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之泪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幸运的赌徒

bingzu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6200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66.html


在我被熏得像个黑鬼似的从烟囱中一点点的冒出头来的时候,屁股上的肉已经被不时蹿升上来的火苗烘烤的有了三分熟。好不容易爬出来,还没来得及喘上一口气,楼下的车子已经顷刻间扬长而去了!

“妈了巴子的!和尚!你给老子等着,回去非把你他娘的屁股上的肉一片片的削下来烤着吃……”我轻手轻脚的趴在屋顶上,揭开裤子,在冰冷的月光下小心的晾晒着红扑扑的小屁屁,心里则恨恨的惦记着和尚那个狗日的,也许那家伙现在正四处咬人呢也说不定,嘿嘿!

丝丝的寒风从两股间轻柔的划过,我心里则在反复的斟酌着接下来的行动计划,从他们刚刚的谈话内容中可以很明显的感受的出来,老头子似乎一直对小五的当家的很不放心,既然这样,老子何不在中间做点文章,而明天的码头之行说不定会有不小的收获……

闭上双眼将行动的具体细节重新在脑海中演练了一遍,直至屁股上结下一层薄薄的白霜,我才缓缓的睁开双眼,瞧上一眼时间,然后幽灵一样的回到了地上。

站在一条相对人烟稀少的道路旁抬手拦下一辆黄色的出租车,车主是个扎着一头小辫的黑人中年妇女,我犹豫了一下,迈步一头钻了进去,坐在了副驾驶座上。

“先生,去哪?”女人有些疲倦的询问道,但很快,她就像是被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似的顿时变得目瞪口呆,浑身发抖。

也许是出于对黑人妇女的特殊照顾,在驾驶员座椅的周围用铁架焊接了一道安全栅栏,但这些在连直升机铁皮都能划开一道口子的折刀面前简直就不堪一击了!

“放轻松,依照我说的做,绝不会伤害你一根毛发!不要有什么愚蠢的想法,否则你会在半秒钟之内看到从自己喉咙中激射出的鲜血滚烫的铺洒在面前的挡风镜上……”左手反手将锋利的刀刃在其喉咙上轻轻的压出一丝红印后,我面无表情的冷冷威胁道。

出租车在剧烈的抖动中重新发动,此时的我虽然已经双眸紧闭,但拳头在穿破障碍时划出的一道口子却仍在不停的往外渗出着鲜血,而唯有这样,我的大脑才能恒久保持真正的清醒!

“前方路口左拐!”在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我开始下达第一次指令。

“是!——”女人战战兢兢的回答道,即使不用睁眼,我也能感觉得到其眼睛中所流露出的惊恐。

“右拐!……右拐……直走……左拐……停!——”在一连串的密集指令后,车子平稳的停住,我慢慢的睁开眼睛,正是那家地下赌场的门前。

“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果被我听到什么一星半点儿,这就是你的下场!”幽幽的说完最后一句话,我顺势将手中的刀子在其左边的车窗玻璃上轻轻一划,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下车去。

收回刀子,就在刚要踏进赌场大门的一瞬间,身后传来一阵玻璃碎裂的声响和女人的尖叫!

乍一推开赌场的大门,扑面而来的热浪和叫喊声差点没把我顶了个跟头,站在门口的打手一眼看到浑身脏兮兮的身穿乞丐装的我先是愣了一下,骂了几句但还是把我给放了进去。

饶有兴趣的围着赌场内部转了一圈,其实进来的第一眼我便瞅见了赌场角落里专门设立的一个VIP通道,大鱼想必都在里面,而外面无非是小鱼小虾打打闹闹的地方罢了,得想个法子混进去!

观察了半天,我决定放弃打扮成服务生的样子混进去,因为那样比较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而且在我闲逛到投掷骰子猜大小的桌子旁边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一个更加大胆的想法!

打定主意之后,我探身打算挤进圆盘的周围,没想到却被一群正在兴头上的家伙硬给轰了出来。

“滚开!——臭乞丐!”

“该死的黑鬼!别找不自在!老子要是输了钱,小心把你的皮给扒下来!”

“…………”

不过,在我一拳将那个试图拿我撒气的家伙放倒在地上之后,我的前方自然让出一条道路来,而赌场的打手也只是瞥了一眼,便继续刚才关于女人的话题。

走上前去,掏出口袋里一直没舍得丢下的10美金50美分,立即惹来了周围人的一阵窃笑,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对面的一个手拿酒瓶的红头发、绿眼睛的女人醉醺醺的冲我吼道:“小子,最少押10美金!”

我愣了一下,奶奶个熊的!豁出去了!我一把将10美金全部押在了大的一方。

“给你!——愿上帝赐予你好运!”醉酒女人一把将骰子丢给我,周围人也开始纷纷下注,除了醉酒女人和零星的几个试图投机的家伙安慰性的同我一样押了10美金,其余的家伙则纷纷信心满满的将大把的钞票堆在了相反的一边。

甚至懒得祈祷性的吹口仙气,我几乎随意性的便将手中的骰子丢了出去,在翻滚了五六圈之后,凹下去四个点的一面静静的停在了最上头。醉酒女人庆祝的吹起口哨,而我嘴角则冷冷的浮起一丝嘲笑。

在出手的那一刻,我发现这玩意其实和扔手雷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再加上平时为观察弹着点所做的特殊训练,对付起这小小的骰子来真所谓是小菜一碟!小试牛刀,竟然一下子赚回了几十倍的票子,连我都忍不住的激动了一下,难怪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沉迷其中,甚至倾家荡产也难以自拔!

“下注了!下注了!……幸运乞丐?”醉酒女人继续用她那煽动性的声音开始了押注,凭空多出的一个外号让我不禁皱了下眉头,但并不影响我将手中全部的钱仍旧押在大的上面。

“押定离手!——Good luck!”

“哼!——”我径直将手中的骰子朝空中一抛,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之后,醉酒女人的尖叫声如约响起:“六点大!幸运乞丐!吼吼!——”

押小的几个家伙颓废的垂下脑袋,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美金拱手送到了我的身前。

“继续下注!——”话音未落,这下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盯住了我的右手。不动声色的拿出三分之一的钱继续押在大的一边,眨眼间的功夫,写着大字的圆圈里一下子便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钞票,相反,醉酒女人则独自一人将全部家底押在了小字上面!

“啪!——”的一声,骰子轻松的从我指尖滑落,艰难的滚动了几下之后,最后一口气之差永久的停在了两点上面。

“万岁!哈哈……”兵不厌诈的醉酒女人开始了一个人的欢呼!我的耳边则四处充斥着小声的咒骂。

永远不要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的手上,否则只能任人宰割!我抬起头来,目光正巧对视到醉酒女人抛过来的媚眼,面对其接下来献上的飞吻,我只是淡淡一笑,将剩下的钱继续全部押在大上。

兵者诡道!虚中有实,实中有虚的坚持了十几把之后,我贪婪的数着手中厚厚的一打美金离开围满了人的桌子旁边,乐滋滋的走到纸牌桌旁边打算碰碰运气。

围坐在圆桌上的几个家伙见我的第一眼本打算习惯性的将臭烘烘的我撵走,但当瞥到我手中Money的时候,硬是将马上到嘴边的脏字给吞了下去。

“发牌!——”坐在正中央的一个五大三粗的白人手淫一般的不停摩擦着脖子上的一根狗链子粗细的金项链,冲发牌的家伙摆了摆手。

因为在执行任务时飞行的途中,幽灵的一帮财主也会偶尔的赌上一把,一般而言,一副牌洗下来,即使只是经过初级训练的我也能差不离的将整副牌的顺序记下来,更别说酋长、巫师、爵士几个常年在情报圈里摸爬滚打的老狐狸了!和那帮家伙在一起狼狈为奸久了,眼前的游戏才真正算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几局下来,圆桌上的几位爷脸都绿了,尤其是那位被我扒的只剩下内裤的家伙,哭丧着脸走出赌场,消失在瑟瑟寒风中……

换上崭新的一套休闲装从洗手间里出来,瞥了眼右手上的金表,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应该足够去VIP套房里走上一圈。

不等我回到纸牌桌前,一名西装笔挺、领子上打着个蝴蝶结的服务生便在两名黑衣保镖的护送下站在了我回去的路上。

“先生!请稍等一下!鉴于您是本赌场有史以来的第一位连胜二十局的人,我们老板特意请你去贵宾包房一叙!”对方彬彬有礼的打断道。

“谢谢你们老板的好意!这个就不用了吧!我还有——”我立即装作一副虚心状加以推辞,不等我转身,其身边的两个家伙立即微微露出腰间的乌兹冲锋枪,吓得我顿时将后半句借口咽了回去。

一前一后被挟持进挂有VIP金字的通道,我的心里不由的一阵窃喜,来到装饰奢华的包房门前,为首的侍者轻轻的扣了几下门,在得到允许之后,才点头示意我身后的两名大汉将我“护送”进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