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和这个世界谈谈

我也是一个围观者,但在围观群众中我又是一个农民工。有70后,80后,90后,我是农民后。作为~天~朝最低等的阶层之一,我本应该作为沉默地大多数在黄土地上春耕秋收,老婆孩子热炕头,男耕女织,从生到死。

但我已经回不去了,倾尽全家之财力,我大学毕业了。


毕业了,失业了,被“黑人”了。

那一年,是冬天。

我背着单薄的行囊,默默地踏上了离开故乡的征程,行囊里有母亲偷偷塞进去的200元人民币,还有两张纸——转回原籍的户口卡,上面盖了一个戳“非农”,当然也有证明我的存在的身份证,还有一本书,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还有母亲为我准备的干粮。


母亲说:“儿呀,要好好活,活出一个人样来”。父亲是一个沉默的人,他抽着价值一块五的精品香烟,只是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说话,临上车时,他只说了四个字:注意安全!

我坐在乡下巴士中,有一种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心想,终于要纵横四海了。

乡下巴士走了,当巴士开到我家对面的山坡边的公路上时,我探出车窗看了一眼家,看到父亲和母亲还在目送着我。用一句歌词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已。”

坐上火车,一路向南,沿途满目的死寂和萧条,偶尔还能看到没有融化的雪迹。我跟着成千上万的农民工像蚂蚁一样来到的珠三角。我成了一个混迹在城市里农民后。

感谢网络,有人说推动中国的未来的~民~主~进~程~前进的也许是网络的功劳,但我认为,网络只能当一个公众排泄的公共厕所”。我代表自己外出考察一个城市是否富有人情味,主要是看它的公共场所有没有足够的免费的公共厕所,一个活人生生被尿憋死的地方,肯定不是一个好地方。

一个伟大的世界应该怎么样?我是这样理解的,一个伟大的世界他应该有足够用的公共厕所,让大家能有一个尿尿的地方,我最痛恨的是,当我憋得慌的时候,找不到厕所,即使运气好找到了厕所,但厕所的看门大爷说:“你的尿液里含有敏感成分,不可以洒在这里。”我没办法就憋着。人有三急的痛苦大家都有感受,我憋呀憋,很想随地大小便,但随地大小便那有伤风化,作为一个大国的公民,作为一个在城市里混生活的农民后,我怎么能给伟大的国度抹黑?但老是憋着也不是办法啊,我怕会憋成前~列~腺~炎,于是我找到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哗啦而下,好不畅快!


好了,我真的要和这个世界谈谈,好好谈谈,很荣幸被邀请操刀本周杂谈要闻,我诚惶诚恐,生怕整出的东西被人骂,毕竟被人骂得八风乱动的感觉谁都不喜欢。


我就用以“壹周立波秀”的格式来开始吧!

一、 关于记者被通缉:被阉割的媒体总有漏网之鱼



一直以来,我都不相信媒体,因为大多数媒体者,媚也,作为~喉~舌,他的喉结被机~制掐着;作为媚体,她最爱的不是什么正义,而是码洋;作为舆论导向公司,她最爱的不是铁肩担道义,而是收~钱~发通稿;作为宣传工具,她只为资本服务。


天~朝的媒体从业者,大多数都是软文高手,可以把骗子包装成青年偶像、社会楷模、著名企业家、某某董事局主席、打工皇帝等等。我所认识的一位媚体从业者很幽默,他说,没办法,我只是一只被阉割后的猪,看到~发~情的母猪,想上也伸不出来啊。

王小波有一篇文章叫“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我喜欢那头猪,它不是猪,它是一头传奇。

供职于《经济观察报》的记者仇子明这次也上演了一幕“记者被跨省”的大片,他作为剧中的男一号,红遍了大江南北。有人说,仇子明要感谢“浙江凯恩”这个导演,不用潜规则,直接就把你捧红了,当然“浙江丽水遂昌县公安局”这个反面主角严格尊重导演的剧本,他的动作规范、“程序合法”,我建议报送奥斯卡评委会,评选一个最尊重原剧开演的动作规范奖。

子明的“逃跑”我们不能骂他是仇跑跑,作为一个负责任有正义感的媒体从业者,他赢得了千万人的尊重,为了避免“躲~猫~猫”、“喝~水~水”,为了避免被意外死亡,他应该跑路,这不是因败而逃,这是战略转移,毕竟,只有活着才能继续战斗不是?还好,仇子明的东家《经济观察报》 即时地采取了保护措施,仇子明还需要过东躲西藏的日子吗?我们拭目以待!



二、关于唐骏的西太校友:唐骏没有错你叫他认什么错?认了就不是唐骏!


当我们的青年偶像、成功导师、打工皇帝唐骏的形象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我是哀伤的,因为我知道我也许一辈子都成功不了。像我这样老实巴交的农民,不敢偷、不敢抢、也不好意思骗,也许只能活活地饿死在人潮汹涌的马路边;像我这样老实巴交的农民,更不好意思也没有闲钱去买个西太的博士当,打工别说比尔盖茨不要,就是普通的民营企业也不想要,我只能把自己当下午菜市场的萝卜白菜贱卖掉,但我是一个有尊严的城市农民,宁然饿死,咱也不贱卖。


于是,我选择摆地摊,只要注意城管一点,勉强也可以活得很好:我早餐喝一杯含有三聚氰胺的牛奶;中午炒一盘含有地沟油或者转基因油的小菜再加上一瓶冰冻的很厉害的甲醛超标的啤酒,吃的很饱;到了晚上,我和老婆DIY烛光晚餐,然后我用霸王牌的洗发水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抱着老婆开始看电视。

总之,唐骏,我觉得我比你幸福。


唐骏有错没错他心里明白,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观众也明白,但观众才不管你有错没错呢,因为大多数观众只是打酱油的,也有部分观众只关心这个连续剧的结局,话又说回来,作为观众我也只能围观,希望围观真的能改变中国。


观众正在把围观推向高潮的时候,唐骏却下线了,不管我们怎么顶贴,他就不更新。


这个时候唐骏的西太校友禹晋永同志跳了出来:唐骏没有错你叫他认什么错?认了就不是唐骏!


一个野鸡档口里的一窝野鸡把自己贴了一个凤凰的标签,高价出售,欺骗消费者,民间打假办兼质量技术监督局局长方舟子一下子发现了那只扑棱着翅膀四处说自己是凤凰的野鸡,他大喝一声:野鸡哪里跑,看剑!这只野鸡一看对方功力深不可测,还是暂且避其锋芒。先躲起来,日后再说。但还有一只自不量力的个头很小的野鸡,却不愿意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野鸡档,因为离开这个野鸡档他无法生存,为了以后的生存,他必须和方局长好好谈谈,理论理论,至于理论的过程,大家可以在网络上去看,在此我不多赘述。

接着网络上一个高人把禹晋永的前世今生给抖了出来,大家一看,我的天,这人还真可爱。


一个满裤裆屎的人,即使喷洒一吨古龙水,也掩盖不了散发出来的恶臭,拉了一裤子屎的人,他不躲得远远地,脱了裤子,好好洗个澡,再换一身干净衣服出来见人,那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了。我想不明白,是什么样的游戏规则培养出来了这么雷人的极品?


接下来我请大家拜读一篇代表西太水平的大作,作者是唐骏的校友禹晋永。


“心系玉树睡不着,半夜起来看微博,以为只有我一人,结果博友都没睡,都在关心玉树人,国家行动很神速,救援工作没停步,玉树幸运比汶川,我们大家都心安,祈祷难友能安魂,活人定要信乾坤,国家民众齐出手,幸福生活样样有!”


网友“yangyizhqun”点评:“这样的文盲如真被聘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MBA导师”,我绝不会去骂~禹~晋~永~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我只会为中华民族而哭泣。”



三、 关于农转非


记得曾几何时,能农转非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因为能吃商品粮了,和农民说拜拜了。

中国的户籍制度被喊改革喊了很多年,但改来改去,目前似乎还是在原地踏步。这类制度对于有权有钱的人没有所谓,但对处于社会生态链条最低端的老百姓则可能是一个很严重很痛苦的问题。读了几年大学,把自己读成了一个黑人的群体不在少数。 按现在的户籍制度,一个农民后在读完大学后,很有可能就立马成了 “黑人”。

黑夜给了我们一双黑色的眼睛,我们却拿来寻找光明;大学送给了我们一套黑色的礼服,我们穿上后却成了黑人。

我当黑人好多年,不过没关系,我相信野百合也有春天。



四、关于唐山大地震


号称票房5亿的“唐山大地震”,最近像新闻联播一样在各大院线播放。关于灾难片,我喜欢看,但这次我没有买票,我选择了在万能的网络上看了。看完了,我也流泪了,但我相信这样的流泪仅仅是因为受到了生理方面的刺激。对于一部只有泪点却无内涵的电影,却叫嚣着要卖五亿,我不想说冯小刚什么,商人嘛,就是要做伤人的事情,关于这一点,他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如果观众愿意花五亿去买一场集体的泪流满面,那么对于中国的观众,我只想用李幺傻书中的一句话概括:此处钱多人傻,速来!


我只是在梦想,中国的电影工业,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好莱坞的背影呢?我在有生之年能看到真正有艺术高度技术含量的电影吗?我估计不可能。我们目前的游戏规则只能让我们在自家院子里自娱自乐、自怨自艾,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也莫名其妙地累牛满面。


中国的电影工业需要引进狼的机制,要不然兔子都肥得走不动路了,当某一天真正的狼来了的时候,这些肥胖的兔子估计也只能葬身狼腹了。



五、关于生了孩子却被封了~屁~眼~


诅咒一个人人最恶毒的莫过于“你生儿子没有~屁~眼”,但这几天一个新闻却雷的人外焦里嫩。

深圳一名孕妇在凤凰医院顺产下男婴后,被丈夫发现肛门处缝线了。助产士称是免费为其做了痔疮手术,但其丈夫陈先生怀疑助产士因索要红包不成伺机报复。


于是我很仔细研究了一下这个新闻的前前后后,包括医院公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的视频。

我发现有这样一些疑点:29日,助产士说自己以人格担保,发现痔疮出血只使用线结扎,连针都没动过,何来缝肛门。而由深圳市人民医院、市中医院、北大深圳医院三位肛肠科主任以及市人民医院产科主任组成的专家调查组的结论是:产妇确实有痔疮,肛门没有被缝闭,不过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王东表示,处理者使用的是缝扎止血,当然要用到针。


在新闻发布会中有两个专家说法也不同统一。第一个说她做的痔疮止血,用了缝扎,缝扎当然要用针了第二个说无法判断是缝扎还是结扎。我晕倒,这专家也太会打太极拳啊。


我确定了这样几件事情,首先红包是给了,但只给了100元;其次,产妇的肛门也确实是被处理过,但我更相信是针线缝过。因为事件主角之一深圳凤凰医院助产士张吉荣和专家的说法其实不一致。张吉荣说没用针,但人民医院肛肠科主任王东表示,处理者使用的是缝扎止血,当然要用到针。


没有经过演练的危机公关就是容易穿帮,台词互相矛盾。最后只能说一句,这年头,去医院一定要带足够的现金,因为收红包不兴刷卡,你不给我红包,我就封你的屁眼。



有媒体这样评论:真是一个好心而周到的助产士,在生产费用昂贵的今天,还能做妇产还赠送割痔疮服务,真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脱离了拜金低级趣味的人。不过,稍加分析便能发现:医院的舆论公关水平,也未免太逊了些……



六、关于P民的未来


准备写下我们的未来,但发现P民哪有什么未来?那就就此打住吧!


整得粗糙,希望担待,哈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