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越战亲历(3)闷罐车没厕所,饭盆派上大用场

浪子虚名 收藏 37 25786
导读:把屁股露到车厢外,万一有敌特刺探我们的军情,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东西一闪而过,肯定以为我们运送了什么新式武器……”大家一听,哄的一下笑开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各班副班长注意了,到连部仓库领取弹药!”连队文书大声喊着。

副班长折身向仓库跑去……


回到班里,布置大家做好出发准备事项,把自己的私人用品,还有一双没有穿过的新军鞋一股脑的塞进了一个手提袋,转念一想,进入一级战备快一个月,部队就命令停止个人与外界的一切联系,现在要上战场了,无论如何也要给家人写点东西,不然“牺牲”了,家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躲到一边,铺开纸笔写下了“遗书”,(很可惜,这件“遗书”战后回到驻地被自己撕毁了,没有保留下来)大概的内容是“响应党中央、x主席的作战命令,打击越寇侵略者,如果自己牺牲,也是为国捐躯,死得其所……家里不要难过”之类的豪言壮语。然后把“遗书”藏进新鞋里,怕连队检查发现,又在鞋里塞了双鞋垫压住。

副班长扛了一箱手榴弹和一箱(两铁盒)子弹回来,说连队布置,弹药按0.5的基数配备,各班自带,暂时不分发到个人。

当天,连队把养得最肥的那头猪杀了。

深夜,几辆卡车将全连拉到巩县火车站,车站已经戒严,周围都是穿着棉大衣站岗的哨兵,气温在零下。军坦克团的运兵专列挂上了运送我们的车皮。

“哐当”一声,身体跟着晃了一下—列车启程了。我们乘坐的车皮是闷罐车,大家打开背包,交错着躺下。

火车朝目的地行进,沿途只停靠军供站,较大的军供站提供就餐,偶尔也会在偏僻的货站站场作短暂停留,解决方便问题—闷罐车没有厕所,小便好解决,列车行进中实在憋不住,就拉开闷罐车门,车门上有固定的拉钩扣住,正好开一道缝,对着门缝闭着眼往外撒就是。有的战士不习惯,一泡尿要憋很久才算完事。上大号就得等到停车才能解决了。

途径郑州军供站,饭后上车时副班长见我拎了一个洗脸盆般大的陶盆上车,很奇怪问:“你从哪里搞来这么个玩意?”

“从军供站的伙房里摸来的。

“搞这个盆干什么?

“咳!你看咱们那些新兵,多能吃!每次吃饭都狼吞虎咽的,搞得我想多吃点菜都要克制点,下一站我们就用这个盆多打它一份回来,保证大家吃个够。

“人家会给你打菜吗?

“你就看我的了!”我冲着副班长诡异的一笑。

傍晚,军列停靠在信阳军供站,混在打菜的战士中间,我将“菜盆” 往打菜的工作人员跟前一送。

“嗯?”对方一愣:“你怎么用这个盆子打菜?你们的铝盆呢?”

“嘿嘿…..”我满脸堆笑:“我们打菜用的铝盆不小心压瘪了……坏了,不能用了,嘿嘿,新的还没有领到,只好暂时用这个、这个对付一下。”

军供站的工作人员一脸的狐疑的看着我,见我神色坦然没有什么破绽,往我的陶盆里打了一份菜。

把菜端回到班里吃饭的地方,班里的弟兄高兴坏了。

“今天我们吃双份红烧肉!大家围紧点,别让人看到了。”说着我直起身子,向和7班一起吃饭的排长招了招手:“ 排长,过来!过来呀!”

排长(曾)端着碗走过来:“搞什么名堂?”

副班长用勺子从菜盆里盛了满满一勺菜倒进排长碗里:“我们班长请你吃红烧肉!”

“是啊,排长,你以后就跟我们班一起吃饭,我们菜多!”我很得意的对排长说。

“少鸟无(黏糊)”排长(曾)在我身边蹲下后,操着他的潮汕口音嗔道:“一看就知道你玩的鬼点子!叫他们(连队干部)知道,连我一起都要挨骂!我才不和你们一起同流合污呢!”

“耶耶耶!咱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你不吃算拉倒,咱们多吃点。”班里的弟兄听见我和排长的对话,禁不住嗤嗤的一边笑,一边低着头猛吃……


进入夜间,列车继续南行,大个刘(中建),拍着肚皮:“班长,今天吃的真过瘾,明天兵站吃饭时候打菜,我去操练怎么样?”

“是啊,是啊,班长这招—啧啧!真想不到!”景(付利)插话。

“这一招是‘多吃多占’”佟(得志)参与进来。

“去、去!会不会说话?这一招,叫做‘浑水摸鱼’,在军供站吃饭,要想多吃,我还有一招……”说到这,我故意卖个关子,停了下来。

“说来听听!说来听听……”班里的弟兄围了过来。

“这另一招叫做‘见缝插针’—哈哈,你们不懂了吧!这‘浑水摸鱼’是利用军供站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这些南来北往的部队不熟悉……这‘见缝插针’是我当新兵的时候玩过的把戏—我应征入伍也是坐火车来部队的,也是现在这样在军供站吃饭。接兵的干部把我们这些新兵每十个人编成一个班,然后指定一个‘班头’,发给一个铝盆,到了军供站,由‘班头’负责打菜,然后大家围着吃。

“你们知道,刚入伍的新兵没什么纪律性的,到军供站吃饭的时候,那是一窝蜂、乱哄哄。刚开始,我们跟着这个拿盆的‘班头’,挤到前面去打菜—跟着干啥?菜打出来,先下手为强,抢肉吃呗!但是我的这个‘菜班头’真没劲,老是挤不进去。等我们这个班菜打来吃的时候,别人早已经吃的差不多了。还有啊,刚组成的新兵班和那打菜的‘班头’互相都不熟,新兵们都不戴领章帽徽,清一色的头顶大棉帽,猛的一看,大家的模样都差不多。那些‘菜班长’把菜打出来,往往找不全同一个班的新兵一起吃,看到这种情况,我的点子就有了。

“对头!混进其他班里吃!一到军供站,我就先用茶缸装好饭,而后就转悠,看到哪个先打菜到手的班围着吃的圈子有空档,不管三七二十一,挤进去就‘埋头苦干’专挑肉吃。

“发现不是怎么办—嘿!这还不简单,就说搞错了呗!退出再去找自己的‘菜班头’—这个时候已经吃了好几块大肉啦!”

说到这,班里的弟兄笑成一团。方(法)直嚷嚷:“唉哟!我的肚子好疼!”

睡在闷罐车门旁的排长发话:“很晚了,不要闹了。”

大家静下来,方(法)还在哼哼唧唧:“唉哟,肚子疼死了!好疼哦……”一边哼着,一边从车厢里往门口爬:“排长,能不能把门打开大一点,我肚子疼,要拉屎!”

“拉屎?你忍着吧!看你们班长干的好事,红烧肉吃多了吧?闹肚子了吧?嘿嘿!忍着,等车停了再下去拉!”排长有些幸灾乐祸。

方(法)忍了一会,一边哼哼着喊痛,一边带着哭腔央求:“排长,我忍不住了!就把门打开一点吧,唉哟!快忍不住了!……”

“不行!在门口拉屎—火车在行进,万一摔下去怎么办?那会出事故的,你给我忍着!”排长还是不同意。

看到方(法)的难受劲,我赶紧对排长说:“我们用背包带绑着他(方),这边几个人拉住背包带,他把屁股露在门外拉屎就是了,不会有事的。”

“是啊!”7班有战士高声说:“把屁股露到车厢外,万一有敌特刺探我们的军情,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东西一闪而过,肯定以为我们运送了什么新式武器……”大家一听,哄的一下笑开了。

“我可不是开玩笑!不行就是不行,拉在裤裆里也不准在门口拉!”排长很坚决。方(法)一看排长坚决不同意,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副班长一看不对劲了,赶紧过来:“我们班不是有个陶盆么,就拉到盆里再扔掉就行……”

“快拉快扔!”排长挥挥手。

方(法)把他那盆汤汤水水扔出车外后,大家都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由于“闹肚子“事件,方(法)一路上显得特别沉闷。


向南、向南,一直行进到宁明的xx乡(那时叫公社)停下来。“我们在此地休整,更换和补充武器装备……使用新的部队番号53309,第71分队。可以给家里写信报个平安,内容不能涉及部队的情况—就说到这里执行战备训练任务……班长检查战士写的(信)、排长检查班长—检查完之后封口,统一交到连部寄出去……”指导员开会时这样布置。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36楼肿尾

嘿嘿,闷罐车,又一个当兵的情结!这个老兵忘了一个重要的细节,每节车厢都有一个木梯子,比一般的梯子要短些,作用嘛一个是方便上车下车,二嘛就是方便方便了。使用方法是全车人上完后,把梯子横倒放在车厢门口,做档门的作用,又透气又可观风景。如果真有人要拉稀急了,用背包带往腰上一拴,两腿叉开、屁股向外,坐上横着的梯子就可以尽情地哗啦啦了,呵呵!我们一般一个车厢要临时装一部手摇电话,与其他车厢保持联系。晚上就用电话干电池接一个或几个12瓦的车灯,就可以看书、打牌了。其实闷罐车厢除了噪音打还是不错的,怎么也是“卧铺”嘛,当然是硬卧了哟,最起码比硬坐的要强很多。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