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午夜钟声

皓月111 收藏 18 265
导读:一•平安县太爷 平安县衙门外有一口大钟。是专门为报案者准备的,可是几年了都没人敲过,钟上也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为什么没人敲呢,这不得不提县太爷——李德开。 。 这个李德开本是平民一个。有一天刨地突然刨出了一张银票,上面赫然印着——壹仟两!

一•平安县太爷

平安县衙门外有一口大钟。是专门为报案者准备的,可是几年了都没人敲过,钟上也就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为什么没人敲呢,这不得不提县太爷——李德开。 。

这个李德开本是平民一个。有一天刨地突然刨出了一张银票,上面赫然印着——壹仟两!可不得了,他瞅瞅四下无人,便把银票往怀中一揣,拎起锄头慌忙回家了。

回到家和妻子一说。妻子也是又惊又怕。两人熬了一宿都没睡,最后还是妻子提议让李德开拿着银票去做买卖。

别看李德开是个普通的农民,但他很会算计,视财如命,连几文钱都和老板计较半天。这么一来,李德开收拾行李第二天就独自一人出发了。

还别说,这李德开在京城开了一家小酒馆,生意还不错,几年下来就积攒了很多财富。你说他的家产都这么庞大了,养儿子一辈子都没问题了,只是坐享人生幸福了,可他却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弃商从官。那时候的商人虽然是很有钱的,可也是最底层的。这李德开看不惯当官的那种骄横的脸色,决定自己也去弄个官当当。

他用几千两银子打通上下,本想混个几品几品的大臣当当,没想到只落下个县太爷。芝麻大,也是官。就这样,李德开坐上了平安县太爷这个位置上。为了这个职位,他的积蓄花了不少,可县太爷没有什么油水可捞,所以为了自己的生活水平,他决定立下个“潜规则”:凡是打官司,谁给的钱多谁就获胜。所以几乎每次大户人家欺负百姓却有理,渐渐地也就没人去敲那口钟了。

二•不公正的判罚

这天,李德开正在和管家福财下棋,一边喝着茶,一边还不时地挑逗着鸟笼中的珍珠鸟。

“老爷,咱们再没有事干可该生活不下去了。”福财放下一粒棋子说。

“急什么,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李德开拿着鸟笼朝里面的小鸟挤眉弄眼“是吧,小宝贝。”

谈话间,一个身着“卒”字衣的侍卫慌慌张张地冲进来“报——老爷,生意来了!”

李德开放下茶壶和鸟笼,站起身走出去。还未进衙门大堂,便听“咚——咚——”的敲钟声。

李德开坐在大堂前,一拍惊堂木,边上管家大喝一声:“升堂——”低下两排侍卫杵着棍子:“威武——”

李德开道:“来者何人?”

敲钟的人放下木槌跪在堂前,低头到:“民女张氏。”

“何事相报”

“回大人。前天我丈夫去卖柴火,几日没回,今日见到已被打断双腿,我家失去了顶梁柱。这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望大人为民女做主。”

“何人所伤?”

“是何家人!”

“我问你呢!”

“大人,就是何家人!”

“哦,是何家人。”李德开捋了捋胡子。

“他们为何伤你丈夫?”

“他们不给钱,还打人。呜——”那名女子呜呜的哭起来。

“那好,我派人去调查,明日开堂审理,退堂——”

从大堂上下来,李德开对福财说:“去何家看看。”仅五个字,福财便明白了李德开的意思。

“站住,什么人?”何家看门的一把拦住正向里走的福财。

“我是县衙里县太爷派来的。”福财用袖子摸了一下额头上的汗。

“哦,你先等一下。”那人转身进去,不一会又出来:“你进去吧!”

福财走进大厅,何家老爷正端坐在太师椅上:“是福大人那,快上座,上茶——”

“何老爷不必了,我今天来主要是来了解点情况。”

“哦?了解什么?”何老爷皱起眉头。

“前些天有个卖柴火的来过吧……”

“不是我们干的!”何老爷差点从太师椅上跌下来。

“是吗?我们已经掌握了充足的证据,您看……”福财故作镇定。

“唉,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那就老规矩,”何老爷回头道“管家,做好准备。福大人,明天一早准给您送过去。”

“好,何老爷,那我就先告退。”说着,福财大步走出何家大门。

第二天升堂,结果大家已经都知道了,何家无罪。可是从这天起,李德开的噩梦就开始了。

三•半夜神秘钟声

要说这李德开也真是“意志坚强”,毕竟判过不少冤案,晚上却像没事人似的倒头便睡,不一会便喊声大作。

朦朦胧胧过了子时,只见天空中云彩遮住了皎洁的月光,霎时间黑暗了起来。

紧接着“咚——咚——”传来几声钟声,前两声不要紧,敲到第三声时,李德开“腾”的一下坐了起来。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当——”的一声,时钟已指向子时,子时一过,天空真的暗了下来,“咚——”一声钟声便传来。

“啊——”李德开吓了一跳,大喊一声叫来管家前去查看,可是只见那钟还是挂在那,一动不动,周围什么也没有。“唉——”李德开叹了一口气,觉得这只是幻觉罢了。

但是事情并不是像李德开想象那样得发展。大钟在第二天,第三天又响起。李德开这下可坐不住了,饭吃不下,觉也睡不好,整个人想没了魂。于是他叫人晚上守着大钟,看究竟能发生什么事情。

又是一个午夜,大钟像约好了一样响起,李德开马上跑到衙门口,看到侍卫睡得像猪一样,他一脚把侍卫踢起来“怎么回事?”

“老……爷……”侍卫揉揉惺忪的睡眼,“什么也没看见。”

“你个混蛋!”李德开气愤地回了房。

第二天那个侍卫就被赶回了家。

这可怎么办?李德开找来了法师(也就是跳大食的),经过一番折腾法师说好了,李德开松了一口气。但是钟声却不听话,半夜再一次响起。

这可把李德开愁得,他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把管家叫来:“你说是不是老天爷故意惩罚我们那?”

“这个,我们也没做什么坏事,他惩罚我们干什么?”福财还是显得很理直气壮。

“我们可是判了不受冤案啊,”李德开倒像个明白人“你说会不会因为这个?”

“那我们怎么办?”福财也有点着急。

“这样,你明天去庙里求一签,看看该怎么办。”

“好的,不用明天,我这就去。”福财是个急性子,转身跑了出去。

李德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回想着这些年他判的起起冤案,都还历历在目。如今这老天是看不下去了,才敲我的钟提醒我的。对,如此如此,就这样办。

四•原来是这样

天色渐暗,李德开按照自己的想法准备好了东西。不一会福财进来了。

“怎么样?”李德开紧忙上前去问。

“不太好啊,”福财摇摇头,“一个下签。”

“有没有破解之术?”

“有,这样这样。”福财贴到李德开耳旁说道。

“恩,和我想的一样,和尚也不过如此嘛,哈哈。”李德开走进了内屋。

第二天,李德开起了一个大早,拿起准备的东西就走出了家门。身边没有一个随从,也没有骑马坐轿,很虔诚得步行在大道上。平时他都不敢出来,怕遭到百姓的唾骂,可是今天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来到张家,也就是他最近判的案子那个张家,敲敲门,没人应答,再敲敲,还是没有人,他正要转身离开,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老太太。

“你找谁啊?”老太太拄着拐棍颤巍巍的说。

“这张家怎么没有人啊?”李德开故意压低声音说。

“你说老张家那,唉,自从那个糊涂县太爷判了那个糊涂的案子,老张就自杀了,媳妇也不知了去向,真是作孽啊。”老太太显然没有认出李德开。

“哦。”李德开心里一震,离开了。

看来李德开是真想悔改,毕竟每天担惊受怕的日子也不好过,他打理好衙门里各项事务,对管家说:“我出去去寺里住几天,有什么事情也不要找我,你管好就行了。”说完就走了。

来到寺庙里,方丈热心的接待了这位施主,给李德开安排了房间,还提供食物。李德开就认真地帮和尚干活,上香以洗除罪孽。

这天晚上,李德开怎么也睡不着,眼看着到了子时,“咚——”的一声,李德开像被烧了屁股一样跳起来,他马上出去查看。只见一个小和尚在撞钟,“咚咚”的,甚是响亮。李德开上前去问。小和尚道:“这是寺院的规矩,每天子时撞钟。”

李德开心里道,不会是缠上我了吧,从此大病不起,也丢了县太爷的位置,在乡下的一间房子里养老。说来也奇怪,自从李德开搬进这间房子,就再也没有听见钟声。



这原因到底是什么,那个时代没有人能知道,如果你学过物理就能够解释,寺院距离衙门不过几里地,寺院的钟声很大,传到衙门引起共振。以前也有钟声,只是最近李德开心虚,才注意到。呵呵,如果那时候李德开发现了这个问题,说不定将来会获诺贝尔物理奖呢!(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