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让人禁不住热泪盈眶………………………………

东方有一片海,海风吹来童年的梦,天外有一只船, 请带我漂向那天边。


东方有一片海,海风吹过五千年的梦,天外有一只船,船一去飘来的都是泪,洒在海边。


再不愿见大海,再不想看那只船,却回头又向它走来, 却又回过头, 向——它——走——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刘步蟾萨镇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们,毕竟是优秀的海军军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为英国伦敦海军学院的同学,为了彼此的国家与民族拔刀相向


==========================================================================================





此去西洋,深知中国自强之计,舍此无所他求.背负国家之未来,取尽洋人之科学.赴七万里长途,别祖国父母之邦,奋然无悔!


==================================================================================================================


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感谢冯小宁导演拍出这么好的电视剧,能让我看到眼泪止不住的历史电视剧不多,《北洋水师》,永远的经典!!!

====================================================================================================================================

日本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佑亨的劝降书是写给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但是作为信使的那个美国人却登上了刘步蟾的“定远”战舰,把劝降书呈递到了刘步蟾手里。这对于伊东佑亨中将来说,并不是一件很在意的事情。丁汝昌虽然是北洋水师的最高统帅,但是,在伊东佑亨这样的职业军人眼里,在海战方面的真正对手是曾经留学于英国伦敦海军学院的刘步蟾。 中、日两国在海上角逐驰骋了二十余年,双方将领彼此之间已经很熟悉了,伊东佑亨在广岛、长崎接待过率舰来访的丁汝昌,也曾率舰访问过威海和天津,受到过李鸿章的接见和丁汝昌的接待,但给伊东佑亨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也最佩服的是刘步蟾。 伊东佑亨对刘步蟾是心仪已久的,当在威海与刘步蟾第一次相见时,往日的传言便被证实了。伊东佑亨甚至觉得刘步蟾很像他们日本人,精明干练,意志坚强,却又从不向人显露。他甚至为此而失望过,沮丧过,认为中国有了刘步蟾等一批海军人才,自己这一代人的努力是否会付诸东流,日本军人的大陆梦想是否将化为泡影?刘步蟾,这个名字,深深地刻印在了伊东佑亨的心上,他的身影时不常地浮现在伊东佑亨的脑海里,他知道,终将有朝一日,他们会在海上相遇的,不是为了叙情,是决斗。 劝降书是写给大清国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的,因为他有这个名份。接到劝降书的是刘步蟾,伊东佑亨并不在意,他甚至希望如此!作为一个军人,还有什么能比让心目中最具威胁的对手看到自己的劝降书更令人感觉爽快得意的事情呢?当然,刘步蟾的拒绝投降也在伊东佑亨的预料之中,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自己不会看错人的。如果刘步蟾是那种贪生屈节的军人,他如何配做我伊东佑亨的对手? 刘步蟾也好,丁汝昌也罢,投降与否都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北洋舰队的覆灭是命中注定的了。日本海军攻占威海,消灭北洋水师的目的已接近完成,写一封劝降的书信,不过是摆个姿势,做个样子,为日本海军史留一页耀眼夺目的篇章。 日本海军总司令官中将伊东佑亨终于踏上了刘公岛。此时,刘步蟾战死,丁汝昌饮弹自尽,北洋水师其余将官投降。 最先迎降的是“光丙”战舰管带程壁光,因他会日语,受众人推戴,乘小型炮艇,升起白旗去外海向日军请降。降书仍用丁汝昌的名义,并盖上了北洋水师提督的大印。于是,伊东佑亨终于慷慨的应允了他们的投降要求,并保证水师官兵和中西各员、岛上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只要他们一个个签署近期内不介入战争的保证,即可西渡回家。 岛上的文职人员也推出职衔最高者去日军旗舰“松岛号”上,代表北洋水师,代表死去了的丁汝昌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了字,并指派人领航,让伊东佑亨和他率领的联合舰队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威海海湾。 当伊东佑亨率领东乡平八郎、坪井航三等一班战将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北洋水师衙门大厅的时候,他们的目光立刻被并排摆着的五口棺材给吸引住了。五口棺材中,中间一口躺着的是丁汝昌,右为刘步蟾、杨用霖,左为张德三、戴宗骞。没有人为他们守灵,也没有人哭泣祭奠。伊东佑亨面色凝重而庄严,率领他手下的将军们,绕着五口棺材缓缓地走了一圈,又郑重其事地在五人灵前各上了一柱香,然后虔诚地鞠躬致意。 第二天,伊东佑亨从降舰中选出三等旧舰“康济”号,下令拆去大炮,改装成一艘商船,由原军舰人员驾驶,载了丁汝昌、刘步蟾等五人灵柩去烟台。当“康济”号缓缓地驶离码头时,人们看到它的主桅上仍飘扬着大清帝国的黄龙旗和北洋水师提督的帅旗。伊东佑亨安排送行的乐队奏起了悲痛欲绝的哀乐,炮台及日舰上齐鸣十二响礼炮。。。。。。 这天,伊东佑亨准备在原北洋水师提督衙门“威震海疆”的大厅上宴请应邀前来参观战利品的英、法、德、俄、美等国远东舰队的司令官,大批的欧美记者也在场。他们目睹了这一悲壮场面,无不为之动容。当有记者问伊东佑亨,何以对死去的丁汝昌等人如此礼遇时,伊东佑亨威严而庄重不无感慨地说道:“丁将军等人虽然失败了,但作为一名军人,他们的行为无愧于这一称号。平心而论,他们算得上是英雄,值得尊敬!” 1999年,刘公岛被建设部命名为“国家文明风景区”,成为了著名的旅游观光地。中宣部也以此为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岛上有江泽民总书记亲笔题写牌匾的“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本文内容于 8/4/2010 2:40:37 PM 被小编a3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