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啸九天1660(第一部)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62.html


一干官员大臣们拥着杨嗣德去了,周慕白干笑两声,晒然背手四处闲逛,他杨嗣德是内阁大学士,又兼领着兵部尚书,自然是前呼后拥好不热闹,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如此慢待他,想当年他是汉人通事之时岂不也是趋炎附势吗?


他慢慢踱步暗暗的观察着村,只现身后似有两名壮汉轻手轻脚的跟踪而来,待他回头时便眼望着别处,想来定是那些大人们并不放心他,只当他是缅王的奸细前来打探消息的了,他不以为然继续向前走了几步,只看到村东有百来个工匠修建泥墙,一旁放置着一个高大的木桶,桶内满是混杂着鹅卵、砂石的泥浆,有人拿着铁铲不断的搅动,而另一边则有人先用砖石堆砌起墙体,有泥匠沾着泥浆均匀的涂抹在墙体上,整个围墙有近两丈之高,厚度更是四尺有余。


周慕白心念一动,暗道永历莫非是想学其太祖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他不禁摇了摇头:“失策、失策,需知前明皇帝已成了众矢之的,当务之急不是善守而是求攻,趁着清军被李定国拖住之时迅速占据广褒的南洋作为根据地才是上道,一味防守能守的了几时?”


他还要往前走,去看看那奇怪的泥浆,却被跟踪的两名壮汉奔来拦住,其中一名壮汉道:“沐公爷有令,周公远来是客,该到宾房中歇息才是。”


周慕白顿住脚,难免对沐天波起了轻视之心,老早便听闻沐公爷是个人物,想不到竟如此小家气,不过是一些泥浆而已,竟连看都看不得。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命令是朱友琅所下的,而这些泥浆在一年之后自会名闻天下,成为世人眼中的天工之作。


周慕白失去了兴致,任由两名壮汉领到了一处石屋,这屋显然是新近建造的,相貌丑陋,既没有江南木质庭院的精雕细刻,又没有北方砖瓦房的大气,只是在砖外涂抹了方才的泥浆,可能是新建的缘故,还散着一股怪味,让周慕白又忍不住摇头。


有人给周慕白奉上了茶,周慕白也没有心思,意趣阑珊的在屋内跺了几步,终于有一名官员走了进来,朗声道:“这位可是缅国汉人通事周慕白吗?”


周慕白拱手道:“正是周慕白,只是这汉人通事的头衔早已向缅王请辞了。”


官员不客气的瞥了周慕白一眼,显然是对他极为轻视,拂袖道:“既然是周慕白便随我来吧,吾皇恩泽,让你去觐见。”


周慕白点点头,随着官员出了石屋,穿越了几条小巷,这里的石屋显然都是新建的,且造的仓促,外观上自是奇丑无比,周慕白又不禁连连摇头,前面带路的官员在一个大庭院前顿住脚,侧回身对周慕白道:“你在这候着,我进去通报。”


这庭院与其他的石屋所用的材质相同,外观上却好了一些,仿制的是北方四合院的构造,只是细微处仍然略显的有些粗糙,这也算是周慕白见过最好的屋了,因此倒觉得顺眼的多。


“周慕白叩见皇上。”周慕白待官员通报完毕。跟随着官员了进了主厅。一见着端坐在上座地朱友琅便纳头拜下。


朱友琅不动声色地翘着二郎腿望着周慕白。数月之前。他还仗着汉人通事地名头对永历倨傲地很。想不到时过境迁。却又换了一副模样。如此大地变化。朱友琅不得不小心一些。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听说你是来给朕送礼地?朕瞧你除了这身光鲜地衣裳倒是两手空空。礼从何来?”


“皇上。周某要送地宝贝非同寻常。若不是胸有宏图大志之人绝对承受不起。只是不知皇上是否有这海纳百川地胸怀。”周慕白道。


“哦?”朱友琅并起脚。饶有兴趣地身体微微向前一倾:“你平身吧。继续说下去。”


周慕白站起身。道:“周某要送地宝贝便是周某自己。”他肃容正冠又屈膝跪下仰面道:“周某愿效犬马之劳。”


朱友琅脸色一沉,心里不断的猜测着周慕白的来意,若说周慕白当真是来投效朱友琅却不敢信,自己不过是个亡国之,属下人众不过两万余人,又处处受人掣肘,所辖之地也不过五十里,除了挂个皇上的空名之外,可谓是一无所有,他周慕白原本就是个见风使舵、要钱不要脸的主,如何会舍弃缅王那棵大树跑来投奔自己?这其中要么另有隐情,要么便是什么阴谋,想到这里,朱友琅不由得又多了份小心,他不置可否的端起桌几上的茶铭喝了一口,呵呵一笑,道:“说笑了,朕只求苟全性命于南洋,哪里有什么雄霸之心,周爱卿莫要取笑。”


“皇上!”周慕白冷哼一声道:“既然皇上只求苟全性命,为什么要私自编制海盗,隐匿战舰,训练兵甲,修筑防务呢?”


朱友琅大惊,手中端握的茶盏差点脱手要摔落在地,他毕竟是个年轻人,纵然老成于外,这时听到这个消息也不由得脸色大变。这收编海盗,将海盗的战舰暂时安放在海岛还派了一队人看守的事原本是极其隐秘的,周慕白怎么会知道?大惊过后,他的态度已变得玩味起来,心里已起了杀心,不论如何,这周慕白是不能留了。


周慕白岂能不知朱友琅的心思,从容笑道:“皇上只道这事做的隐秘,其实在缅都之中上至缅王,下至商贾又有谁不知道?须知这是缅人的国土上,皇上以为能瞒天过海吗?”


“缅王也知道了?”朱友琅屏住心神,脸上踟蹰不定,既然缅王已知晓了,那么杀周慕白灭口已没有了意义,事已至此,反而不能慌张,朱友琅拼命的让自己安下神来,尽量做出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问。


“缅王自然知道。”周慕白斩钉截铁的肯定了一句,继续道:“不过皇上也不必彷徨,缅王知道又能如何?现今天高缅王远,他不能将您怎样?”


“这又是为何?”朱友琅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他原本以为缅国的局势已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竟不成自己的每一件事缅王都能够洞悉分毫,可是既然缅王已经知晓了此事,为什么缅国的局势仍然风平浪静呢?


“皇上,缅王既知道了皇上的抱负,自然是欲除你而后快,但是一来师出无名,二来这缅国之内也不太平,缅国王王莽白意欲作乱,若是缅王轻易对皇上动手,难免会被王莽白抓住口实,现下缅国宗室相互掣肘,反而让皇上赢得了时间。”


朱友琅又惊奇道:“难道缅王也知道弟弟王莽白要谋反的事?”


“王莽白的不轨之心早已路人皆知,缅王岂会不知,只是王莽白手握兵权,在缅**中素有人望,又独揽了朝政大权,缅王若是和他轻易反目,只会引火烧身而已,所以国人都言王莽白必反,缅王却是执意不信,以图能够拖延与王莽白翻脸的时间,这些时日以来他暗中培植亲信,正是为此。”


周慕白见朱友琅听的入神,顿了顿又道:“此次皇上让杨嗣德去缅都离间缅王与阿泰,其实缅王自是对阿泰放心的,十分相信他的忠诚,但杨嗣德联络了王莽白,那王莽白在朝中串联,联名要求罢黜阿泰,押入缅都看押定罪,缅王也只能无可奈何,下昭令让人押解阿泰入瓦城,其实也不过是为了安抚王莽白拖延时日而已。”


朱友琅默默的记住周慕白的话,心里却是起伏万千,想不到缅国的局势竟然如此复杂,单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歌舞升平,但是内里却是暗潮涌动,自己原来的分析完全错误,他原先还以为是缅王昏庸无能,最后才被王莽白篡夺了江山,竟不成想缅王也是个心机深沉的厉害角色,为了安抚住王莽白,竟有拿自己心腹开刀的魄力,单隐忍的功夫便能堪称一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