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新6军老兵: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是国家军队

2野劲旅 收藏 25 31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但是当时我们认为不是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没有军队,我们军队是国民政府的军队,是政府的军队。因为你部队里头连个党团组织都没有的,不过党的生活,不发展团员,不发展的,对不对?我们就是国家军队,不是国民党军队,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是国家军队,我们不能打,对打中国人,我们有想法、有看法。”——黄耀武


凤凰卫视7月31日《中国记忆》,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45年9月9号,在南京陆军总部的中国战区受降仪式上,日本驻华侵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代表日本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并且交出他的随身佩刀。以此,来表示侵华日军正式缴械投降,至此抗日战争宣告胜利结束。我们今天请到的讲述者黄耀武老人,当时就在受降仪式的现场担任警戒任务。而作为国民革命军新六军的普通一兵,黄耀武曾经在滇缅战场和日寇浴血奋战。抗战胜利之后,他原来准备退伍回家,继续他的学业。但世事无常,此后不久,他和他所在的部队又被卷入了一场新的战争。


奔赴东北 接收日军武器


解说:黄耀武所在的新六军二十二师,是蒋介石嫡系廖耀湘的王牌部队,抗战结束后驻防南京、上海。作为普通士兵的黄耀武和战友们,一直也不相信他们会去北方打仗,但不久部队开拔的命令就来了。


黄耀武:到了1月1号,1946年1月1号就奉命上船。当时是不要说我们没有思想准备,就蒋介石准备也不足。拿什么证明呢?我们从印度回来都是夏装,说开到东北,东北冰天雪地,换不上冬装。冬装都没有,后来就把日本人那个地勤人员,空军地勤人员那些服装全发给我们,我们穿这服装来东北。


解说:当时,黄耀武所在的国民革命军新六军的具体任务,是在东北接收日本武器、军队,他们乘坐美国的运输舰两天三夜到秦皇岛,又换火车,终于抵达目的地。


黄耀武:接收,给我们任务就是说南京接收完了,现在要接收沈阳了。沈阳因为是东北嘛,关东军在这时间很长,而且关东军七八十万军队,那时候六七十万军队要接收受降这样。


国共双方的短暂交兵


解说:抗战结束后,当时蒋介石的意图,是以将近7个军的兵力,迅速占领东北铁路沿线和大中城市。而共产党方面,也已遣罗荣桓、黄克诚、王震等部,总计10万余人进军东北进行战略布局。两军相持,难免争斗。而1946年2月11日黄耀武所在新六军二十二师,就在辽宁盘锦附近的沙岭镇遭遇了第一场战事。


黄耀武:刚黑吧,还没黑吧。66团进去,立足未稳(民主联军)开始进攻。


记者:当时知道是民主联军进攻吗?


黄耀武:知道。一看就是民主联军,光喊连喊带叫的打。


记者:喊什么?


黄耀武:他们没什么武器,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喊的精神上也是一种刺激。那往上冲啊,人海战术,那机关枪你想一分钟就不动。一分钟几百,二三百发子弹就出去了。打到什么情况呢?打到最后重机枪都没子弹了,打到这种程度。那打了三天三夜啊,三天三宿啊打的。


解说:黄耀武所在新六军二十二师,是不久前才从滇缅战场回国的部队。从丛林进攻转为阵地战斗,一时间还无从适应。而共产党方面,民主联军的战斗激情,更是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在沙岭镇立足未稳,他们就被民主联军数倍兵力围攻。


黄耀武:十个团估计,但是只有多,他们承认的是四个团加两个纵队,那更多了我说。四个团两个纵队相当于两个军啊,一个军有九个团,那不更多吗?二九一十八,二十多团了,那不更多了,但团满不满咱不清楚。但我们知道这些部队从哪来,从山东过来的。最后那个守沙岭那个团长罗英,罗英从无线电喊,喊话给李涛、廖耀湘喊话他说不行了,弹药没有了。三天三宿了,你再不来援兵,不再增援,我顶不住了,都这个程度了。


解说:黄耀武所在的新六军是廖耀湘的亲传弟子李涛所辖,在滇缅战事时曾被美式装备全副武装。相比之下,民主联军的军事装备却相差很远。


黄耀武:它没有重炮,大炮没有、迫击炮没有、轻重机械也很少,后来打到什么地方呢?打到第三天呢,白天那副团长刘梓皋下令,步枪剩下的子弹只准留十发,剩下全给重机枪。因为步枪子弹跟重械枪是通用的,把那子弹收集起来给重机枪,给重机枪用。步枪就有几发就够了,就对付了这样。


解说:此役已激战三天,国民党军增援部队到达,民主联军撤退。民主联军方面歼灭守敌550人,俘虏排长以下74人。而自身损失也很巨大,战斗减员达到1677人。这场不期而来的战斗打醒了黄耀武,也打醒了很多国民党士兵,内战已经来到眼前。


黄耀武:我们这帮人就说了,干嘛呀,打了八年没打够,八年好不容易把日本鬼子打败了,这回自己打自己。干嘛呀?干嘛呀?当然了我们说了,蒋介石说是统一中国,多年来就要消灭共产党。我们说,我们这些小孩说,你消灭谁我们不管,你不能拿我们去当炮灰吧。我们给你消灭他,我们拿我们命,玩命去消灭他,我们得什么,对不对?他是谁?他是我们兄弟,同胞兄弟,都中国人,我们干嘛呀?


国民党单方面召开制宪会议 国共关系破裂


陈晓楠:事实上,在1946年年初,当时国共内战还没有正式爆发,短暂的交兵看上去也只是在争夺对日军受降的权利。国共双方,似乎也都没有放弃对政治解决国内问题的尝试和努力。1945年8月到10月毛泽东、周恩来等人飞赴重庆和国民政府谈判。经过激烈的争论,最终双方在10月10号签署了《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也就是后来的《双十协定》。双方决定在当年底召开政治招商会议,但是呢在此之后1946年11月15号,国民政府又单方面召开了制宪会议。这遭到了中共及民盟强烈的反对和抵制,国共关系全面破裂。


解说:对于这场战争,共产党方面在一开始就已经提出了明确的思想指导。1947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名义发表宣言,提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


黄耀武:共产党他教育底下,打倒反对派,打倒蒋介石,一定要打倒,不打倒劳动人民翻不了身。这口号很简单,很明确。国民政府没有,打内战3年了,我没有听有一个人编过一首歌,说打倒共产党的歌没有。只有共产党打倒蒋介石,打倒国民党的歌曲满天飞。


解说:和共产党的旗帜鲜明相比,国民党的军队各方面准备都不到位,尤其是像黄耀武这样的普通士兵,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去打仗。


黄耀武:但是当时我们认为不是国民党军队,国民党没有军队,我们军队是国民政府的军队,是政府的军队。因为你部队里头连个党团组织都没有的,不过党的生活,不发展团员,不发展的,对不对?我们就是国家军队,不是国民党军队,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是国家军队,我们不能打,对打中国人,我们有想法、有看法。


政策劣势 国民党军队人心涣散


陈晓楠:1946年3月,随着苏联军队撤离东北,国共两军在东北地区展开了激烈的争夺。4月到5月之间,东北四平、长春都爆发了激烈的战斗,国共双方互有消长。在黄耀武的记忆里,当时他所在部队呢经常有临阵脱逃的现象,一场战斗开始之前,结束之后,是逃兵最多的时候。经常就有人换了衣服,丢掉下枪不辞而别。国民党军方面也多次为此整饬纪律,但是效果不太明显。不知道为什么去战斗?这是当时黄耀武这些老兵最苦恼的问题。


解说:当时黄耀武所在的国民党部队,苦于没有兵源,于是也对被抓的解放军士兵动起了脑筋。


黄耀武:愿意回家的我们发给路费,愿意参军的,参加我们中央军我们欢迎。是那么说,愿意回家的没有,不能让你回家,让你继续在我们这当兵。哪有让你回家的?嘴是那么说,都喊的口号。


解说:和国民党军队方面的言行不一相比,让黄耀武感到非常羡慕的是,解放军方面对待俘虏更有一套好办法。


黄耀武:这留下来经过训练,诉苦大会,诉完苦以后你光荣入伍。你当班长以上的不要你,班长以上呢,你自愿留下来行,不自愿留下来,训练一段让你走。回去,给你放回去。优待政策嘛,放回来就反而做宣传了,共产党队伍可优待了。你看虽然没吃好的窝窝头大饼子,吃个饱,有饱吃。我不愿意干了,人家放我们回来,你看。


解说:和国民党的政府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空头支票相比,解放区政府当时的政策是土地改革分田地。通过战斗保卫胜利果实,其中优劣一目了然。但是即便如此仍然总有一些人在这两者中间来回游弋。


黄耀武:有很多,打不过就投呗。不就那个情况吗?我后来我在沈阳一个单位工作,有一个我们一个科的人,跑了四次。他原来在共产党当兵,可能打不过了,他跑国民党那去了。把枪撩下了,跑国民党那去。后来呢?共产党又给他俘虏了,他又跟共产党干了,后来又跑回来了,来回四回。他一个大头兵,就这个觉悟,要是军官不行了。


解说:就这样,黄耀武在厌战的情绪中反复煎熬。即便上级准备提拔他去黄埔军校学习,他也是无动于衷。终于在1946年4月下旬的一天,趁着部队开拔进攻辽阳和本溪的机会,在一片兵荒马乱里,他逃离了新六军。


黄耀武:我不就不愿意打这个仗,不愿意参加这个仗,我不愿意当这个炮灰。但是那时候年纪太小,太天真,就说我跑出来,离开了战场,我没有亲手杀人,这就是干净的。


黄耀武组织学生运动 反对为国民党当兵


陈晓楠:脱离部队之后,黄耀武到了鞍山的一家中学教书,当体育教员。偶尔呢也办办演讲,讲的都是他当年跟随新六军在滇缅战场和日军死战的故事。日子就这么平静而安详的过去了,直到1946年的5月份,国民党青年远征军207师,诱骗鞍山中学学生参军打内战。由于一时不明真相,有300多名学子报了名,准备所谓的“投笔从戎”。从部队脱离不久的黄耀武,当时就挺身而出,配合一些进步学生积极地进行宣传,“要学习,不给国民党当兵”的口号,很快传遍了全校。报名参军的学生纷纷退了出来,最后应征的学生加上社会青年总共也不过只有87个人。这就是在当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的鞍山五一八学生运动。但是这场运动之后,他的逃兵身份也就暴露了,再加上组织学潮等等罪名,他被当时的鞍山市长通缉了。


黄耀武:盛世兴、盛世才,盛世才的弟弟、鞍山市市长盛世兴。我找了什么人?都是我一起参军同学,他们那时候都提干,最高的上尉,最小的也是少尉,都提干了。找了十来个吧,那天我们都带枪了。


解说: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气愤之下的黄耀武带着曾经的战友们,荷枪实弹冲进了市长办公室。


黄耀武:最后我们到市长办公室,市长怎么的?黄耀武怎么的了?犯什么罪了?你做错了还不该说,不能让人家说,说两句也不行啊,逮捕。当面质问他,他就是知道敷衍,搪塞。不知道,这事我不知道。什么不知道?你下的令还不知道?警告你,出了事那后果你负责。一个个十来个都带着左轮手枪,挺凶的,他不怕啊?怕,那时候战争年代谁管谁啊?


解说:虽然之后的黄耀武解除了通缉,但当时的东三省战乱频仍,民不聊生。他虽得了自由,但无以糊口,只能四处流浪。


黄耀武:没有,没有地方吃饭,失业找不到工作。我南到瓦房店北至吉林,找不到,你说找什么工厂倒闭,商业凋零。小学,你当个小学教师不开支,小学教师都不开支。


沙后所一战 国共互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解说:除了冲锋陷阵,黄耀武身无一技之长,在地方上,生活过的异常艰涩,一年之后,1947年冬天,他最终还是决定回部队,但没想到的是,回来不久他就又碰到了另一场战斗。此时在沙后所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担任主攻任务的解放军华东北野战军二纵四师,已经将新六军二十二师64团和黄耀武所部65团重重围住。


黄耀武:那时候65团一到沙后所,立足没稳,39军上来了,冲上来了,打了一宿啊。结果他们都突,这个尖兵,突进部队已经突进来了。突进来呢,他要是把缺口啊,撕大点,这战斗可能就不好打了。他没有他突击来部队呢继续往纵深发展,一直往纵深发展因为我们那时候立足未稳呢,还没布置好呢,结果他冲进来,把那口一抓住,前面进不来了,后面回不去了出不去了。他继续往前走,往堡子的中心发展,回不去了。


解说:此役,解放军战略意图是以优势兵力五,消灭二十二师这支从缅北反攻以来,从未吃过败仗的国民党劲旅。


陈晓楠:在黄耀武老人的叙述里,有很多时候,他都习惯于把当时的解放军部队称作是八路。当时在国民党新六军部队当中,很多士兵仍然也还把他们的对手叫做“八路”。他们已经习惯,当年在滇缅战场抗日的时候,部队的教员也都是给他们讲过,当时的抗日领袖除了蒋介石还有毛泽东和朱德。那除了国府的部队,还有一支颇具战斗力的就是“八路军”。八路这个留着浓浓的抗争气息的名字,如今仍然出现在国共内战的战场上。但是也仅仅只是停留在,黄耀武这些普通国民党士兵的记忆里了。八路军、新四军、民主抗日联军,他们已经有了一个统一的新名字就是“解放军”。1947年冬天,在辽宁沙后所的那场战斗当中,激战间隙,黄耀武还曾经和解放军相互喊了话。


黄耀武:国军说八路别打了,都是弟兄。打什么呢?放下武器来,来过来,这有大米饭来吃吧,就这种。


记者:八路喊什么?


黄耀武:八路自己也是,咱们都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别打了。就喊这个,他还没喊出什么。蒋介石反动派国民党也不喊,喊了也没用。不喊了,就是别打了,就是用比较有情感的话,咱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过来吧,就这个。


解说:虽是同室操戈,战况依然惨烈。国民党新六军借助攻势顽强抵抗,解放军也是奋勇进攻。与敌人反复搏杀,仅仅几天交战双方都损兵折将千余人。


黄耀武:66团一个营增援来了,完了64团连长说,来了增援了,增援来了,走。我们跟着走,跟着部队冲,冲回沙后所。沙后所还得打呢,到天亮了打不了了,后来进来那部分人,压到一个大院里头去了,两个人站直把着门口,机关枪架着呢,完了西面那个呢也进不来,往后撤了,撤退了进不来了,进来的也出不去。


解说:沙后所这场战斗,双方互有胜负。解放军在达到歼敌有生力量的目标之后,主力转移。随后黄耀武所在的新六军作为机动部队,又陆续参与多场解围战斗。但黄耀武回忆说,就在此时,他们在粮草辎重开始跟不上了。


黄耀武:陈诚走了以后,卫立煌回来,他给蒋介石做了一个保证,东北给养不要中央负责,我们就地解决。这个最大的错误,你卫立煌有多大能耐啊?那最后1947年以后1948年开始,你北至铁岭、南至海城、西至锦州、东至本溪抚顺。那么小的地方,你几十万军队能供得起吗?简直吹牛,根本不可能。


解说:此时,辽沈占据逐渐向解放军倾斜,在解放军中更已经流传出这样的口号,“吃菜要吃白菜芯,打仗要打新六军”。和装备给养比起来,人心的涣散更加无可救药。


黄耀武:一般啊下级军官里有个想法,就是说你打赢了我能怎么的?你打败了我又能怎么的?好像对我的关系没多大影响。你不像你当团长当师长的,你当一个团长,一年你的收入多少啊?起码一年啊你能收入20条金条以上。师长军长就更多。你有的是钱,只要你打不死,我希望不打,我有了钱过好日子去。


国民党组织散漫 战败几成定局


解说:在战争的后期,国民党部队随着人心的散漫,组织也愈发涣散,甚至已经对官兵的言行都无法约束。连曾经赫赫大名特务机构军统,此时也已毫无作为。


黄耀武:人家可能说军统特务多厉害,把你暗杀了,暗杀谁啊?我不杀他好了,还杀我?到了一线部队他说的不算数,他只能在上面里头控制那些什么这个要投降那个啊,那个要起义啊,那个要造反什么的,可能他看着这个,下面他看不了。


解说:1948年6月,再一次执行重要任务时,黄耀武又一次逃离了军队,这一次他是幸运的。不久之后辽沈战役拉开帷幕,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结束了东北的战事。而黄耀武则在解放军被当作国民党军官扣留,进了丹东的解放大队。


黄耀武:一看我呢很年轻,20岁也好像挺单纯,还闹过学潮什么的?他就问我,跟我谈嘛,学习完了打算干什么?我说当个普通劳动者呗。


解说: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革命军进行了战略决战。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历时142天,共争取起义、投械、接受和平改编。共歼灭国民党正规军144个师,非正规军29个师,合计共154万余人。国民党在大陆的主要军事力量,基本上被消减。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