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首发)

红姐发了,化28万买了一辆广本,经常去本市宝夫人俱乐部挫挫指甲,抱着心爱的贵宾犬,给小狗做做金牌美容。或者开着车去景德镇、宜兴,淘换一点高档瓷器。一幅从容开朗的模样。最近,与几个小姐妹,刚从欧洲十国“考察”归来,马上又要去日本(全自费,没有报销的噢)。

认识红姐是五年前,我家刚搬到这个小区。老婆爱拾搭,一天,领来一个也是新搬来的邻居叫红姐,站在本口,有点羞涩地看着我,叫我“洋先生好!”。

红姐长相秀气,已是半老徐娘,,有一付刘慧芳般和蔼的笑容,看着亲切可人,一番寒暄,也就没了陌生和忌讳,她半坐在沙发边,与我随便谈了起来。

红姐下岗了,说到过去在国营厂里,自己还是党员模范,她就显得伤感。

她好强,什么事都要争强好胜,入党如此,工作更是如此。与男工抢着干各种苦活累活,年年都是厂里的先进劳动者,是共产党立场坚定的基本成员,绝对听党的话,跟党走。

不成想,厂里改制被兼并,作为工人,红姐就跟着下岗了。

下岗头几天,红姐想不通,又无可奈何,虽没有寻死觅活,却也在本市著名的湖边公园,徘徊了好几天。好在作为另外一个改制国企的党员干部,红姐的丈夫没下岗,差不多天天陪着红姐遛弯,丈夫虽不善言语,却能做个好听众,红姐终于缓了过来。

红姐的丈夫在单位只是个党办科员,干部里不入流的最低品次,工资不高,更没外快,夫妻两个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女儿要养,生活是很艰难的。

此时,作为共产党员的下岗女工,红姐就显出优势来了,受党多年教育,早就培养了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再说了,那几年先进也不是白当的,吃苦耐劳的品格,早已习成。

一旦认清形势,红姐就开始行动,一边拿失业金、4050补贴买口粮,一边参加街道的下岗女工职能培训,捏脚证、调酒证、会计证、导游证等等,考了一大堆,反正国家对下岗女工有优惠,培训是免费的,后来,红姐就凭这些职业技能证,开始了打工生涯。

搬到我们小区的原因,是几年前,红姐丈夫的单位,进行了最后一次福利分房,那房子造在城郊结合部,交通不太便利。再说了,领那个新房,必须交出老房子,还要补交三万元差价款。当时,老房子还保有老国有企业的高福利,水电煤供暖,都是免费的,所以,那次福利分房,厂里要的职工不很多,连厂长书记都不肯要。

红姐下岗后,一直想换个地方居住,就向父母姐妹借点钱,顶住丈夫的压力,硬把那套福利房要了下来。没成想,这几年城市建设速度太快,红姐的新家所在地区,发展成了繁华的商业区,她的房子出租,能租几千块,于是,红姐不顾丈夫、儿子的坚决反对,就计算着把那个房子租掉,收到一年租金,加上自己打工的存款,贷款买了本小区的一套三居室。

这天找我,是为了做生意。她在外面打工,经常受到老板的侵犯(他娘的,资本家真不是玩意,老太婆也要摸?),她自己又是老共产党员、老先进,心高气傲,不愿屈服,总是在换工作,从会计换到捏脚师,现在又买了新房,按揭压力太大,打工挣钱不够了,想自己做个买卖,开个卤菜店,听我老婆说,我对商业有研究,就跑来请教。

我也没啥太好意见,只是提醒她,做生意没问题,但不能卖小的商品,单位工作量相同,挣钱的绝对数就太小了。建议她,要做生意,就要卖大个的商品,比如:开个房产中介就不错,不需要多少投资,成本就是跑腿,下岗工人开中介,还会有免税优惠。

于是,红姐听我话,在小区门口,还真租了个门面,开起了红姐房产中介。

不过,那几年中国的楼市不景气,房产中介主要靠做租房子生意,收点小佣金,活得都很艰难,有段时间,我还真不太好意思见红姐,怕她怪我出了馊主意。

到08年全球金融喂鸡,看完奥运,红姐有点撑不住了,跑来我家问我:“小洋,我想改行做保健品或者开个美容院,你看如何?”,我想了一想回答她:“不妥,虽说全球金融喂鸡,但我们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会有办法的,你是共产党员,还不信共产党能扳回来?你现在做中介已经上手了,换个行当,你还要重新学习,我估计你现在手里1万元现金都不一定拿得出来,换了行当你承受得了新开的成本吗?现在你是最困难的时候,还能困难到哪里去?咬牙挺一挺吧!”

她扭捏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确实,老公公刚做了胃癌手术,现在手头确实紧张,女儿要买个手机,我都没同意,昨天,与老公还吵了一架。那我就坚持吧小洋啊!”。

果然,08年底,我党陆续或中央或地方的、出了多项刺激房地产的惠民政策,房地产行业像吃了伟哥一般,兴奋了起来,“国家给的优惠,不要白不要!”,中国人就是喜欢贪小便宜。于是,又全民搞起了房地产,城里人买,农民工买,有钱人买,没钱人借了钱也买。

开着房产中介的红姐,赚得盆满钵满,数钱数到手发软。商品房这玩意,是很难私下交易的,你除了买开发商的期房,买二手房,就得从中介那里过,国家规定中介费买卖方各出1%的佣金,也就是说,一套1百万的二手房,中介经手可以赚2万,虽说有讨价还价的,但卖方往往要中介代垫银行还贷资金,也就没法再砍价了,所以,中介收入随着房价直线上升。

红姐的中介开得早,她又是一个自来熟,很容易被客户信任,按照营销学的理念——每个客户的背后,会有9个潜在客户。红姐为人处事受欢迎、说话亲切得体,基本上做一单又能带来好几单,忙得连家务事都扔了,老公、女儿回家全部吃馆子,在我眼里看到的她某些月份,最起码也有20单成交。

红姐又善于学习,在几年中介的经历中,掌握了评判商品房的经验,又绝不小农意识,赚到钱并不存银行,而是一边做中介,一边逢低吃进商品房,选择的都是本市四A级旅游景点周边的花园洋房,这些房子除了风景怡人外,交通极其不便利,也没有商业设施,价格就便宜。

到今年五月,国家开始调控商品房,红姐的红火买卖,才告一段落。她又来看我了,“哎,你说国家会不会出房产税?”我注意到红姐对我称呼的变化,感觉到一种暴发户的咄咄逼人。

我回答:“估计不会,国家是要抑制部分城市商品房价格过度上涨,不是要打击房地产和要商品房普遍降价,重点是要抑制那些房虫,通过使用银行贷款购买商品房,来达到个人财富增值的目的”

“这下我放心了,不过,真的加征我也不怕,国家真要收房产税,我就离婚。而且,我买的房子所在地区,马上要通地铁了,以后这种花园洋房的租金,会很高,足够支付房产税了吧?”(开朗的笑声)“小洋啊,你怎么不买几套?”,红姐笑着一边问我,一边从那个品牌坤包里,拿出一盒面巾纸,很随意地擦着地板上贵宾犬刚撒的尿。

我计算了一下,红姐现在手里的资产,去掉银行贷款部分,差不多快有小一千万了,而且,还在继续增值之中。

机会总是留给准备好的人,跟着共产党,听党的话,似乎会很不错耶。请参阅我的原创——《幸福不幸福,关键在于跟着共产党走》。

(注:本帖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本文内容于 2010-8-2 17:57:32 被洋务专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