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昨天是建军节,各媒体都在播出一些关于部队的内容。某台播放的是青海救灾中的故事:战士们还在废墟上忙碌着,有两个小姐妹来到废墟之上,说:“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们全家对解放军的感激之情,我们俩就为解放军叔叔唱支歌调段舞吧。”

正好被父亲看到了这段内容,想起了他们当年的军民深情厚意,告诉我一段往事。其实这段故事父亲讲过不止一遍,似乎我也在自己的博客里提到过。可是在昨天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里重温,依然让我眼眶潮湿。

那时部队还在辽南,某次突围失败,决定返回原驻地。到达原住村庄村口时,看到了令人意外又感动的一幕: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在村头等着,部队一到,乡亲们就像迎接自己的孩子一样,上前把原来住在自己家的战士们认领回家。父亲他们的房东更是全家都来了,看到父亲他们就亲亲热热地上来拉着手:孩子,回家!

父亲说,当时的心情真是激动又意外,被深深地感动了。父亲分析,当时,除了乡亲们听到部队突围没有成功的消息后主动要求接部队回来之外,大概地方上的同志们也做了动员工作,所以乡亲们那是齐刷刷地来接战士们啊,这给当时心情沉重的部队以巨大的安慰和鼓励。

当天,房东要把家里仅有一只母鸡杀了,给父亲他们包顿饺子。师后勤部长听说了非常过意不去,因为那是房东唯一的母鸡,能下蛋,全指着他换点咸盐、针头线脑的东西呢。但是没能阻止得住房东的热情,后来说给房东付钱吧。房东大娘立马就拉了脸:给钱?冲着钱的话,我还不杀这鸡呢!

父亲说,他们当时最盼望最高兴的是到周日,因为一到周日,房东大娘总会炒点东西来给这群半大小伙子们解馋。有时是一盘炒黄豆,有时是一把花生,有时是一些瓜子,有时是几样东西掺在一起炒香了。大娘话也不多,东西往炕桌上一放,说句“吃吧!”就走了。那时的周日就跟过节一样的幸福。

当时父亲他们几乎全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十八岁的都算大的了。或许,在房东大娘的心里,都是她的孩子吧。

那时的乡亲们根本就没把部队的人当外人。有时房东大娘烧着饭,柴不够了,就来一嗓子:那个小张(小李)来来来,帮我抱捆高粱杆过来!父亲说,当时不管在干什么,被喊到的人立马地就放下手里的事,奔过去听大娘吩咐。首长们也都默许了。

父亲感慨:这就是毛主席缔造的部队跟老百姓的感情啊,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变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