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猴子对解放军使用的最残忍武器

齊文 收藏 35 398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时至今日有三十年之多了,在三十年以来的历史长河中,每当人们谈起这场中越边界战争,往往只能同步兵的一些阵地攻防战,步炮,步坦协同作战紧密地结合起来。甚至把越南游击战术包罗其中,很难将该次边境冲突同化学武器联系在一起。实际上1975年当美军撤离越南后,美国军队在越南除遗留下大量的物资和武器装备外,其中不乏有为数不少的化学武器,在加之中国,前苏联和一些东殴国家的援越物资中,化学武器地雷之类的杀伤性武器依然版上有名。因此,越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拥有着种类繁多和数量不少的化学武器产品。


战前我军根据对越军化学武器的了解和认知程度。 特别是越军自1978年下旬在柬埔寨首都金边,马德望省,菩萨省等广大地区,在交战中大量使用VS,梭曼,塔崩,介子气,光气等神精性毒气和靡烂性毒气,因此,越军在同柬国民军交战中的上述行为引起我军高度重视。 将实战中对越军化学武器的防护提到了战前准备中的重要环节并加以落实。


在自卫还击作战发起前夕,参战部队团级以上各单位,分别组织了连,排,班三级,在中越边境一线组织学习”三防”知识,1979年1月7日,笔者有幸在云南马关,马尾冲公社接受过总参防化部技术人员的授课培训,其主要内容为越军在柬埔寨作战中的化学武器运用情况分析,由于当年战事紧迫大战在即,战事紧急刻不容缓,为保障绝大部份参战人员能够在战前配发防毒面具,全国有两家兵工厂紧急全力生产防毒装备,至79年2月10前当各攻击分队进行战术机动,进入了冲击出发位置时,仍有部份参战人员只发放了半条毛巾和两片肥皂,当遭遇越军实施化学武器攻击时,用毛巾包住肥皂片浸水后堵住口鼻进行防护。 可以看出当年战前准备匆忙,部队防护手段,器材都非常简陋。


云南当面实战阶段,越军使用毒气企图扰乱我军攻击分队作战队形,以利其防御火力对我攻击分队进行杀伤,逼迫我军戴上防毒面具以达到消耗我军体力,妨碍其战术机动,从战后资料查明,越军实施化学武器攻击的时机和袭击目标多为我第一线攻击连队,特别是当我一线攻击分队在接敌过程中,越军则依照地形和风向,对我分队使用毒剂攻击,而且毒剂均为刺激性的化学武器,越军或者利用其炮兵火力对我进行炮袭和炮火覆盖时,夹带数发毒剂炮弹对我进行突然袭击。 例如:2月17日下午16时,四连在向152高地发起冲击时,越军首先进行了炮火拦阻射击,其中夹进了多发刺激性毒剂炮弹,爆炸后产生了大量白色烟雾,进攻人员顿感不适流泪,同时,高地越军利用风向和依托堑嚎,工事投掷了10余枚毒烟手榴弹对我战斗队形进行袭击,再如: 2月24日上午11时,三连在攻打653高地时,进攻分队占据第一道堑壕,准备向第二道堑壕发起冲击时,越军在堑壕内向攻击战斗小组投掷了毒烟手榴弹,爆炸后白烟持续了三分钟,战士们无法睁开眼睛。造成呼吸困难,事实上迟滞了我军攻击速度。 削弱了我分队的进攻作战能力。


再者,越军对我已占领的高地和守备要点进行反击时,在炮火准备过程中仍然利用风向和一些有利的自然因素夹带数发毒剂炮弹对我守备人员进行袭击。


七九年对越作战期间,越军在我云南当面对我攻击部队实施了毒剂袭击,据战后统计资料表明,越军在战斗中对我军实施了十次毒剂袭击,并具有明显的战术企图和鲜明的毒剂运用特点,


首先越军使用毒剂以小,少,散为特点之一,越军在战斗中多次使用毒剂和毒烟手榴弹,一次攻击多为一发至数发,规模小,数量少,使用零散,究其原因,可能是越军游击战术手段决定的,惯于用小群,分散,独立的战术所至,坚守要点和小型游击战相结合,小炮,迫击炮在使用上多采取分散配置,多则一个排,少则二门炮,客观上毒弹袭击时不具备大规模的急袭。由于越军在我云南当面防御兵力薄弱,炮兵火力明显不足,缺乏大兵团作战能力,虽然越军二军区在二线纵深防御地区配置机动野战师,但该集团主力存在分兵作战的实情,难以集合对我攻击要点实施突击,并进行量化的毒剂攻击战术运用,但越军在柬埔寨战场上,由于具备大兵团作战能力和基本条件,越军柬埔寨的广大地区不但实施了大规模有效的步炮,步坦协同作战,而且所实施的毒剂攻击战术运用极为成功,例如:1979年11月5日,越军在柬埔寨出动飞机,在柬磅清扬省和菩萨省投掷了介子气,光气,结果导致三十五人死亡,七十多人中毒。上述地区的动植物被毒剂严重杀伤。


其次,越军在同我军交战中充分利用山岳丛林地的有利自然气象条件。 热带山岳丛林地不但地复杂,气象条件恶劣,在同一地区有多种风向,越军在选择毒气攻击时基本上无规律可掌握,其主要是根据当时的风向而定,据查证,越军实施攻击时,风向及毒烟多吹向我方阵地,由此说明越军对化学武器的使用训练有素,善于利用山岳丛林地小地幅内的气向条件对我实施毒剂攻击战术运用。,同时,越军虽然在战斗中使用毒剂炮弹和手榴弹,但在溃逃时害怕我军拿到毒弹证据,十分重视化学武器的藏匿,保管,转移,埋藏。 例如: 我14军40师119团在郭米地区战斗中,战后在打扫战场时,缴获了大量武器装备,当分队收索至越军弹药库附近的田地里,发现有很多新土痕迹,结果竟一次性在该地挖掘缴获了越军南逃时埋藏的六箱C,S毒剂手榴弹,共九十六枚,由此可见,越军十分重视该类毒弹的管理,藏匿。


最后,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越军在实战中使用毒剂制式弹药多为单一的西埃斯毒剂,1978年越军在柬埔寨战场上大量使用神精性毒剂,使人头痛,麻木和恶心,导致人员死亡的毒剂,呕吐并在几分钟内,使人头昏眼花,窒息昏迷,鼻口出血致人死亡的毒剂。 七九年越军在云南当面同我军交战中,使用的化学武器方法均为扰乱性化学袭击,目的是迫使我军放慢和迟滞进攻时间和减缓攻击能力,纵观七九年云南方向当面越军使用化学武器虽然是局部的,有限的,但足以看出当年战斗残酷性和复杂性。

7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