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两名囚犯架着齐楚雄走上了绞刑架,他们刚一来到马扎罗夫面前,齐楚雄就迫不及待的喊道:“听我说!杀了约瑟夫虽然很解气,但是这会使德国人采取更为疯狂的报复措施,到时候会让更多的人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你是暴动的领导者,你应该也明白这一点!”

“收起你那套无耻的说辞吧!”马扎罗夫揪着齐楚雄的衣领骂道:“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叛徒!德国人给了你什么好处,竟然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为他们卖命,我现在就把你送上绞刑架,让大家都看看叛徒的下场是什么!”

“您随时都可以绞死我,但是我要说,仅凭喊几句口号根本无法使你们脱离险境!”在死亡的威胁面前,齐楚雄倒是显得无所畏惧,“德国人已经将这里完全包围,你们根本冲不出去,就算突围也不过是白白送死!听我一句劝吧,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我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承诺,保护你们不受到任何伤害!”

“够了!你休想用靠耍花招来动摇我们的军心!”马扎罗夫松开了齐楚雄,接着把手一扬,“把他也送上绞刑架,准备行刑!”

几名囚犯立刻把绞索套在了齐楚雄的脖子上,但是当他们准备把一块黑布蒙在齐楚雄的眼睛上时,齐楚雄却拒绝了这个动作。

“别蒙上我的眼睛!”他喊道:“让我看清楚去天堂的道路!”

他的这句话刚一传到台下的囚犯们耳朵里,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因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叛徒”竟然对死亡表现的如此无所畏惧,而这种表现往往只有那些坚贞不屈的英雄们才做的出来。

齐楚雄身旁的约瑟夫这时已经成了一滩烂泥,完全要靠身边的囚犯撑住身体,不停冒出的冷汗已经把他的军装完全浸透,而他那张总是充满凶神恶煞表情的脸庞也没有了一丝血色。

“你们看哪,那个中国医生腰杆挺得可真直,这真奇怪,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是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如果他是一个胆小鬼的话,那么他肯定不敢来和我们谈判,因为谁都知道这是一个送死的差事。”

“算了吧,我看他这是在故作坚强,其实他心里肯定害怕的不得了。”

“不!你说错了,我刚才亲眼看到他抱着提比莉娅在炮火中来回奔跑,他要真是个胆小鬼,遇到这样的事情早就被吓坏了,怎么还会冒着被炸死的危险保护伊莲娜呢?”

台下的窃窃私语声很快就传入了马扎罗夫耳中,他的脸色不由阴沉下来。他之所以要当众绞死约瑟夫和齐楚雄,就是为了在在发起最后的冲锋前激励士气,但是眼下的情况却和自己预想的大相径庭,囚犯们竟然对齐楚雄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如果自己任凭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那么无疑将对接下来的战斗产生非常不利不利的影响。想到这里,他立刻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让该死的法西斯和他们的走狗一起下地狱吧,行刑!”

得到命令的囚犯们立刻准备动手抽去放在齐楚雄和约瑟夫脚下的木板,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台下的人群中却传来了一声雷鸣般的吼声:“住手!”

这吼声顿时令人们纷纷扭头望去,他们惊讶的看到满头大汗的博拉斯尼耶夫正朝绞刑架冲来,而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正拼命推着一把轮椅跟在他身后,轮椅上还做着一个年轻人,三个人脸上这时都充满了焦急的表情。

“卡塞尔!”马扎罗夫也是一脸惊讶的表情望着冲到自己面前的博拉斯尼耶夫,“我不是让你去组织突围吗?你又跑回来干什么?”

“马扎罗夫同志!您为什么在不和我商量的情况下就擅自决定处决齐楚雄,难道您忘了我也是这次暴动的领导者之一吗?”博拉斯尼耶夫一上来就对马扎罗夫来了一通怒吼,而马扎罗夫也毫不示弱的回应道:“我要处决这个人是为了鼓舞大家的士气,这种事情根本用不着和你商量!”

“您要是真这样做了,一定会后悔的!”博拉斯尼耶夫气呼呼的转过身,冲着远处大声喊道:“你们快过来吧!”

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骚动,埃里克费力的推着坐在轮椅上的梅克向着绞刑架跑来,而他们兄弟俩的出现也立即引起了一阵骚动。

“梅克!埃里克!我的天哪!你们还活着,这真是太好了!”

“梅克,快告诉我,你的腿是怎么回事?”

“埃里克,你们这些日子去什么地方了?我还以为你们兄弟俩都死了呢!”

由于恩特菲尔德军工厂里的很多囚犯都在翁特林根集中营里呆过,所以他们和怀特兄弟之间非常熟悉,刚一见面就开始迫不及待的展开问候。但是怀特兄弟却没有心思回答朋友们的问题,他们的目光早就落在了齐楚雄身上。

“快点!埃里克!快点!”梅克焦急的催促着弟弟,埃里克虽然已经是满头大汗,可是脚下的步伐却始终没有停下。

梅克的轮椅终于抵达了绞刑架,但是他不等弟弟为他递来双拐就跳下了轮椅,用双手做脚,艰难的爬到了齐楚雄脚下。

“齐医生!他们这样对待你是不公平的!”梅克刚说完这句话就泪流满面。跟着跑上绞刑架的埃里克看到哥哥痛哭失声,立刻扔下手中的双拐,对着马扎罗夫吼道:“您为什么想杀死齐医生!他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我所见到过的最好的医生,您做出这样的事情不觉得羞耻吗?”

“一个小孩子你懂什么!”马扎罗夫生气的喊道:“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对付这种人就应该采取点手段!”

“你胡说!齐医生才不是坏蛋呢!”埃里克用稚嫩的嗓音喊道:“是他救了我哥哥的命,而且他从来没有因为我们是犹太人就看不起我们,他总是很细心的照顾我们,在我心里,他就像是我的父亲一样……”

“你少在我面前胡说八道!”马扎罗夫一把推开埃里克,冲着台下的行刑手喊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动手!”

“立刻停下!否则我就开枪了!”博拉斯尼耶夫突然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马扎罗夫。

“卡塞尔!你疯了吗?”马扎罗夫吃惊的喊道:“你要把枪口对准你的敌人,而不是瞄准你的战友!”

“我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博拉斯尼耶夫喊道:“照我说的做,否则我真的要开枪了!”

马扎罗夫脸色铁青,上下牙床不停地发出愤怒的撞击声,在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后,他终于无奈的摆了摆手,“放了那个中国人!”

埃里克和梅克刚一听到这句话,就迫不及待的替齐楚雄松开了绳索,齐楚雄揉着酸疼的手腕,费力的取下套在脖子上的绞索,虽然刚刚在绞刑架下捡了一条命,但是他却依然笑咪咪的和梅克开起了玩笑,“嗨,梅克,这可不是在拍电影,所以下次你最好跑得再快一些,不然我就真完蛋了。”

“对不起,齐医生,”梅克依旧陷在刚才的紧张中不能自拔,“通往这里的道路实在太难走了,要不是路德维希中尉有着一流的驾驶技术,我们现在说不定还在山路上颠簸着呢……”

“好了,我是在和你开玩笑,你可千万别紧张。”齐楚雄笑着拍了拍梅克的后背,“从现在起,你就成了我的救命恩人了。”

“不,不。”梅克慌忙摆着手,“齐医生,您千万不要这样说,如果不是您当初把我和埃里克救出了集中营,我们兄弟俩现在肯定已经去见上帝了,所以说,我就算是为您去死也是值得的。”

一股温暖的感觉洋溢在齐楚雄心头,他对梅克投去会心一笑,接着便转身看着马扎罗夫说:“马扎罗夫先生,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