地和山林,至于具体数目和价格,都写在协议书上。

马万川看都没看协议书,断然地说:“土地和山林,我一分一亩都不能卖,我还没穷到这份儿上。”

酒井感到意外,看了看郑廷贵,又看了看马万川。

郑廷贵低着头,抽着大烟袋,他相信老亲家自有对策。

马万川话锋一转:“不过,我可以租给你们一些地,价格可以照租给其他粮户便宜一些,至于山林,常言说,十年树木,你们买去也不能现得利,要是用木材,我也可以卖给你们。”

酒井没料到马万川会给出这么答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马老先生,您……您这个条件,我没法向上边交待,您可能不知道,我们的拓民不是暂时居住,他们要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靠租地怎么行呢?”

马万川:“行不行是你们的事儿,卖不卖我说了算。”

酒井脸色很不好看:“马老先生,您要这么个态度,我只好如实上报,这样的话,只怕您的公子……”

马万川:“我知道我儿子你们手里。”

酒井:“不,不,我不知你儿子的下落,我只是奉命行事。”

郑廷贵心绷起来,他担心谈不拢,马明满的性命……

马万川心中早就有一股怒气腾升着,只要他有控制力,不想爆发出来,他冷着脸说:

“要不是为了我儿子,我一根垄都不会租给你的,中国有句话,不要得寸进尺,我就这个条件了,行,你们就放人,不行,你们看着办,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有三个儿子,孙子也有了,真的没了一个儿子,我马家还是人丁兴旺,但真有人要了我儿子的命,你替我告诉他,我定让他血债血偿,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开弓没有回箭。”

不用说,这次见面,不欢而散。但没过两天,酒井却同意了马万川的条件。

事后,郑廷贵心有余悸地问马万川,不怕酒井拒签协议,危及马明满的性命?马万川笑说,当时,他也是麻杆打狼,两头怕。他说已侧面打听过了,日本新到许多移民,人多地少,饭都快吃不上了,地买不到,租也认可,他想,酒井也会权衡利弊,还有一点,日本人虽说狂妄,但在吉林还没成气候,太出格的事儿,也不敢做,尤其是对马家,恐怕更是投鼠忌器。郑廷贵半信半疑,再与酒井闲唠时,探问过后,他不由不赞叹他的老亲家,还真的摸准了酒井的脉搏。

马明满绝路逢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