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纸刊登了本单位的“负面报道”,恰好落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所以邮局决定“封杀”党报。这种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在他们看来可能顺理成章。这是一些部门面对舆论监督的下意识反应,不是反思自己,改正错误,而是千方百计掩盖问题。不过,这样的做法有点掩耳盗铃,颟顸而愚蠢。你负责投递的报纸可以抽走,但别忘了还有网络,还有更多能看到新闻的读者。这种“封杀”很快就被识破,被网友捅到了网上。于是,原来不知道你那点丑事的人,这下都知道了。


比“封杀”党报更愚蠢的,是邮局负责人对此一再的推脱和解释。读者反映没收到报纸,邮局局长一开始说是以为当地部分地区发生洪水,所有影响了报纸投递。洪水耽误报纸投递,还有选择性,专门“冲走”了对邮局不利的那一叠,真是闻所未闻,这一理由很快被网友揭穿;随后,迫于舆论压力,景德镇邮局为此向公众致歉,并成抽走版面是“部分员工”自发的行为,就差说那些人是“临时工”了。 最后上级部门的调查表明,上述解释都是谎话。事实是,在主管副局长周红军的授意下,负责投递工作的负责人,组织有关人员加班加点,花了4个小时,将4022份《江西日报》逐一打开,抽出刊有对其单位进行舆论监督报道的一叠,扣押在市邮政局办公室不予投递。


事实证明,这是一起典型的干扰、阻碍新闻媒体依法开展舆论监督者的事件,不仅是对媒体监督权的抵制,也是对读者知情权的漠视。这件事的特殊性在于,邮政部门在自己管辖范围内,通过滥用职权、损害订户利益的方式,为本部门“消毒”。作为一家特殊的企业,景德镇邮局截留公民邮件,违反合同约定,是对消费者权益的损害,且已涉嫌违法。


此外,在夺人眼球的“封杀”党报之外,也别忘了此事的缘起:即媒体所曝光的公费出国旅游问题。在中央刚刚发布相关规定,且在江西防汛抗洪期间,景德镇邮局组织干部职工到日本旅游,属于严重顶风违纪,目前这件事还没见什么处理意见。不能因为犯了“新错”,就掩盖了原来的问题。


目前,干扰、阻碍舆论监督,在一些地方已经明确写入法律,要求问责直至追究刑事责任;公费出国旅游,中央刚刚重申有关规定,各种细则规定得一清二楚,为何未见有人处理?顶风出国旅游,公然抵制舆论监督,私扣订户邮件,无论那一条,都应该被问责和追究。然而,景德镇邮局在问题被揭穿后,仍百般辩解,毫无悔意,之所以有这样的“底气”,可能正因为问责不力、处罚太轻。


此外,在这起事件中,相关负责人为了“危机公关”,面对全国媒体翻云覆雨,谎话张口就来,被揭穿后面不改色,心理素质令人叹服。这样的官员,诚信已经破产,部门公信力荡然无存,早已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对于公费旅游事件的处理,也不能不考虑这一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