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征程 四。四方 86.不需要

7821144 收藏 1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6.html


两位少将始终不急不忙,任由老教授们和姜瑞讨论科学问题,似乎此一行就是为这个而来,偶尔还插一两句“推波助澜”。其实,这是二位将军对此感到满意的表现,首先是非正式却深入的了解到研究进度,再是部分了解到姜瑞这个人。

这二位,清秀者姓韩,是总装最机密得不挂牌机构“高端武器研究后勤协调小组”主任。严肃者姓杜,是总参情报局专门负责军事机密保护的副局长。

二人军衔不算高,却身处关键位置,平时不穿军装,只接受本机构最高首长[总装部长、总参谋长]命令与指挥。这是为了杜绝一切多余环节,以防泄密。此次,由他们俩前来接近姜瑞,既是事实上的重视,又不张扬。

。。。。。。

姜瑞当了三个多月的教官,练成了一张油嘴,十分能侃。总算有些真才实学,并没让几位科学行家厌烦,反倒将其引为知己。。。。。。很不像话。想想吧,四个科学家谈起科技问题,开了口那里制得住?而姜瑞同志又是个极有想法的人,也曾经在清华旁听过一段时间,一忽悠起来同样是舌灿莲花,却把不张扬的二位将军冷落了。

幸好,能够坐上关键位置的人均非一般人物,无论那几位怎么高谈阔论,二人总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不得不说,两位将军所从事的具体工作都极其磨性子,或许有其它缺点,耐性绝对不缺。话说回来,没有耐心也不会坐在这里。胡乱打断几位顶级科学家的讨论的人应该枪毙。因为,那些智慧火花是国家富强的某种保证,而二位将军属于可以听出一些味道的人。。。。。。

天黑了,忘乎所以的科学家们和姜瑞已经谈到势能革命,并某种程度上、或者说从战术上否认了“能量是物质世界的根本”。科学家的发言可不是信马由缰,“能量守恒”是战略问题,但势能科技的发展却是怎么夺取游离能量。。。。。。姜瑞以为自己的认识可能是异端学说,其实科学家们早就在思考怎么由势能代替动能的主导地位。要知道,在航天科技上,除了将物体送入太空,之后的运行,势能必然更关键,还没有那个航天器可以装载足够的燃料。事实上那永远不可能,不管动力系统是使用离子、光子、反物质,面对无垠得宇宙,始终没有那么大空间装载燃料。

哦--------

林东河业很有耐心,但作为一位科学盲,他忍受了七八个小时之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劳逼出了一个大哈欠。林处真不是故意的,却中断了四位科学家和一个冒牌科学家的畅谈。丁教授赶紧赔礼道歉:“你看你看,我们就是这书呆子习气,一谈技术问题就止不住嘴。。。。。。”

林东河心里暗暗高兴。他没有打断谈话的意思,却早就希望谈话结束了,好啊好啊!

可是,两位将军一个从事技术支持工作,一个特别理解科技对国家的重要性。只要科学家们身体吃得消,他们永远不会制止这样的交流,甚至主动帮忙记笔记。如此全身心的投入,任何人也不会经常出现,出现光辉成就的几率极高。因此,林处根本得不到感激,反而引来将军的怒目而视。。。。。。林处赔罪般置办了一桌好菜,但席间还是被不断埋怨,冤哪!

饭后,天色已晚,就不必回去了。于是,林东河带几位专家去休息,姜瑞要与两位将军商谈了。除非涉及技术,科学家是最不多嘴的群体,但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这是所谓机密的关键。

“姜先生,这一下午,你让我看到了科学家潜质啊!”三人坐定,韩将军以下午一席长谈导出开场白。

“惭愧惭愧,有感而发罢了,科学家一说却不敢当。”

杜少将的话似乎在与韩将军作对:“我倒是觉得姜先生不能成为科学家。虽然国家极其需要高级科技人才,但科学家毕竟不止一个。而姜先生,却是目前所知唯一一个知道什么宝贵并将其归于华夏的奇人。”

姜瑞双手抱胸:“看来,林处长把我彻底出卖了啊!”

韩将军急忙解释:“还请姜先生莫怪,处在他的位置,有些事情必须向有关上级汇报。除此之外,老林极其维护姜先生。说功利一点儿,因为不了解您的功绩和能力,一开始我们真是准备以质问形式面对您的。。。。。。”

姜瑞又不客气了:“我知道咱们国家的公务员大多把自己当祖宗,可我这种人绝对不受控制不受气。所以,我早就和赵云霄声明过态度。中午,林处长也开玩笑说,教训过你们了。。。。。。”

杜少将情不自禁中问:“如果出现那种情况,您会怎么样?”

“客气点儿就一走了之。”

“不客气呢?”

姜瑞冷笑一声:“撕了他的嘴,要了他的命,一切都有可能。”

两位将军脸色一变:“姜先生,是不是太不留情面了?”

“不是说党员干部是公仆嘛?假的啊?”

“有些人必须要控制住。放任自流的话,潜在危险太大。政府或军方不得不。。。。。。”

这话姜瑞不爱听:“不怕得罪二位,也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们的机构为什么喜欢质问人才?作为统治阶级,有控制欲极其正常,没有反倒不正常了,但不能改变控制方法吗?非要把人赶到外国去才好受?”

这样的话题不能多谈,杜少将很后悔自己提起:“您说得对,我们确实应该从内心改变态度,改变不合时宜的部分做法。不过,姜先生确实过于激烈。。。。。。呵呵,或者说有性格!”

从门外正走进来的林东河接口:“性格不是随便玩的,那是傻子。我们教官有性格是因为具备逍遥法外的实力。反正我清楚自己,他要是杀了人,我是不会去抓他,免得白白送死。”

韩将军笑道:“三个月前我不相信,现在理解了。特别处什么时候这么服过一个人哪!”

杜少将应和:“是啊,区区特别事物处,姜教官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段大鹏这么说,谢凭崖这么说,罗松平还是这么说。这帮小子都是敢闯总参找我麻烦的愣头青,对姜教官却佩服的五体投地。。。。。”

随着林东河帮着把话说白,两位将军又“盛情”捧场,这个尴尬话题就此揭过,该谈正事儿了。。。。。。所谓正事儿并不多,根本上就两样,其一是希望并确定姜瑞会帮助国家,其二是想法拴住姜瑞这样近乎无双的强者。对后者,如杜少将,很清楚姜瑞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境地。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均属笑谈,对这类人确实不能起控制之心。

表面控制住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像抱着解除所有保险的原子弹一样危险。当然,对生命有信心,勇于坚持理念的姜瑞,不在意击毙任何自以为是的不礼貌家伙,却没有原子弹那么暴烈。

言归正传,对于担任始皇陵发掘特别顾问,姜瑞很痛快的答应了,无非是声明无法全程指导而已。

第一批进始皇陵的国家人员不会是考古专家,而是科学家和可靠的工程兵,后者肯定要从修建秘密国防工程的部队中选拔。不要说比等重黄金珍贵得多的科学家,那些工程兵则是军队中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兵种,而且整个服役期大多处在深山老林,文盲农民工的双眼都比他们更有人文色彩。姜瑞是个心底很柔软得人,前文说过,他不愿眼睁睁看着这些人出现伤亡。再说他的弱点不止于此,要是外公或者丁教授、邓教授等亲人长辈成为第一批探陵的人,而且很有可能。那么,姜瑞大概会主动要求担任顾问。

双方坦诚得就顾问问题达成了共识,接着开始探讨对姜瑞日后行止的配合问题。既然出现了定海珠和金雁这样的史前遗宝,姜瑞继续寻找同类物品的可信度就无限拔高了。姜瑞的自信倒不算什么,而是可以调动无限资源的国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特别是发现了定海珠和金雁超越时代的技术含量之后。所以,有必要给予姜瑞一个秘密身份。。。。。。

姜瑞对国家部门的协助可有可无。至于秘密身份,他------不需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