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黑客”金盆洗手,化身“编程教父”

昔日“黑客”金盆洗手,化身“编程教父”


知道“编程教父”还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大家每次聚会总是潺潺而谈涉及到IT领域的新气象。


“我非常看好编程教父的《编程回忆录》,讲技术是由浅入深、从不拖泥带水,而是一针见血,让人马上明白要讲的内容!”

“编程教父!你看电影看多了!有编程教父?”

“有,并且很地道!专门教人学黑客编程的,不!是安全编程。课程讲的很不错的,很容易让人学会,反正我这个英语底子很差的人是学有所成了!”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的别人对“编程教父”的评价。

再一次的听到“编程教父”,是从我们主编那。主编告诉我筹划采访“编程教父”,这是采访任务,另外一个隐情是主编也是“编程教父”的粉丝。


临离北京,我特意通过网络查找关于他的资料以及整理要采访的提纲。通过互联网我所能看到的是:

他开设的编程回忆录编程学院排行各大搜索引擎首位。

他录制的编程课程都是视频的形式,一边讲解一边操作,很受网友粉丝的喜爱。

他在2008年初建立网站,截止到发稿时,已录制超过500课时的视频课程。也就是说,他几乎每两天就出一个新的视频课程。

他通过DV为自己录制了一系列的普及计算机知识的小节目,称为《教父讲坛》。

他开办了自己的实地培训基地,称为“新黄埔”。

他自称“编程教父”。


“编程教父”,真名:曹磊。河北师范大学毕业。喜欢颜色:绿色。爱好:计算机、旅游。小学起在学习机上自学Basic编程,后续自学网页编程、C语言、汇编语言、PHPJava、C#等。曾迷恋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研究系统漏洞。在中等师范学校时,业余做计算机培训讲师;上大学时既开办了自己的科技公司,期间曾承接加拿大某大学数字图书馆的整体建设项目。


“关于‘编程教父’这个名字,我看到互联网上有很多人谈到你是从议论你的‘网名’开始,谈谈你为什么选用‘编程教父’这个名字?”,记者问。


“我本身是自学计算机过来的,走过很多弯路。我朋友们经常向我咨询关于自学编程的建议,因此我才有了编制‘编程回忆录’的初衷。我属于师范学校毕业,在学校受过教育教法的学习,我认为我适合做计算机教育培训这份职业。”。他谈话的语气很平和、肯定,仿佛在试图告诉我他很热爱这份事业。

“之所以选用‘编程教父’,是由于工作的需要。我需要大家了解编程回忆录、了解我、了解编程技术。在互联网的今天,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让大家关注我。可能这样做很容易让人误解到我在哗众取宠,但我认为只要自己在塌实的做自己本分的事情,在认真的录制编程课程,在付责任的给予大家辅导,大家会最终理解我。另外,我希望通过这个名字给予大家自学计算机的信心。很多人自学计算机,他们不缺少热情,缺少的是有人在背后给予他们辅导,给予他们支持,我希望通过‘编程教父’尽力给予他们提供相关的帮助。”

“当然,我能理解一部分朋友对‘编程教父’的质疑,认为我没有资格担当这个重任,或者是其它方面的猜疑。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只有用时间才能证明我是否在欺骗大众,实际行动能说明一切。”。


“听大家说你的计算机技术是完全靠自学,能讲讲这个经过吗?”,记者问。

“在刚上中等师范学校的时候,那时候学校有一个486电脑的机房,各个班级轮流到机房上课。我学的是美术教育专业,因此学校安排的课程是学习使用WPS(一种Dos下的办公软件)。而由于我小学时候学过几句Basic编程语言,因此操作计算机可能会比其他同学相对熟练。有的同学遇到困难,经常找我帮忙。再后来,为了应付本班同学的技术困难,我就偷偷跟着计算机教育专业的学生上课,学习他们的技能。“


曹磊所在的学校,几十个班级共用一个计算机机房。因此,他时常需要打探哪个班级的哪个学生不能上计算机课,而临时钻空占到一个位置。当然,他也经常会被拒之门外,甚至被“赶出”教室。


“你曾经被老师赶出了教室?那你又是怎么坚持的?”,记者问。

“是被‘赶出’的,这个没错。因为整个学校的计算机老师就两个,我经常去机房占座听课,所以他们没过多久就认识我了。由于机房的计算机数目少,而有的班级人数多,因此有人会向老师哭诉为什么我一个外班的学生经常要占一台计算机。结果就是我被赶出去了。为此,我还和老师打架,说他们占计算机是为了玩里面的‘吃豆’(Dos系统下一个很古老的游戏)游戏,根本不是为了学习。”

“学校机房学习不成,就去网吧里学。那时候网吧才刚出现在各个市区里,上网费用相当的贵。由于家里每月给的生活费有限,一开始就省吃简用,另外把买的书上的代码看透彻后,再去网吧做实验,测试程序代码是否可以正常执行,这样可以节省时间。”


通过一系列的谈话,我感触到他对计算机的热爱与痴迷。


“谈谈‘黑客’吧!在上学时候,大家都称你为‘黑客’,这是什么原因?”,记者问。


“那个时候网吧很少,并且上网费用很高。我们都是学生身份,每月家里给的生活费用有限。年轻吗!就贪玩,喜欢泡网吧。当时的网吧是按照小时收费的,我有一段时间经常性的跑去网吧玩电脑,每次去后给自己的帐号下充上几块钱后,做在那里能玩一天。细心的网吧老板后来发现了,原来我每次去后都会偷偷进入他们的管理电脑,给自己的帐号错改上网时间。由于电脑毕竟是个数字的虚幻事物,他们找不到有利的足够证据,因此最后无奈,让我兼职帮他们维护电脑,可以随便免费上网。这件事情一下子就在全学校传开了,不过我内心挺惭愧的,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是什么原因让你走上研究‘黑客技术’的行列呢?”,记者问。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出生后都是很纯洁的,不会有侵害他人的想法。之所以有的人最后成为坏人,我想是后天环境给予他的压力所造成的结果,换句话说是被逼无奈。”

“当你身边的同学认为你是计算机‘高手’的时候,你要有个‘高手’的样子,否则自己也会感觉不安,这可能是自虚心在作怪。你身边的同学会问你这样、那样的计算机问题,而你要做的,是为了应答他们的疑问而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如当时有一种很受欢迎的攀比,是看谁打字快。谁打字快,就认为谁计算机技术比较熟练,可能这和当时流行的一种打字员的职业有关系。为了熟练练习打字,我印象深刻的是,有的同学买那种画在硬纸片上的键盘图,靠手指敲击纸片来练习打字。当时全校的打字速度没人能超过我,即使计算机教育专业的学生、哪怕老师也包含在内。又有谁愿意被人超越呢?我也一样!”,说到这里,我看到他内心透漏出的无比自信。

“当然,虚荣心是自己努力学习计算机技术的一个方面因素,另一个方面的因素是生活所迫。我和你讲一个经历。有一次我去一家公司应聘职位,刚到公司的时候,由于我是新人,没有自己固定的座位以及计算机供我使用,我只能临时与老员工共用一台电脑。而公司的每一位老员工都不约而同的为自己的电脑设置了登陆密码,以排挤我这位新人。我能够理解他们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职位不被别人替代。但为了完成老板交代的任务,我不得已破解掉他们设置的登陆密码来完成我要做的工作。”。

“虚荣心和生活所迫,我认为是我坚持学习的最大动力!”,说这些的时候,他眼睛定睛的看着我,试图在告诉我他并不是大家想象中的靠破坏计算机而自傲的坏人。


曹磊的生活充满了刺激与不平凡,这是很多同学对他的评价。

记的上中师学校的时候,计算机专业的同学还在为学习C语言而感到困惑,曹磊已经通过汇编语言代码编写出了在486电脑中通过主板喇叭发声演奏的曲目“中国心”。

记的当自己的同学、网友在学习软件编程开发的时候,曹磊已经参与到国外Free OS(免费、开源的操作系统,相当于当前我们计算机使用的win xp系统。)系统内核的开发中。

记的当自己大学的同学在苦于毕业后如何找工作的时候,曹磊已经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并带领团队为国外大学开发数字图书馆系统项目。

现在,曹磊正在创造另一个传奇。化身“编程教父”,普及计算机编程技术。


“你何时想到的做计算机教育工作?又是什么促使你做这个选择!”,记者问。


“最重要的原因是对国内计算机状况的愤愤不平。由于我们国内的计算机普及发展比较晚,因此造成了从政府,到媒体,下到各个基层,没有几个人能说清楚计算机技术具体是怎么一个状况。哪怕现在,你要是在父母面前能够把计算机系统重装一遍,他们也同样会认为你是计算机高手。这造成一种什么现象呢?就是互相吹嘘!一个孩子把计算机拆了,又装上会被认为是天才;一个孩子进去了某个计算机系统,并取得了某些数据,会被认为是高手。再加上国内某些媒体在‘黑客’报道方面,会严重的曲解事实真相。比如所谓的中国黑客大军有几十万,中国的黑客团队目前正在做什么什么事情。令人遗憾的是,我们的民众居然信以为真。”,说到这里,曹磊的面部表情显得格外严肃。


“你怎么看中美黑客大战?是否也参加其中。”,记者追问。


“秘密终归是秘密!不过我很希望建议大家冷静的分析社会存在的事物。比如涉及中美黑客大战的文章,我想足够可以编写成电视连续剧。这些网络上流传的文章确实写的很精彩,但文章毕竟是文章,不是事实。比如,有的文章说当晚有8万中国黑客冲垮白宫网站,这是严重的吹嘘。我想说的是,选黑客不是菜市场选萝卜,随便挑一个就可以充数。特别是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计算机根本就没普及到所谓的程度,上哪能去挑选出8万黑客大军。哪怕是现在这个社会,都很难实现。有的文章说,中国黑客有总指挥部,负责整个攻击的战役。这更是严重的失实,大家可以这样考虑,毕竟计算机爱好者是一个游散群体,背后没有大的财团或者稳定的管理团队支持,何谈谁能听从于谁,谁能受谁的指挥。总之,我们不要把技术交流与小的时候看的抗日战争电影联系在一起。”。

“另外,每个人都可以爱自己的国家,我也爱自己的国家。但我们不要把这种爱国与技术放在一起谈。技术是技术,爱国感情是爱国感情。”


“目前,很多年轻人都希望学习计算机技术,成为自己梦想的高手,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记者问。


“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学习计算机技术的最大天敌是‘浮躁’。他们拥有学习计算机的激情,拥有学习计算机的信心,但缺少的是对计算机技术学习的坚持与享受。很多人经常和我发邮件,问我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学会VB编程,多长时间可以学会汇编语言,等等等等。他们总是习惯于拿时间去衡量自己的学习成果,这是大错特错。我想这和他们学习计算机的目的性有关系,有的人是希望学会后别人能尽快叫他一声‘高手’,有的人是希望学会后能尽快找到一份工作。他们这样的利益性往往会害了他们,因为他们根本体会不到学习计算机技术的乐趣,更别说从乐趣中体会到使用计算机技术的真谛。”。


“我曾听我朋友说您讲课程非常的通俗易懂,您是怎么看待自己的课程呢?”,记者问。


“这可能有两个因素,第一是本身我也是自学计算机。我可能了解大家在什么计算机词汇上会难于理解,在什么地方可能会出现困惑。而这份经验,我想只有亲身自学过计算机的人才能体会的到。并且我把课程尽力的讲的很详细,这样有助于大家对知识的消化。第二是本身我接受过师范院校的锻炼,并且我也是教育世家,父母都在从事教育工作。”


在与曹磊两个小时的谈话中,显的很轻松开心。透过曹磊的言语,也许能很轻易让人感触到他做人的真诚。

采访结束,他直意要亲自驾车送我到飞机场。去机场路上,我们谈论了关于IT教育的许多话题。

他在勾画一个伟大的庞图,他在畅想人人都了解计算机技术之后会是怎么样一个社会面貌。

是的,当今计算机技术在飞速发展。而作为工作必被工具,我们每个人不得不需要花费心思放在计算机的学习上。目前,市场上出现的许多计算机培训机构大多是由计算机专业领域的讲师在担当教育角色,也许我们真的很需要这样一个本土化、平民化的讲师为我们叙述不平凡的计算机自学历程心得。


“编程教父”一直用实际行动来信守他对自己学员的承诺,我相信他的努力会得到更多民众的包容与认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