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皇上,草民有三策可助皇上积蓄与建奴决一死战的实力,请皇上圣裁。”周慕白又恢复了倨傲的本性,他背着手,眼眸流转,四处张望,似乎在想着心事,唇角微微颤动,似乎又想要开口说话,却又不一言,瞥了端坐在上座的朱友琅一眼,专等朱友琅表态。


朱友琅犹如老僧坐定一般,双眸微眯,既看不出惊喜,也没有怒的迹象。他已确认周慕白是真心来投的,否则如何会把缅国宫闱之事一一与自己分析的详详尽尽、明明白白,只是他的态度实在太过狂悖,朱友琅现在所要的只是忠臣,能够服服帖帖将自己的政策贯彻到底的人,绝不是那种持才傲物,桀骜不驯的人才,更何况这个周慕白到底能有几分本事,朱友琅也不得而知,唯一能确认的是,这个家伙通晓汉缅两国语言,将来拿来作个通译或者是到山地营作个语言教习还是不错的,


只是……朱友琅把玩着手掌上的茶盏,略有深意的望了周慕白一眼,心里忍不住暗叹:此人所来的目的恐怕不单单是想做个通译这么简单吧,可惜了!


周慕白见朱友琅不言,不免有些尴尬,道:“难道皇上不想听听周某的三策吗?”


朱友琅朗声一笑,眼眸直勾勾的盯住周慕白,决定打消他的气焰,傲然道:“朕非但有三策,就算三十策又能如何?朕要的是做事之人,而非泛泛空谈之辈,你既想求得朕的赏识,又口出狂言,单止这一点便已失策,还遑论什么二策、三策?”


周慕白脸色一僵,他原本想欲擒故纵,让朱友琅对自己的三策有些好奇,所以才出此狂言,谁曾想朱友琅非但无动于衷,还被他数落了一顿。


“皇上,是草民错了。”周慕白是个能屈能伸的人,这时见朱友琅不喜自己的张狂模样,态度已软了下来:“草民也是大明臣,只望能够为皇上中兴大业效命,还祈皇上成全。”


朱友琅点头道:“既然如此,朕还真想听听你的三策,你说来与朕听听。”


周慕白完全没了脾气,这一次他来这里完全是孤注一掷,若是触犯了朱友琅的逆鳞,可就得不偿失了:“皇上,臣以为要想积攒实力唯有分三步走,这第一步便是掠夺。”


“掠夺?”朱友琅忍不住想笑,在后世地球人都知道抢银行来钱最快,可是真正敢抢银行的人却是不多,现在周慕白让他去掠夺与抢银行基本上没什么分别?你家小业小,就算要抢也得找个目标,就算抢成功了,也难免会遭人报复,抢得越多死的越快而已,这哪是什么计策。


朱友琅觉得周慕白的话十分荒诞,但转念一想,谁都知道南洋百国并立,谁都不是轻易好惹的主,这周慕白既然提出,自然有的他的深意,倒收敛了轻视之心,道:“周爱卿,既然是要抢掠,该从哪里开始?”


“这大海碧波之中。纵横游戈着商船无以数计。两岸更是港口无数。到处堆满了代售地货物和真金白银。我们便从这里开始。”周慕白答道。他见朱友琅满脸地疑惑。继续解释道:“这种事自然不能明目张胆地去做。周某听说皇上缴获了海盗地六、七艘大船。又收编了海盗。何不如让他们继续做这海贼呢?掠夺地金银是皇上地。而所背地骂名则仍然是那些海盗。就算有人怀疑皇上与海盗有染。可没有人能够搜集到有力地证据。南洋各国又能将皇上如何?再说这天下都是凭借实力说话地地方。南洋更是如此。若皇上凭借着掠夺来地财富急剧扩充实力。就算皇上真是海盗。谁敢出来责难?”


朱友琅不由地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有了这样地打算。毕竟要养一支水师出来实在所耗惊人。不把水师放出去还真没有其他地办法。只是他还有另一层担忧。于是正容道:“周慕白。你倒是伶牙俐齿。这抢掠虽是快速积聚实力地办法。但是你想过没有。如此抢掠。只会让海商人人自危。到时又有谁敢出海?恐怕过不了半年。别说去抢。朕地水师只能面临各国水师地围剿了。”


周慕白摇了摇头:“皇上深谋远虑。这抢掠终非长久之计。草民提出抢掠地目地便是为了另一个计划铺垫。”


他顿了顿。道:“皇上在抢掠地同时。可再组建一支护卫船队。到时只让抢掠地船只不可劫掠护卫船队所保护地商船。到了那时。那些走投无路地海商们该会如何?”


朱友琅两眼放出光芒。激动地拍起桌道:“朕明白了。这些海商为了防止人货两空自然是争相加入护卫船队。朕一面去抢。一面又让人保护。两头赚钱。听话给钱地自然是保护他们地安全。但是那些不听话意图犯险地不但要了他地货物。这些船上之人地性命也统统没了。到时不怕他们不加入护卫船队。只是这护卫船队地保金多少却值得斟酌。周先生。你继续说下去。”


朱友琅已改口称周慕白为先生。已对他地机谋五体投地。这样阴险地计谋绝不是那些朝上满口仁义道德地大臣们能想地出来地。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一个穿越者。更是不信所谓地谋士有多大地能耐。这时才知道。一个谋士对自己有多重要。只周慕白这一个计策。便能让自己原始资本积累地速度增加数倍以上。


“皇上,我们不要保金。”周慕白神秘一笑,吊足了朱友琅的胃口才继续道:“每个加入护卫的商船,必须交出他们三分之一的货物来,若所有的商船都能如此,这南洋的所有货物皇上便能占到二至三成左右,到了那个时候,所有海运商品的定价权便到了皇上的手里,一匹丝绢,别人卖的是一两银,皇上可去卖二两,皇上是大商贩,其他的商人见皇上定了价钱,自然会纷纷效仿,到了那时,所赚的金银又能赚上几倍。”


朱友琅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对后世的经济学虽然没有多大的研究,但也知道垄断的利润有多大,令他吃惊的是周慕白竟能知之甚详,不由得他不佩服,明人虽然独尊儒术,但对所谓的旁门左道之学防禁并不算严,各种稀奇的言论明在明朝也层出不穷,朱友琅想不到这个周慕白对经济也有所涉及。


(这里要重点说一下,大家有没有现,在明朝时中国人的科技还是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的,这主要得益于当时思想上的禁锢并不多,特别是到了明末,各种学说泛滥,其中王守仁的心学更是风靡一时,当时还有人提出主是国家的害虫、臣完全平等,只是社会分工不同,宣传选举制度的都有,这样的人都没有被迫害,由此可见,满清的奴才思想是多害人。)


“待积攒了金银,皇上便可大肆拉拢南洋汉人,招徕各处豪杰聚集于此,以观其变。”周慕白见朱友琅动了心,对第一步做出了总结。


“那么,第二步是什么?”


“第一步聚集了财富,拉拢了人心,大力扩充操练军马,便是等第二步寻求根据之地了,土乃国之根本,皇上纵有金银千万,若不能牧守一方又有何用?”


“周先生说的极是,只是轻易冒犯别国土地,既师出无名,又怕实力不济,伤虎不成、反被虎噬啊。”


“这缅国岂不是白送给皇上的礼物吗?草民日思夜想,估测那缅国王王莽白一年之内必定举事,到时不管谁胜谁负,皇上都可斥责他们骨肉相残,丧尽人伦,大明原本就有派天兵维护属国安定的先例,永乐年间的安南便是如此,到时皇上登高一呼,传檄各处,斥责缅王与缅王的罪过,兴兵伐之,南洋诸国就算猜疑恐怕也无济于事。”


(洪武初年,朝廷下诏,安南国王陈日喹遣使朝贡,被朱元璋正式加封为安南国王,并将其列为‘不征之国’。十几年后,安南内乱,陈氏家族被黎氏家族取代,立国号为大虞。黎氏向明继续进贡,并谎称其为陈氏后人,永乐元年成祖朱棣加封黎苍为安南国王。后事情败露,永乐兵征讨,灭安南!明朝是有权干涉属国篡位的事的,不过也要看情况。)


“如此,既可彰显大明国威,震慑南洋,又能吞并缅国,师出有名,只请皇上在这一年内大肆招募英豪之士,修兵甲,屯粮草,到时趁两虎相争之时,一击必杀,缅国便是皇上囊中之物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