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人为啥热衷包二奶

周六,老陈让我晚饭后到一家茶楼去坐坐。


老陈是学哲学出身的,对人性颇有研究,但他不做学术方面的研究,当年大学一毕业后就到了有传奇色彩的野战部队搞新闻,我们是在一次新闻工作会议上上认识的,后来就做了好朋友。几年前,他从部队转业来到我们这座城市,目前是一家大公司的行政总监。


待我到茶楼时,老陈和他的一位朋友L已经坐在哪儿等候了。




我望着漂亮且水灵灵的L问老陈,这位是......


她啊,现在是我的一位亲密朋友。


我点点头悟出其中的道理。


然后他介绍我,这位是老庞,你不认识吧,他是我的哥们兼死党,别小看他,现在我们说话都要小心点,因为他经常在网上放,但也都不得罪我们这些朋友和战友,有时写了谁,他还要谁请大家去酒店改善生活。




L朝我笑笑并点头问庞大哥好。


老陈,很久不见了,想不到你的生活原来也这么丰富多采!今天我们聊聊二奶的问题好吗?


你经常写二奶,对这方面颇有研究,你先说吧。


我思考了片刻便问老陈,你说,中国人为什么热衷于包二奶?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我认为不是男人有钱就变坏,而凭我的直觉就是国人信仰缺失。因为你不知道现在人们信仰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以后具体的出路在哪儿。所以,找个二奶就是最好的信仰,信仰缺失下才致使男人去冒这个险。当然,不是什么样的二奶都能给你带来好的信念的,可以说是大部分吧,她只能给你带来性的满足和家庭冷漠的补充。老庞是不是也想试试?





L对老陈说,人家庞哥那像你啊,整一个花心萝卜!


我认为你老兄说的有一定道理,问题是把二奶当作是一种向往一种追求是不是单纯和片面的性信仰啊?


是啊,你看人家写性爱日记的烟草局长,还有记录着自己与500多名女性发生关系的医生,他们疯狂乃至赤裸裸的心理描绘和表达不是信仰缺失又是什么?


老陈,包二奶是当今中国的特色,你认为是信仰缺失下才致使男人去冒这个险,但为什么男人不选择嫖娼来满足自己的欲望呢?




众所周知,只有肚饱才能思淫欲,你不可能让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男人到夜总会去泡妞,更不可能叫一个拾荒的疲塌的女人去包小白脸。男人大多数嫖娼是想从妻子之外的女人身上找到满足,而这种满足往往是数量的积累。富婆找男人或包男人,大多数是心灵上的空虚,肉体的需求。对这个群体的人来说,最高境界是扭曲的占有。


至于坐台或出台的小姐,她们是财富第二次分配的受惠者,她们的收入往往是通过生产力(自己的身体)和生产关系(夜总会、休闲中心、发郎等)在与男人的交往中获得的,而她们最高境界却是既要赚到钱,又要顾客满足,还要遵守娱乐场所的规则(比如上缴一定费用给妈眯等)。


按照你老兄的理论,只有像你这样层次的人才有信仰缺失,一般的男人是不敢做这种梦的咯。


反正我认为现在我自己的信仰缺失了,于是我要寻找点什么,补充点什么,就是这么简单。我想不光是我吧,大部分的中国人包括你老庞都有这样的信仰缺失,只不过人们正在或努力通过种种渠道来解决罢了,包二奶只是一种古老而简单的方式。


告别他俩,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只好打开刚拿到的文学杂志乱翻着。我想,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如老陈所言,中国人热衷于包二奶是因为信仰缺失吗?他是不是在为自己的所为找个合理的借口解脱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