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鹰 天高任鸟飞 第五十四章节 安庆之战(3)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22 9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205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21.html


杨森心想:‘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些中央军该不是看中我的人和枪吧?’在国民党军队中,这种撬墙角的事情多了,杨森不能不对肖柏他们防一手,于是他说:“肖将军,这里是我的防区,你们又能如何帮忙?”

肖柏也不和杨森拐弯抹角:“杨司令没有和日本人交战的经验,如果杨司令信得过我的话,那么在城防的安排上请听我肖柏的部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击退日寇,守住安庆这座江北要地!”

‘果然是要来撬墙角的!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杨森心里暗道。想到这里,他说:“肖将军,实在很对不起!你们的军队若是要协助我们守安庆,我伯坚举双手欢迎!但若是要剥夺我指挥权,那你们请回吧!”

“我们不是要来剥夺杨司令的指挥权!只是愿意给杨司令当参谋!”

杨森毫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我们川军有自己的参谋,我们自己可以打仗!这里不需要你们!你们请回吧!”

肖柏站起来对杨森一拱手:“杨司令,在下告辞了!但是在下有言在先,若是安庆失守,委员长怪罪下来,我肖柏爱莫能助!”说完,他转身便带着李振华和一群警卫离开杨森的司令部。

走出杨森的司令部,警卫营长林万男说了句:“旅座,刚才我们对杨森的态度是不是有点过了?这些军阀把兵看得像命一样,你打起他的主意,他当然会很不乐意的。”

肖柏笑了笑说:“我这就是要让他知道我打他主意!不然他若真的和我们合作,我们还真没有理由收编人家的部队!”

说完,肖柏让林万男去给武汉方面发电,电文上写着:“川军武器极差,而且杨森又刚愎自用,不肯听从在下劝告,安庆已经岌岌可危!”

肖柏让人发这封电报的用意是抢先一步说明情况,这样在安全失守之后,他就能趁机剥夺杨森的指挥权,把一部分川军收编到自己麾下。

肖柏他们走了后,气得七窍生烟的杨森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用一口四川话骂个不停:“妈勒批!瓜娃子主意打到劳资头上了!把劳资惹毛了,看劳资咋个收拾这些B娃子!狗日的龟儿子趁早爬开!省的劳资操心!”

一边的副官等到杨森的气消了,才上前小心翼翼的说:“司令,我们是不需要他们帮忙,但是安庆不能不加强戒备!那个肖柏说的是没有错,若是安庆失守,委员长怪罪下来,我们谁都担当不起。”

“这些龟儿子在安庆劳资心里不爽,我们看是不是把他们轰出去?”

“司令,不可!让他们在安庆也好!他们帮我们守住了安庆,是我们的功劳!守不住,我们刚好把责任推到他们身上!”

杨森的气消了,他点点头:“你们马上去安排,码头要留哨兵!否则小狗日的连夜杀过来,我们还真一点防备都没有!”

得到肖柏提醒的川军冒着大雨连夜在安庆布置防御工事,在码头和江边布置了哨兵,在城墙上垒砌沙袋和砖石,布置防御工事。

肖柏的独立旅却进入安庆城内,川军也不敢阻拦这些中央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在城内开始忙乎起来。

“动作都快点!我们的实力弱,不能和鬼子硬拼!我们要在安庆和敌人打巷战,就必须把这座城市变成一座堡垒!”肖柏紧张的部署兵力。

肖柏并没有把所有的鸡蛋全部装在一个篮子里,他把步兵第四营、第五营、炮兵营、工兵营和辎重队全部安排在怀宁县城,和安庆遥相呼应。安庆城内,留下步兵第一营到第三营、警卫营、特种兵分队和狙击连。

就在独立旅和川军第27集团军做出紧张部署的时候,武汉大本营得到肖柏发去的电报,蒋介石一见到电文大惊失色:“这个杨森刚愎自用,居然不听从肖柏劝告!快让人给我把辞修给我叫过来!”

陈诚连夜来到蒋介石的官邸,只见蒋介石把肖柏发来的电报往他面前一丢:“辞修你自己看着!安庆要塞,岂能让川军去守!一旦安庆失守,江防要塞马当就岌岌可危!辞修您看是否电令杨森,要他听从肖柏安排?”

“校长,千万不可!肖柏只是一个少将旅长,而人家杨森是中将司令官,杨森怎么可能听从他的安排?还有,兵和枪对于这些军阀都是命根子,他们最怕被中央军收编,又哪里肯老老实实交出指挥权?”其实,陈诚说了这些,反而是帮了肖柏的忙,否则蒋介石一旦发电给杨森,那日后肖柏也没有资格去收编川军。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安庆失守?”

“校长,即使安庆失守,我们的马当要塞还是可以抵挡日寇海军入侵!我们江防部队正准备在江面布雷!日本人的军舰想要通过马当沿江西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那个杨森一意孤行不听肖柏的建议,那就用日本人的手来削弱他们的力量吧!校长,您不是早就看这些军阀不顺眼了?”

蒋介石点了点头道:“好的,那辞修你先下去吧!记住要加强马当一带的防御!看样子日本人马上就要发动攻击了!江里必须要布满水雷!你让江防部队这两天就去办!那样即使安庆失守,还能亡羊补牢!”

“是!”陈诚退了下去。

肖柏的独立旅动作极快,经过一个十日夜晚和十一日白天一天一夜的努力,安庆城内已经完全变了一副模样,城内的百姓被独立旅暂时转移到怀宁县城,不结实的房子都被拆毁,拆下来的建筑材料用来建造工事,坚固的建筑物得到加固,房屋的门窗都被堵死,房间内挖开小洞连接。各个火力点之间合理联系,在街区上不存在任何死角。为了能够更好的登上屋顶,肖柏还下令赶制了大量的木梯竹梯。

虽然杨森他们也看到了肖柏独立旅的动作,但是他们对肖柏的举动觉得很不屑,杨森的副官不屑的说了句:“放弃了坚固的城墙不去守,却要在城内耍!”

杨森眉开眼笑:“安庆城可是一座要塞!当年曾国藩攻击太平军,打了整整两年!现在那些自命不凡的中央军不协助守城,却要在城内耍,等我们守不住了,我们一撤退,把责任全部推给他们!”

当年的国军根本没有巷战概念,在杨森他们眼里,放弃了坚固的安庆城防不守,却在城内民房守,是一件很愚蠢很可笑的事情。殊不知自从火器诞生以来,坚固的城墙在战争中的作用越来越小,每次国军守城,在日军优势火力面前,城墙反而成了埋葬国军的坟墓!更何况波田支队是有日军舰队的配合!再强大的城防工事,在日军军舰强大的炮火面前,也是无用的摆设!

历史还是和原来的一样,六月十一日夜晚,波田重一中将带领他的波田支队,从长江下游登船在日本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配合下,向安庆方向发起进击。

安庆江边码头上,几名川军士兵冒着大雨盯着江面。雨夜下,漆黑的江面上只听到沥沥的雨声,似乎十分平静,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鬼天气,日本人会来吗?”一名穿着蓝灰色军装的士兵说了句。

另外一名士兵摘下湿透的帽子,一边拧着衣服上的水一边说:“应该是不会来的!都是那些该死的中央军!要不然我们兄弟现在可以在兵营里睡觉了,何必在这里淋雨!”

“不管那些龟儿子了!我们再站一会儿就回去烤火,然后睡觉去!”一名浑身冻得发抖的士兵说。

就在此时,突然江面上传来一阵马达声。

“小心!有动静!”所有的川军士兵纷纷趴在湿漉漉的战壕里。

“不会是日本人来了吧?”

“不清楚,也许是日本人的巡逻艇吧?”

“等等,先看看再说。”

马达声越来越近,不久之后,一条庞然大物的身影出现在码头附近的江面上。与此同时,江面上出现大批交通艇、汽艇和小快艇,正在向江岸的方向靠近。因为灯火管制,岸上的川军根本就看不清楚那些船是谁的船。

不一会儿,一条汽艇停靠在江岸上,船上跳下一条条人影,跳进水中,冒着大雨向岸边冲了上来。紧接着又是一条汽艇靠岸,船上跳出一群人。

上岸的人越来越多,距离渐渐近了,那些川军士兵终于看清楚,有人的枪上面挂着一幅白色的小旗!

黑暗中白色的小旗显得十分显眼,尽管看不清旗上的膏药标志,但是白色小旗中间有一个圆圈,那不是日本人的旗帜又是谁的旗!

“日本人来了!”

一名川军士兵端起民国元年式单打一步枪,对准一名端着三八式步枪正逼近的鬼子扣动扳机,“砰”一声凄厉的枪声打破了宁静的雨夜。

缺乏训练的川军士兵这一枪没有打准,但也把鬼子吓了一跳。

所有的日本人和台湾人纷纷趴下,随着三八式步枪几声凄厉的枪声,子弹“嗖嗖”怪啸着向中国士兵的阵地飞来。

那几名川军士兵连忙低下头,子弹带着尖锐的怪啸声从他们头顶划过。

“啪啪”数枚照明弹打上天空,川军阵地被照得白昼一样。巡逻艇上的日军机枪手转动重机枪,92式重机枪发出咆哮声,子弹泼水一样射在川军阵地上。

借着重机枪的掩护,一名日军掷弹兵冲到阵地前,向川军阵地射出一枚榴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