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月薪不到3000队员偷着跑 人才恐断档蔡斌无奈

枭龙FC-1 收藏 0 357
导读:“截至1981年12月4日,中国女排收到贺信、贺电和各种纪念品达3万多件。北京商标一厂、无锡钟表厂等生产单位的职工在信中表示,要‘学习女排精神,保证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受‘女排精神’鼓舞的北大学子则喊出‘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时代最强音。”这是1981年11月,中国女排首夺世界冠军后《人民日报》的报道。时过境迁,如今的女排国家队连泰国都会输,国内最高规格的全国锦标赛,球场内常常空荡荡的。 缺乏资金、缺少关注、后备力量不足……其实,北京队这个小样本,完全就是全国范围内女排生存困境的缩影。□本报特派

“截至1981年12月4日,中国女排收到贺信、贺电和各种纪念品达3万多件。北京商标一厂、无钟表厂等生产单位的职工在信中表示,要‘学习女排精神,保证完成和超额完成生产任务。’受‘女排精神’鼓舞的北大学子则喊出‘团结起来,振兴中华’的时代最强音。”这是1981年11月,中国女排首夺世界冠军后《人民日报》的报道。时过境迁,如今的女排国家队连泰国都会输,国内最高规格的全国锦标赛,球场内常常空荡荡的。


缺乏资金、缺少关注、后备力量不足……其实,北京队这个小样本,完全就是全国范围内女排生存困境的缩影。□本报特派记者 田颖 漯河报道


困局1 没钱途没前途 练着练着就跑了


1988年左右出生,平均22岁。蔡斌认为这一代人应该是他现在最想要重点培养的。但这个年纪的普通大学生已经步入社会开始找工作了,蔡斌说他想不出合适的理由,让这些姑娘们以职业排球为生。


“在北京打排球的人其实不是特别少,但很多人都以这个为考大学的跳板。比如刘晓彤,她其实是作为排球特长生来到101中学念书的,条件太突出了,才被选到了北京队。而其他很多孩子,当初都是抱着她这样的心态,以这个为特长考上好的中学、大学为目标的。”蔡斌说,很多家长认为职业排球运动员,是个既没钱途又没前途的工作,尤其是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


“每个月挣不到3000块钱,训练那么累,可能北京的家长都不愿意把孩子送来干这个。我们队里现在1988年出生的就没有人,全部练着练着就走了,有上学的,有出国的,都去谋更好的出路了,非常可惜。”蔡斌认为,人才流失的情况很严重,但这个项目愈发缺乏吸引力,是他也无能为力的事情。


困局2 主力出现断档 90后提前当家


“现在应该是1988年左右出生的这一批队员成为顶梁柱,但在北京队出现了断档,几个主力队员中,90后小将占了大多数。”蔡斌介绍说。


“主攻张硕刘晓彤都是90后,打替补的翟月颈椎有病,有时会整个手臂都麻得动不了。替补二传有运动性哮喘,一上量就犯哮喘。前一阵子对抗训练逼得我自己亲自当二传。副攻郝雯是1986年的,乔婷是1992年的,今年才拔出来,这次全国锦标赛是她第一次打大赛。薛明长期在国家队,另一个副攻郭雅莉也是1992年的,更没经验。接应方面,曾春蕾的替补尹旭东是1992年的,还打不了全国比赛。自由人陆冬冬是1990年的,看看队里多少90后啊。”出征全国锦标赛前,蔡斌便无奈地表示北京队缺人,这些不满20岁的队员尽管条件不错,但远不到打主力的阶段。“现在训练还不错,一到赛场上,跟那些成熟队员一打,肯定就歇菜了。”


“看,那个是我刚从少体校挑进来的队员,1996年的,跟你一边大。”蔡斌对着学通社小记者王子晗说,“还不知道怎么打球呢,没办法,实在没人了。”


本次全国锦标赛,7位主力队员中有4个是90后,14人报名表上,有4个1992年的队员。蔡斌认为这不是后备力量充足的表现,在他看来,1986年左右出生的队员在当打之年,1988年左右的是得力替补,90后球员应该还在二线磨练,“一支一线队中有这么多92年的孩子,是挺不正常的。刚18岁,就来打全国最高级别的赛事了,其实是有些拔苗助长的。”


困局3 后备力量不足 蔡斌到中学挑人


按道理说,各项目的一线队都是到二线队去挑人,但蔡斌到北京队后,发现自己只能去少体校选人。


“来这里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挑人,我们的人手不够,排兵布阵真是捉襟见肘。”蔡斌讲述了他从未遇到过的挑人经历,“没有青年队,我只能去少体校。我不光去了少体校,还去中学里挑。这在其他省市,一线队的主教练去中学挑队员是几乎不可能的。”


本次全国锦标赛上,蔡斌最担心的就是有人受伤,因为他的替补队员实在少得可怜。“回去我还要赶紧继续挑选队员,这是个很难的过程。我来到北京之后,一直积极呼吁留住人才,各方面关注度也很高。我听说领导帮我们找了个不错的赞助商,很快就会签约了。到时候队员们的待遇肯定会提高,我希望借这个机会,能让大家看到这个项目的希望,增加一些吸引力吧。”


困局4 排球环境恶化 照顾国字号苦了地方


翻开本次全国锦标赛的秩序册,不难发现很多队伍与北京队一样,都是90后当家。浙江、上海等更是有多名90后主力。蔡斌承认,断档、后备力量不足、板凳深度不够,不仅是北京队面临的问题,而是全国排球的困局。


女排“黄金一代”时期,人们对排球的狂热甚至赶上了足球。如今看看空空如也的比赛场馆,便知道排球已经成为“冷门”。


“其实现在打排球的人也不少,好多学生都在打。但真正搞竞技的太少,平时作为娱乐活动还可以,但真正搞竞技排球的还是少数,从事专业训练的排球人口并不多。”蔡斌认为,排球目前的大环境非常差,他担任国家队主帅时体会尤为深刻,“国家队就像金字塔尖,需要有厚实的基础,各地方队的底子好了,才能有高水平的国家队。可现在每个省队就那么些人,一抽队员到国家队,地方队水平就下来了。”


以这次全国锦标赛为例,上赛季甲A联赛冠、亚军天津、上海都没进4强,原因就是主力被调入国家队后,实力大打折扣。


谈到女排的待遇,北京队领队王卫军透露,每队都有比赛津贴,排名越靠前的津贴越高。她曾打听过天津女排主力队员的平均工资,得到的答复是“工资、奖金、津贴全加起来六七千左右”。姑娘们每天超过8小时的高强度训练,和这个数字显然不成比例。“不知道人家是不是有所隐瞒,但肯定不会跟这个数字差特别多。冠军球队尚且如此,何况其他球队呢?谁还愿意把孩子送来打排球?”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