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1940年6月11日,南海深处。

一直飘扬着米字旗的舰队向北航行着,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司令官哈尔森此时正站在指挥塔前面,他的心情非常不好,就在昨天,伦敦来电,要求他的远东舰队马上北上进行进攻,如果进攻不利就立即向本土靠拢,或者干脆通过苏伊士运河同地中海舰队一道封锁意大利。

但是司令官并不想就此会去,因为那将意味着他的海军生涯的结束,他选择了向北进攻。但是坏消息是一个接一个。首先是"竞技神"号航空母舰从新加坡一出港就遇到了敌人的潜艇,被打瘫在了海面上动弹不得。而后是"无敌"号航母北上巡逻时遭遇敌人主力舰队,被击沉了。现在舰队只剩下一艘航空母舰了。

也正因为对唐帝国舰队的恐惧,哈尔森中将犯了个致命的错误,由于航空母舰的航行速度太慢,他将五艘战列舰和主力巡洋舰编为本队向北前进,而将航母和几艘轻巡洋舰、驱逐舰留在了后面,这样一来,舰队的前进速度就可以提高,他希望自己的舰队能够提前进入越南芽庄地区的港口,能够依托炮台与唐帝国舰队周旋。

但却没想到,这犯了海战中的一个大忌:分散兵力。如果哈尔森将舰队移动到泰国的曼谷港口的话,能起到同样的效果,而且远东舰队的剩余的六艘主力战舰也会集中在一起。要知道,真正与之决战的唐帝国舰队只有一艘新式战列舰和一艘航空母舰这两条主力战舰,其余的四艘主力舰都是一战后期建造的,舰龄已经有二十多年了,而且主炮的最大口径不过381毫米,有的口径仅仅有305毫米。

11日凌晨,这时由于南海地区风浪过大,航空母舰不敢轻易放飞舰载战斗机,于是高达下令主力航母准备下一轮攻击新加坡港,此时的任务是攻击越南东部沿海地区的重要港口,他则亲自率领四艘省会级战列舰:“辽宁”号战列舰、“贵州”号战列舰、“广东”号战列舰、“湖南”号战列舰;4艘20年代末建造的的战列舰:无畏号、急躁号、勇敢号、热情号共计8艘主力战舰南下。

同时,他也将舰队司令部搬到了辽宁号战列舰上,此时这艘新下水的精锐战列舰就成了47特混舰队的旗舰。

11日上午,前哨舰“热情”号轻巡洋舰的雷达在曾母暗沙群岛以南40海里处发现了英舰编队。当时的英舰正处于“热情”号的右前侧,由于风浪较大,英舰的雷达性能不佳,因此,英舰的雷达操作员虽然看到了“热情”号的回波,但认为是波浪而未引起重视。“热情”号从雷达回波中判断出这是一艘大舰,并向高达报告了这一发现。

“可以肯定是英国主力舰队吗?”高达兴奋地问道,就在上午他刚刚从情报室接到一份从南海榆林潜艇基地发来的报告,说是有一艘英国航母在新加坡外海被我们的潜艇打成了重伤,他当时就已经高兴了一阵,并且下令加快速度南下。

“司令员,完全可以确定,”曾默林递过电报,“只发现敌人的五艘主力舰,少了一艘。”

“哦,”高达略微思考一下,“呵呵,可能又是哪艘倒霉鬼被我们的潜艇打沉了吧,这次我们可是投入了好几十艘潜艇啊,那可都是大型远洋潜艇。”“无畏号、急躁号、勇敢号、热情号四艘战列舰组成游击编队在英舰的雷达探测距离外绕向其后方,从背后打击敌人的舰队。”高达看着海图说道,“我们这四艘主力舰再加上巡洋舰编队从正面打,只要能够抗住敌人的第一轮火力,后面的就好办啦!”

“嗯,司令员,我完全同意,”曾默林补充道,“叫我们的潜艇向这一海域靠拢,等敌人的战舰落单的时候就给他一家伙,同时命令航母编队迅速南下,一旦海况转好,就立即放飞战斗机投入战斗。”

“好的,快去发命令吧。”高达一边搓着手一边说道,如果说一个人最得意的时候是十分得意的话,那么高达此时脸上起码有九分半的得意,毕竟一个陆战队出身的军官能够有机会指挥庞大的舰队作战,是非常不容易的。

一小时后,绕了一大圈的唐帝国战列舰编队尾随着英国舰队匀速前进,在最前列的“热情”号战列舰探测到了英国舰队旗舰,最大的“厌战”号的雷达波,而在最后的“无畏”号战列舰也探测到了后方英国主力舰队的雷达波,高达也立即用短波通信命令编队全速前进。

双方就这样继续接近中,上午9时,双方相距30公里时,“决心”号的雷达操作员发现,后方突然出现舰队,其中四艘大型战舰分左右两侧呈半包围状逼近本舰;而且最中间还有一艘中型战舰快速逼向自己。

就在英国舰队发现了后方舰队的同时,高达率领的正面逼近的舰队加上已经进入最佳射击范围,于是高达下令全舰队进攻。

“湖南”号与“贵州”号立即在雷达的引导下进行了第一次齐射,辽宁号跟在湖南号后面,同旁边的广州号一起也进行了第一轮齐射。

英国旗舰,厌战号上得瞭望兵惊恐得大叫起来:“是唐帝国舰队,他们开火了!”

“厌战”号立即地进行紧急弹道规避,虽然这种规避几乎没有什么效果,因为谁也不知道炮弹会落在什么地方。

如果此时的英国舰队向西转进边打边退撤向泰国湾的话,他们或许还有一丝转机,但是慌乱之中,哈尔森仓促应战,并没有组织起有效的防御,他所在的旗舰“厌战”号,由于是新下水的精锐战舰,速度很快,现在已经冲到了最前面,这艘战列舰自然而然的受到了“辽宁”号、“贵州”号、“广东”号、“湖南”号四艘新锐战列舰的特殊关照。

高达立即下令全舰队火力集中向“厌战”号轰击。而为“厌战”号护航的驱逐舰“撒克逊”号向“湖南”号扑来。但在“湖南”号前的“雷州”号驱逐舰一边发射照明弹立即迎了上去,在相距8公里时,集中全部能够朝前射击的4门130毫米主炮向其开火。由于仓促之间,英国舰队的驱逐舰没有来得及发射照明弹,因此“撒克逊”号只能凭借“雷州”号射击时的火光判断其大致位置,所以其射击精度几乎为零。

前卫的轻巡洋舰“珠海”号也加入了战斗,经过持续对射,“撒克逊”号被命中了15发130毫米炮弹和22发203毫米炮弹。“撒克逊”号的整个舰身前半段被炸飞,舰艉以极快的速度离开水面,然后又迅速地没入水中,全舰200多名官兵也随之沉入大海。

此时,厌战号已经和主力舰队拉开了相当的距离,哈尔森倒是发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立即电令“厌战”号转向与主力舰队会合,唐帝国超级战列舰的巨大威力仍使“厌战”号的转向动作受到了极大的限制,它非常缓慢的转向,同时又想避免横截面过大造成的弹截面,就好比一艘数万吨的巨型企鹅在跳芭蕾舞一样。

由于双方发挥全部的主炮火力,但令英国人沮丧的是,由于中弹太多,“厌战”号只有一、二、四号主炮塔上的6门主炮能够使用,而位于唐帝国舰队前方的“湖南”号和“贵州”号则各有6门前主炮可以使用,而且后面的两艘战列舰正在快速朝前行驶,但英国舰队中的君王、复仇、决心、拉米利斯四艘老爷级的战列舰被唐帝国后面的战列舰拖住了,根本无法增援。

从火力密度和主炮口径来说,唐帝国舰队都占有绝对的优势。此时,双方相距约有12公里,射速较快的副炮已经开始频繁开火,一些155毫米和203毫米副炮的炮弹也砸在了“厌战”号的舰体上,不过都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唐帝国舰队近十分钟的齐射,战列舰上数十门406毫米舰炮800多发炮弹已经让英国舰队根本无法招架了。但同时,帝国舰队也受到了一些损失,有一枚381毫米炮弹击中了“湖南”号的前甲板,另一枚406毫米炮弹击中了“贵州”号一座双联37毫米高炮。

上午10时,一直冲在最前面,离“厌战”号最近的“三亚”号是一艘装备有280毫米舰载火炮的重巡洋舰,在距“厌战”号右后侧10公里处时,向其进行了一轮齐射。其中一枚炮弹击中了“厌战”号的一号后主炮塔,火力锐减的“厌战”号也让“湖南”号的主炮击中了要害之处,1枚406毫米穿甲弹击穿了“厌战”号二号后主炮塔的弹药舱装甲,引起了弹药舱的爆炸。

此时,在“厌战”号的弹药舱操作官兵还未来得及向舱内注水时,406毫米炮弹巨大的爆炸威力便在一瞬间引爆了弹药舱。火球在“厌战”号的舰体后部绽放,紧接着又冲破装甲完全炸裂开来。从空中俯瞰,“厌战”号整个舰艉被完全炸断,大量的海水从断口处涌入前段舰体,被引燃的燃油也随着海水包围了已经高高翘起的前段舰身。

舰桥内,哈尔森及周围的高级军官们全都一脸苍白,哈尔森嘶哑地说道:“‘厌战’号完了。叫舰长弃舰。”然后又在一帮参谋军官的护送下登上小艇向“君王”号前去。过了十五分钟,看到“厌战”号断成两截,迅速没入水中以及海面上燃起的熊熊大火,高达下令:“好,命令舰队南北对进,合围英国远东舰队主力。”

就在曾母暗沙南面海战激烈进行的同时,6月11日这天,执行对越南东海岸轰炸的航母编队迅速挥师南下,力求尽快与主力舰队会合,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争取用舰载航空兵主力把英国佬的远东舰队干净彻底的消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