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三卷溃败 第五章心照不宣

xiezaofei 收藏 4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size][/URL] 原来毛毛也没有名字,但是百家姓里有姓毛的,所以他现在姓毛,也叫毛,防空团上下都叫他毛连长。肯定是不能有人叫大壮‘大’连长的;原来二杰当一连长的时候,也没人敢 叫他‘二’连长。 刘鹏反应快的很,马上就推了大壮一把;“大壮,你弟弟姓朱,那你当然也姓朱了,你叫 朱大壮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趁着这当口,朱二喜他们六十几把三八步枪在反斜面的棱线阵地上开始了精确射击,重点目标依次是重机枪、指挥官、掷弹筒、轻机枪。二喜则主打重机枪手,王兴识趣的安排几个手脚麻溜的开始给他装子弹。很快,几挺重机枪周围,躺满了日军尸体,算算下来,能有三十几具,刘副官看的直咋舌;乖乖,好准的枪法!高升给二喜带过来的主力排,全是峰县整训过的老兵,运动中打三百米靶都没问题,这静态的时候,四、五百米也都打的八九不离十。鬼子一次进攻就能展开一个大队,这一下,山顶上等于多了六十多个狙击手,进攻的鬼子很快就顶不住了,这时候后方的鬼子炮兵还在找火力点打呢,但是很快,鬼子的一个单兵撒腿往后跑,二喜一看就知道这是个通讯兵,一枪就把他打倒在路上。之后鬼子又先后派出了三、四个,也全叫二喜给撂倒在道上。鬼子这个大队开始往后撤,立刻鬼子的炮兵开始急速射掩护。


反斜面阵地是直瞄火炮的死角,二喜他们在背面阵地你上休息呢;鬼子的炮打不到。但是突然,大家像屁股底下装了弹簧,全都跑到屯兵洞掩体里面去了,刘副官不知道为什么,但也跟了进去,然后反斜面阵地上炮火连天的炸了起来,原来重本耐川接到命令,炮击反斜面。跟着朱家村、刘家湖村、上刘家湖村也被炮击——任剑锋立刻炮击报复这几个阵地的日军。


重本耐川很快就停止了炮击,河边旅团的炮兵开始对山顶棱线的位置开始反复炮击,但是几乎没有效果,棱线上只打中了一两发炮弹,其他的都飞了过去。这时候另一个大队的鬼子冲了上来,二喜带大家有从屯兵洞里出来了,这一回大家没开几枪,重本耐川又开始炮击反斜面,老兵们只好在棱线两边躲来躲去,慢慢的伤亡了有二十人,但是一下午鬼子的进攻也没得手,被打了回去。傍晚的时候,小雨开始渐渐停歇,然而没过半个小时,鬼子就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进攻,正面整个一个东乡联队都密密麻麻的冲了上来,后面鬼子也上来一个大队。最艰苦的时候到了……


而此时的前敌指挥部观察口前,李汉民正在欣赏着外面的风景;


天边夕阳在挥洒着自己灿烂的余辉时,依然没有忘记在东方的天际里绘画出一道高而壮阔的彩虹,仿佛真的是一座连接天地的大桥;扶摇直上般直冲霄汉。


一时间,灿烂火红的霞光、美丽壮阔的彩虹、蜿蜒流淌的沂水河,仿若诗画般尽入眼帘。


远天的一轮弯月,又急不可耐的跳将出来,同她相携而至的金牛星,一同把本已无限风光的天地又妆扮上了一抹异常清新脱俗的色彩。


幽幽暮霭中的茶树崖,雾气蒸腾,晚风徐来,她便如不食人间烟火般的仙子一样,临风飘舞着自己的幔帐轻纱。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李汉民观望着这一刹那间的无限风光,不觉有感而发的吟出了这句诗。


任剑锋走到他身旁,也出神的凝视这一方山水,轻轻叹道“大好河山……唉!”随即又很担心的问道:“教官,如果今夜无法占领朱家村,四十军还能不能坚持到明天晚上?”

李汉民面无表情的回答了他;“不能,如果今夜增援不能到达,恐怕他未必能坚持到明天里黎明。”


任剑锋本来不想打扰李汉民的指挥思绪,但是还是忍不住的说了;“教官,刚才邱同义告诉我,二杰找到了。”“啊!?他在那儿?”李汉民突然听说自己最得意的学生死而复生,一时大喜过望,紧紧的抓住了任剑锋鼎的肩膀,急切的询问者:“在那找到的?他在做什么?他来了没有?他在哪儿呢?”任剑锋只好说:“教官,我没见到他,是邱同义说他在高升的指挥部……”


李汉民听完招呼也不打,直奔高升指挥部。几乎是闯进指挥部的李汉民急切的寻找二杰的影子;高升、朱桂来、张满仓、刘鹏、朱大壮、陈寄名等人急忙立正敬礼:“教官好!”


李汉民根本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急切的问:“二杰呢?”高升上前一步:“教官,他走了,他现在是四十军直属团的教官长,他说,这回,他要和他的弟兄们在一起,昨晚四十军来电报,他带着直属团已经渗透到茶树崖。”


李汉民震怒的吼着;“他就这么走了!?”然后有点遗憾的在来回的走着,突然,他猛的一挥手:“好,这才是我最好的学生!他就该和自己的弟兄们同生共死!”高升这时候才敢接着说话“回教官,我给他带了一个主力排。今天一下午,茶树崖那边鬼子步炮一体的进攻就没停过,现在刚歇会儿,我们判断,估计一会儿能来一个狠的。我们大家判断,四十军坚持不到明天黎明。”


李汉民何尝不知道四十军根本难以坚守到明天,但是周自衡的意思就是消耗四十军。原因周自衡没有讲,因为日后这庞炳勋是皇协军二十四集团军司令,现在他说出来大家会认为他错乱了。暂十军上下,对一直给他们带来胜利的周自衡已经迷信了。所以尽管李汉民不知道原因,但是他还是坚决执行。


如果说两沂防务部队也有过好机会,那就是在昨夜的混战时;暂十军完全可以夺取刘家湖村或下刘家湖村这两个村庄中的任何一个,四十军就不会这么危险。


但是周自衡的意思就是打残四十军,歼灭河边旅团的过河部队。


当李汉民知道周自衡的打算后,不禁想起龙王庙前,自己和萧翰呈还有周自衡一起大唱满江红的时候,那时候三个人皆是意气风发、热血澎湃,所以才一见倾心、许为知己,可是现在,周自衡的很多做法虽然是为了大家好,但是他已经没有了曾让自己热血澎湃的万丈豪情了。


如此的出卖友军,与资敌何异?暂十军所有团以上的将领都已经接到周自衡要求打残四十军的命令,如果不是如此,自己现有部队现在还可以夺取这两个村庄,但是司令部的命令,把他们全安排出去挖战壕去了,其实就是等待四十军被击溃后,好在沂水县城地域阻击板垣征四郎。


李汉民心中一个声音在自己曾经热血澎湃的心里在不停的斥责自己“坐视那些浴血沙场的将士们喋血战死、全军覆没,你情何以堪!心何以堪!”李汉民看着眼前的众人,心里明白,众人虽然也是急于增援茶树崖,却是基于二杰在那里。


如果茶树崖上没有暂十军的一百多位弟兄,任剑锋根本不会对日军进行炮击报复。但是因为周自衡有令在先,出兵援助,他们是都不敢的,所以众人才焦急的和自己说四十军坚持不到明天黎明。


“刘鹏,现在日军什么情况?”

“回教官,刘家湖村的日军有佐佐木联队二大队,牟田联队一大队、坦克九辆。上刘家湖有佐佐木联队三大队。朱家村有佐佐木联队一大队、牟田联队二、三大队,坦克十二辆,背后有重本耐川炮兵联队支持。还有……”


看他吞吞吐吐,李汉民不耐烦的说;“说!”“报告教官,牟田联队一大队、坦克九辆,已集结完毕,正在向茶树崖前进。”李汉民走到地图前看了看:“这一次进攻,四十军未必能坚持下来,即使能,也是打残了。”


“命令沂水县城的童斌、周洁昌、张宇翔加快速度,天黑时候必须到达这里。通知任剑锋炮击刘家湖村,隐藏我们真实企图,至于打多少炮弹,自己做主。”


“鬼子的坦克既然走了,命令李宪生佯攻一下刘家湖,吸引敌人兵力向刘家湖村增援,李宪生是佯攻,但是鬼子要是跑了,那咱们也不能还给他。”


“高升你加强给马国梁一个连,任务是保护好洋铁管,日军应当对洋铁管有攻击企图。张满仓你带洋铁管对前沿敌军实施打击,检验一下实战效果,具体打什么位置,自己选择。”


“刘鹏你在前线地带展开战斗侦查,为明天黎明的攻势做准备,侦查的地域自己决定主次,如果和敌人有交火,那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要是丢了我们威风我绝不饶你。”


李汉民一布置完,大家立时心照不宣的开始了战斗准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