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九章:

ling9527 收藏 0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size][/URL] 先厉兵秣马,静观缅王与王莽白二虎相争,待他们分出胜负之后,再布讨伐檄文,历数兄弟相残的罪过,率军北伐,到时若是缅王胜利,王莽白被诛,则王莽白的亲信残部定然人心惶惶,害怕缅王株连,到时必会支持朱友琅北伐。若是王莽白谋篡成功,那么缅国之内的清流忠臣们也会投向朱友琅一边,希望朱友琅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先厉兵秣马,静观缅王与王莽白二虎相争,待他们分出胜负之后,再布讨伐檄文,历数兄弟相残的罪过,率军北伐,到时若是缅王胜利,王莽白被诛,则王莽白的亲信残部定然人心惶惶,害怕缅王株连,到时必会支持朱友琅北伐。若是王莽白谋篡成功,那么缅国之内的清流忠臣们也会投向朱友琅一边,希望朱友琅能够诛除叛逆,清正国体。


斗吧,打吧,你们缅国的宗室斗的越厉害,打的越凶狠越好,我朱友琅安心做个渔翁,只等你们斗个你死我活再来大小通吃,朱友琅邪恶的想着。


周慕白继续添油加醋道:“皇上一旦占据缅甸,既可调拨军饷粮秣予缅北李定国所部听用,又可继续积攒实力。李定国将军勇武过人、智谋无双,以区区万人阻挡逆贼吴三桂十万大军一年之久,仍然不显败象,由此可见,若有充足的粮饷、兵源,清人要想入缅没有十年八年是绝无可能的。皇上则趁着这个机会可在缅南远交近攻,逐渐吞并南洋诸国,要知道南洋土地广褒,更有万里汪洋,正是皇上大展宏图之地。十年之后,皇上据万乘之国以伐万乘之国,虽不胜,犹可据守南洋,为我大明延续柞脉,为天下汉人留一席之地。”


周慕白堪堪说完,跪地伏拜,朗朗道:“臣之复国之策共分为三,一为掠夺,积攒实力。二为据地,得到缅国千里沃土。三为纵横,占据南洋,与满清争雄并立。如此,大明复兴之日可待!”


“好计!”朱友琅忍不住赞叹一句,心想诸葛亮的隆中对恐怕也不过如此,只是诸葛亮提出的是天下三分,周慕白提出的是双雄并立,诸葛亮提出的是王道,周慕白所说的是枭雄之霸道。


朱友琅清楚,一旦走上这一条路,整个南洋将会陷入一片血腥之中,自己的前方也并非一片坦途,稍一出错,面临的将是万劫不复,不管是缅王、王莽白,或是南洋林立的诸国,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一场没有失败的战争,失败者将会彻底的在这个世界消失,连同他的家人、他的部属、他的故旧,犹如一粒投入汪洋的水滴,永远的消失匿尽,留不下一点声息。


“皇上就算能躲得过建奴一时,难道要一世都要躲避?困守待毙只不过是懦夫所为,为今之计,只有大海行舟、逆风而行,绝无退路可言,请皇上速下决断。”周慕白眸光一闪,一股狂热从眼眸中放射出来,他还道朱友琅害怕了,于是在一旁煽风点火道:“大明开国以来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守国门,王死社稷!历代王荒淫无道者有之,炼丹求仙者有之,崇信奸逆者有之,却从未有过懦弱之辈,草民以为,朱家弟只要有一息尚存,便该以天下为已任,复国中兴、拯救万千臣民于水火。这是草民的一些浅薄见识,还望皇上圣裁。”


“好一个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守国门,王死社稷!”朱友琅喃喃的念了一句,半眯着眼,却显得出奇的冷静。


任何人做某件事时都有动机,有的为财、有的为权、有的为义气、有的为信仰,但是周慕白为的是什么?朱友琅不相信这个家伙是为了所谓的大义或者是对于前明的眷顾而来的,他的才能朱友琅十分赏识,但是这种人反而更加危险,朱友琅不得不防。


朱友琅喜欢拿人当枪使,并不代表他愿意被人当枪使,朱友琅现在的感觉是,自己可能要被周慕白当作一柄好猎枪了。


“周先生果然好机谋好辩才,朕只是有一事不解,还请周先生赐教。”朱友琅慢悠悠的道:“先生可否预测出若是跟着朕能有几成的胜算?又有多大的危险?”


“三分胜算。七成危险。”


朱友琅笑了。道:“那就是有七成被诛戮地危险了?朕再问先生。既如此。先生为何要铤而走险?”


周慕白以明白了朱友琅地意思。干笑一声道:“皇上不信草民这是理所当然地事。草民原本是云南人士。崇祯十三年中地秀才。因无心向学。反而爱些奇怪地议论。一直为乡人所不容。实在无奈之下。只好远走他乡来到缅甸。承蒙缅王不弃。给了我一个小小地官职。恰好皇上又入了缅甸。草民便成了这汉人通事。草民不敢欺瞒皇上。任汉人通事之时。草民对大明地正统之学稍有怨恨。对皇上周畔地臣十分看不起。所以才慢待了皇上。”


周慕白说地娓娓动听。犹如讲述故事一般将自己地身世一一道出:“只是草民在缅都虽然有些生计。但已预感到缅国不日之内定会生大变。缅国王王莽白早有不轨之心。且胜面颇大。而草民是缅王提拔出来地。若是仍然留在缅都。难免会被那心胸狭隘地王莽白视为眼中钉。待他篡位成功之后定会遭受鱼池之殃。为了活命。草民便已有了赶快聚集些钱财逃出缅国地打算。这时正好听说皇上在缅南收拢海盗。聚集战舰。心里便想草民毕竟是个汉人。曾是大明恩科地秀才。如何能不为国效力反投异国?因此。草民更是认真收聚皇上在缅南地动静。最后才下了决心来投。还望皇上不计前嫌。草民定不负圣恩。”


避祸这个理由很不错。至少朱友琅已信了一半。缅国地局势实在复杂。周慕白虽然是决策圈之外地人物。难免也会受到波及。但是另一半朱友琅却不相信。很简单。这个人实在太聪明了。所谓地为国效力不过是个幌而已。


真实地目地是什么?朱友琅心里已猜出了几分。他从容自若地自斟自饮起桌上地茶水。才悠悠地道:“先生何必要说这么多地虚话。朕瞧先生莫非是想学先秦吕不韦囤货居奇吧?”


吕不韦在赵都邯郸见入质于赵的秦王孙公异人(后改名楚)认为奇货可居,遂予重金资助,并游说秦太安国宠姬华阳夫人,立楚为嫡嗣。后楚与吕不韦逃归秦国。安国继立为孝文王,楚遂为太。次年,楚即位(即庄襄王),任吕不韦为丞相,封为文信侯,食河南洛阳十万户。在这个时代,吕不韦既是智慧的象征,也是大不敬的代言词,拿皇帝来做买卖,稍微有点脑袋的人都知道活得不耐烦了,虽说朱友琅是个亡国之,但也不是周慕白所能惹的起的。


“草民万死,绝不敢有此大逆不道之念。草民只是爱好金银美酒,更没有争权夺利之心。”周慕白仓皇拜倒请罪,只是面上却没有闪露出一丝惶恐的模样,反倒直视着朱友琅,眼眸中显出一丝欣赏之意。


“平身吧,朕既不会做公异人,你也做不成吕不韦,朕很欣赏你的才干,若它日事成,朕赏你金银千万,你便安心的做个富家翁如何?”朱友琅的脸色缓和了一些,臣要钱不可怕,若真的能够复国中兴,他要多少自己就给多少,朱友琅沉吟了片刻,背转身对着周慕白道:“朕决意复国,并推行你的策略,从今日开始朕敕你为武英殿大学士,入阁参政。你可满意?”


“草民叩谢皇恩。”周慕白松了口气,虽然许多事出乎了他的意料,朱友琅的手段也比自己想象中高了不少,但至少目标达成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