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旗 第三卷溃败 第四章再战坂本

xiezaofei 收藏 4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45.html


整编成重装步兵团是按照每团下三个营共两千五百二十人,加火炮连(小炮排、重迫击炮排、侦查排、通讯排)一百六十人,直属连(侦查排、警卫排、通讯排)一百二十人,加后勤保障大队(医护排、工兵连、运输连、后勤连)四百人。全团三千二百人。


营下一个重装步兵加强连(重机枪排、六零迫击炮排、小口径火炮排、工兵排、侦察排、通讯排、步兵三个排)每排四十人,全连三百六十人。三个轻装步兵连(重机枪班、迫击炮班、侦查班、通讯班、步兵三个排)各一百六十人,三个连四百八十人。全营八百四十人。


两沂防御司令部原来有兵力两万六千人,这次整编,第一期预计共有萧翰呈、高升、张宇翔、童斌、童新武、周洁昌六个团加罗长友的暂编219团和四十军的李宪生团,共计八个步兵团,整编后兵力达两万五千六百人。


二期预计整编的任剑锋、邱同义两团,兵力各达到两千七百人,马国梁的反击营将由三个重装步兵连组成加一个洋铁管连(现在有三部洋铁管车了)兵力一千二百人;二期整编部队总兵力达到六千九百人。


三期整编部队有四十军其余五个步兵团,整编后总兵力将达到一万六千人。这样,两沂防御部队的总兵力将达到四万八千五百人,加上今夜已损失兵力,新增兵力将达两万四余人,去掉上级给划拨的半训兵六千人(在李汉民手下的)还需征招民兵一万八千余人。


最先用上级划拨的半训兵加短训民兵按照一比二比例搭配整编童新武的吕县自卫团,然后由他负责把童斌集结起来的民兵看押到他们各自的部队。藏兵于民的政策,当大战来临时,一定是疯狂的大肆征兵。


临沂县里有大约两万训练一个多月的民兵,这些民兵队伍战斗素质已经不比国内中央军之外的其他军队兵员素质差了。而且暂十军康复的伤员也都被李汉民编成了他们的军、士官,所以已经形成战斗力。萧翰呈为保证兵员征集工作,昨夜就将他们全部调入沂水县境内,施行全县军事管制,然后推出了铁血政策;凡是沂水县境内,有符合征招条件的青壮年敢于逃跑,则就地枪决他全家人。而没有路条的青壮年男子则被集中关押在鉴别所进行勘鉴。


这一整天,整个沂水境内到处是鸡飞狗跳的景象。许多无辜的百姓被推到路边枪决并陈尸示众,一时腥风血雨,好不恐怖。


而自己主动向沂水县城出发的民兵,可以获得路条出行,他的家人将获得优厚的待遇,其本人将在部队立刻获得士官位置。不过要等到县城将名单反馈回来时,他的家人才会自由;一时大路的人流涌动向县城。


周自衡对萧翰呈的这一做法很难说赞同,但金振中和萧翰呈都对他说;现在是大敌当前的非常时期,不得不实行非常做法;当初分配给这些农民土地时,他们欢天喜地的拥护光复区政府;既然他们没有拒绝而是选择了我们,那么今天就该拿鲜血和生命来捍卫他们的理念和抉择。


在恐怖高压下,整编工作进行的异常顺利,按照上级补训兵和短训民兵一比二的比例,上午就完成了一万八千人的编组工作,萧翰呈的蒙阴自卫团、高升的混成旅阻击团、张宇翔的混成旅步兵团、童斌的暂十军直属团、童新武的吕县自卫团、周洁昌的沂水自卫团、罗长友的暂编219团共七个团,共补充新兵一万四千余人,且全部改装成重装步兵团。

任剑锋的暂十军炮兵团、邱同义的防控团也各被补两个重装步兵应的加强团,共获得补充兵力三千三百余人。


清晨的蒙蒙细雨中,板垣征四郎也来到了河边旅团司令部,舟桥部队抢修不力;舟桥昨天夜里被多枚重炮炮弹击中,抢修的原材料很紧张。估计两三天内可以修好,但是问题是敌人已经开始炮击这座桥了,那么即使修好,使用上也不是很乐观——白天它就在茶树崖的眼皮底下,中国人随时可能炮击它,它的奇兵使命已经完成。


牟田口廉那边汇报来的情况也不乐观,暂十军正在大量修筑工事,但是他的部队现在没有能力攻击下刘家湖地域的暂十军。

更不好的消息是,暂十军现在大量集结部队,从现在情况看,他的总兵力已达到甚至超过三万人,可能还更多——至少,最迟到今晚,暂十军将有能力随时对河边旅团的渡河部队给予沉重一击。


由于后续部队未能渡河,而今天暂十军又疯狂扩军,加上空军不能出动,此消彼长之下,唯有寄希望与坂本旅团今天能够攻破茶树崖的中国守军,那么牟田口廉立刻就敢于发动攻势。如果坂本旅团不能攻占茶树崖,那么牟田口廉现在的部队,自保尚且困难,遑论进攻了。

现在在茶树崖侧翼的重本耐川炮兵联队把茶树崖的正反两面阵地全置于自己的炮火之下,在板垣征四郎的命令下,整整一个细雨蒙蒙的上午,四十军与河边旅团的渡河部队都在炮火中渡过——重本耐川炮击茶树崖四十军阵地;作为报复,任剑锋就炮击朱家村、刘家湖村、上刘家湖村的日军阵地。


中午时分,牟田口廉联队长给重本耐川打电话,拜托他在中午时分不要炮击茶树崖,过河的日军想好好的吃一顿中午饭。何况这么个鬼天气,也根本看不到炮击效果。重本耐川刚刚答应他不久,坂本旅团长就来电话责问为什么停止炮击。重本耐川只好回答;正在评估炮击效果。


板垣征四郎把还没有渡过沂水的重本耐川炮兵联队在沂水沿岸地带全面展开,准备以炮火支援牟田口廉的朱家村阵地。牟田口廉则在朱家村外围开始大量修筑防御体系,并与重本耐川建立了数条电话线。另外两个村庄的日军也开始修建大量的防御体系,并开始连接电话等通讯线路,同时在彼此连接的中间地段开始修建小型的防御阵地;以防止被彼此切断。

现在,包括茶树崖的四十军,下刘家湖村的暂十军在内,所有的各方部队,都准备好坚守各自的防御体系,然后等待机会去攻击对手。


但是第一个发动的,却是早被中国人的夜袭部队搞的火冒三丈的坂本旅团! 中午过后,坂本旅团长命令东乡联队做好攻击准备,一个下午,足够他给茶树崖守军予沉重一击。坂本旅团的二十七门70毫米炮高高扬起了炮口,随着炮击的开始,东乡联队的第一攻击批次开始越过满是弹坑的河套阵地,向茶树崖步步逼近。炮击停止的时候,日军一个大队已经逼近山脚,张益阳团猛烈开火击退敌人这个大队,但是日军火炮马上光临,跟着另一个大队又上来,再被打退,又是日军炮击后又换一个大队上来。


东乡联队三个大队车轮大战张益阳,除了直属团,四十军各部都加入到正面对抗东乡联队的阵地上。直属团要在反斜面阵地防备河边旅团的进攻。但是很快,四十军那些部队开始顶不住了,鬼子在三百米的距离就开始射击,准确的射击让守军压力很大,而守军开火的火力点几乎立刻就会招致对方炮火的覆盖,日军的步炮一体进攻还是很卓有成效的,四十军的老兵们作战技能也不优秀到哪去,他们虽然作战的时候很会用脑子,但是射击的训练远远不如经过峰县整训的老混成旅战士;战场上,他们能打二百米的士兵都不多。慢慢的,前面阵地上的枪声开始稀落起来。


“不好!那边的阵地要垮!”这是朱二喜的第一判断,赶紧招来高升给他的那个排,刘副官和张后嗣他们也跟了过来“弟兄们,山那边有点顶不住了,大家伙儿带上掷弹筒、换上三八步枪,跟我过去。张后嗣,你安排人给我们送弹药。”说完,带着那个排六十人就运动到了山顶棱线。朱二喜从上面往下一看,张益阳指挥部队都隐蔽在战壕里,偶尔放几枪,等着鬼子靠近呢。小鬼子则开始在三百米的距离开始修建简易工事、构筑火力点。


高升给的那个主力排排长张和书说;“坏了,鬼子要是把工事修完,那进攻就是无休无止了。”二喜点点头,告诉刘副官“你安排人通知下面的弟兄们,待会儿开始全体向敌人开火,我们在山顶上射击,大家一起打,能把鬼子打下去,要是等他们修好工事,这仗,就没法打了。”刘副官点点头,安排一个通讯兵下去了。果然,马上下面张益阳指挥大家一起开始射击。鬼子迫击炮、轻重机枪加后面的火炮一起打了过来,张益阳的阵地里立刻硝烟四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