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征程 二。雏鹰 40.珍宝

7821144 收藏 3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size][/URL] 那是一间没多少摆设的小书房。有限的几件家具和普通书籍全糟透了。无可否认,烂坏了也是文物,而且相当程度展现了大宋王朝的人文风采。 可惜,就是最杰出得考古专家进来,也只能施展一下摄像水平,带几张照片儿出去。因此,长三儿很失望。。。。。。 姜瑞觉得很正常,他吃过亏啊!至今,姜家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


那是一间没多少摆设的小书房。有限的几件家具和普通书籍全糟透了。无可否认,烂坏了也是文物,而且相当程度展现了大宋王朝的人文风采。

可惜,就是最杰出得考古专家进来,也只能施展一下摄像水平,带几张照片儿出去。因此,长三儿很失望。。。。。。

姜瑞觉得很正常,他吃过亏啊!至今,姜家人建造密室还是这毛病,可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也可能是基因遗传。。。。。。一眼看到的,都不是贵重物品。哦,我错了,谁家也不会吧贵重物品简简单单展现出来。

。。。。。。无疑,迷失里面的机关也损坏了。姜瑞不得不使出暴力手段进入第二重密室。不出所料,没有防腐措施的第二重密室也没剩下什么好东西。

当然啦,包括外间里那些钧瓷,虽然是民窑出品,也值个几百万,无非就是炒作能力了。搁在往日,长三儿应该欢呼一声,接着研究一番。但这次,他只扫了一眼。哪怕再没有好宝贝,现在地长三儿也不那么关心这些了。

姜瑞更是毫不在意,他关心的是核心收藏室。

核心藏室在哪里?姜瑞不知道。。。。。。

河图知道!它在这里待过一百多年啊!

辛苦操劳多日的长三儿开始抿着嘴笑。前文说了,开封姜家密室不是免维护的古墓,至今已没有完好机关了。

最后一关在那个破烂书桌之下,姜瑞和长三儿的任务就是撬大石头。只是长三儿没那个力气,帮不上忙。。。。。

按演义说法,姜瑞双膀一较劲,有千斤之力。事实上,不止。姜瑞的瞬间爆发力绝对超过了一吨。但等他把那几块密室的封石搬开,也免不了出一身臭汗。

这可不是豆腐渣工程,姜家祖先选取建筑材料,那都是依照最好最严格得标准,只可能超出。

长三儿看着既块接近两米长,宽有一米,厚达三十公分的大条石,吐了吐舌头。要知道,他是眼看着姜瑞就那么以双手抠住大石顶端的两侧,在一声闷哼中,将条石抽出大半。然后,陡然放手又探臂抱住,硬生生将上千公斤左右的条石从地下拉了出来。如此,让他再次深刻认识到,人的潜力有多大!

对姜瑞而言,人的潜力之大,而且是智慧之外,搬动甚至举起一吨以上的物体,不在话下。。。。。。前提是,举着不放------不行!

对此,长三儿颇有经验了。既没有瞪大双眼,更没有大声惊叫,反倒咬着脑袋暗骂了一句:“真TM不是人!”

他特想也不是人!

终于,老盗墓贼知道干正事儿了,几乎多此一举的用蜡烛试了半天,确定空气流通了,长三儿以一副内行的神情示意姜瑞-------可以进入了!

。。。。。最后一道铁门锈蚀严重,甚至烂穿了。因此,打开它堪称轻而易举。。。。。。两人相继进入。

核心藏室很小,正是姜家的风格。里面不免留下了明显的岁月印痕,却比较干净。从墙壁上开出地十几个暗格能看出,其内藏品比东川姜家密室丰富得多。除了正墙正中最大一个暗格之外,其它暗格均有藏品,各自放着一两个或大或小或长或扁的木箱或木盒,一眼能看出很古老了。

长三儿对木料颇有研究。他发现,这些木盒或木箱的材质并不十分珍贵,以柏木和香樟居多。但是,选料极为讲究,均为大料木心。这些以老树精华部分制作的承具,历经千年岁月,而且无人维护,竟然基本上完好无损。

“可以打开看看吗?”心痒难搔的长三儿问道。

是不是有问题呢?

此种有个时间沙漏[自己查资料好了]问题。不敢确定的姜瑞恐怕毁掉珍宝,暗自询问河图。

河图斩钉截铁的回答:“没有我,这里的东西也有好几样是姜氏起家根本。对姜家的意义不是正常文物可比。何况,这里的珍藏大多从大唐皇宫里偷出来,而皇家的保管手段没话说。何况之后还有韩湘子帮忙。。。。。。打开吧,没问题!”

于是,姜瑞大手一挥,那叫一个骑士磅礴:“看吧,没问题!”

得到同意,长三儿就那么随随便便打开了离自己最近的盒子。

呀嗬------长三儿惊喜的叫一声。姜瑞靠近一看,原来里面是一个紫檀木内盒,比外面的柏木盒大大提高了一个档次,或者不止。

长三儿扭着头开玩笑:“真是大户人家啊!”

“别废话,打开。”

“急什么!”

但长三儿还是遵命打开紫檀木盒。只略看了一眼后,就开始嘶嘶啦啦抽气了。嘴里要叼根儿烟,估计可以一次性抽到烟屁股。

姜瑞笑骂:“好啦三哥,看你这样子,就像个二百五!”

长三儿并没有失去理智,因此可以故意摆出一副守财奴样子扯淡:“我在算账,这玩意儿得值多少钱哪!”

“钱?等你穷疯了再说吧!”

长三儿断然没有非分之想,。哪怕姜瑞不在此地,他也不想占有这种无价之宝。倒不是什么怀璧其罪,而是怕稍有损伤,闹得自己心里受不了。因此,他闻言只是嘿嘿乐。

姜瑞却是云淡风轻,不管长三儿一劲儿傻笑,相继打开了好几个收藏盒。于是,长三儿开始不断大呼小叫。

长三儿虽然兴奋,终究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哎呀,姜少!这些东西的真伪,是不是会有争议啊?”

应该有吧?

但姜瑞并不很在意:“我说了不算!”

二人的对话很有讲究。密室里,大多作品的作者号称没有真迹传世。当然,到底如何,也有争议。

既然不能确定,也就没有公认确定的范本。因此,最杰出得鉴定家也不敢大言不惭。姜瑞说是说不是,都没有权威性。

嗨,其实不能确认也没什么。因为,密室里的东西绝对出于北宋之前,其艺术价值已经不容否定了。所以,长三儿更关心在这个与现代高科技无关的古代密室里,十几件千年文物为什么保存那么完好?

“姜少,这上面一层透明软膜是什么东西啊!”

“你在张允墓里也看过这东西啊,当时怎么不问?”

“你是说那些档案?不一样吧!那些档案,就是油乎乎的,我还以为是古人保存物品的土办法。因为怕你笑我狗屁不懂,不好意思问,至今还在琢磨呢!”

“你是历史高材生,又当了几年盗墓贼,对此没有一点儿反应?”

长三儿老老实实摇头:“没有。”

“就是一种文物保存手段。这里和张允墓里使用的方法,根本上大同小异,只是质量、浓度、调制方法不同而已。”

“给说说。。。。。。”

“好,说说。。。。。。”

。。。。。。姜瑞一边讲故事一边忙碌着,二人最终满载而出。用长三儿的话说:“拎在手上不多,给三五亿咱还不卖。。。。。。犯不上!”

。。。。。。长三儿兴奋得喋喋不休大半天,姜瑞则将周先生请了来,递过几本古书:“这几本书,您最好是叫人到家里来影印。”

小心翼翼翻看了一部分内容,周先生的心脏差点儿蹦出来:“小姜,这是真得吗?”

“历史、传统、知识,或者说古时大家的思想,是真得!您是医学专业人士,不是文物鉴定家,无需关切作者真伪。”

“那是!那么,我岂敢叫外行来侮辱前贤。我应该焚香净手,铺纸磨墨,亲手抄下来才对啊!”

对此,姜瑞并不觉得周先生的决定有多隆重。其实,抄写最利于深刻理解前贤思想,周先生很明白这些。

所以,姜瑞说:“应该这样!”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