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不等于傻子,哥发的不是贴,而是恼火

我是广东省佛山市三水区西南镇董营村委会的一名普通农民。村委会属下有麦村、邓村、东董村、西下村、西上村、北吴、西吴、上霍、下霍等九条自然村。我们村委会的父母官蒙蔽村民暗箱操作牟利的行为让人不齿。

事件一、07年政府征收我们董营各村位于新围的耕地(即现在三水雅居乐花园位置)接近一千亩,当时征收价每亩六万多,其他几条村签字同意出让,但我们村村民担心失去土地后,日后生计难以保障,坚决反对。随后被地方政府强制征去。我村村民相信党、相信政府,决定全村村民凑钱请律师采取法律途径争取我们的合法权益,最后法院判了我们胜诉,但三年过去了,判决仍然没有执行,我们的土地上已建成了售价为每平方六千元的三水雅居乐花园,我们的合法权利还是要不回来了。该片土地的其中二十多亩在08年的土地拍卖上以一百五十万每亩的单价卖给了一个地产商。价格是我们征地价的二十五倍。我村村民惟有望洋兴叹,心中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事件二、另外两件发生在其余几条村的征地事件同样让人觉得可耻。

08年村委会在村民毫不知情的前提下,与各村村长私下暗中操作,以每亩三万四千多的补偿价出让了140亩耕地用于建设广珠铁路。

09年村委会采取同样的手段以每亩四万三千多的补偿价出让了60亩耕地用于建设西江引水工程。

以上两个均为国家重点工程,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的良好公民,均爱党爱国,如此重要的国家工程我们肯定义无返顾地支持。但是06年国家已经出台了协议出让土地的最低标准,以我们村所在的地区最低标准是105元/平方,即七万元每亩。虽然最低出让价不等同于最低征地价,但是这个最低土地出让价还没包括其他补偿(青苗补偿、土地附着物补偿。),而我们以上两项工程的补偿价是包含了青苗补偿费及土地附着物补偿费(这两项补助费占了总补偿费的25%)。我们的征地价连最低出让价的一半都不到。连国家指导最低出让价只及我们地区一半的偏远山区的林地都能拿到六、七万每亩的补偿,为何我们的补偿价只有可怜的三万每亩左右。而且实际分到各个自然村手中的补偿款还没有土地出让协议上的数额,中间的差额,以及村委会属下土地的出让款均不知去向。

按照国家的规定这两单征地项目应返还留用地给所属村民,但时间去起码过去一年多了,邻村的兄弟还没有在国家规定的最后限期内拿到该有的留用地。村委会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只是拖。是否像之前两项工程那样被暗中出让了,还没被发现,这也无从考究。

事件三、村委会企图非法截留征地款。今年六月国家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征地管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地要严格执行,各媒体在七月十号对此通知精神作了广泛的报道。通知明确规定“征地补偿费直接给到农民个人。要求市县按照确定的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将补偿安置费用直接、及时支付给农民个人,防止和纠正截留、挪用的问题。”但是我们村委会只答应将各个自然村所属留用地的征地款的80%分配给村民,企图截留其中20%,总额超过一千二百万,村委会原属下有六十八亩留用地在此次征收范围,村委会回复只说计划出让四十八亩,企图私自截留二十亩土地,总额超过二千四百万。村委会计划截留三千六百多万,等于在我们每个村民手中抢去一万多,每户人五万之上,相当于我们村民好几年的收入啊。这还不包括村委会那四十亩土地的款,加上这部分就更加夸张了。有热心的村民给我们村民算了一笔帐,村委会答应分配的土地出让款金额比按照“通知”的要求分配的土地出让款金额每人少收三万多。整个村委会有接近三千人,那就是说村委会计划截留的金额接近一个亿。在国家刚刚颁布相关规定的前提下,我们村委会竟然想顶风作案,根本是目无法纪,藐视中央。或者是他们早已习惯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做事方式。此事幸好被西上、西下两条村的村民发现了,坚决抵制出让土地,我们才能占上他们的光,暂时留下了土地。

事件四、村委会在国家三令五申禁止公费出国旅游的大背景下,仍先后两次动用公费到日本欧洲旅游,每人花费最少两万。其中06到日本旅游是通过三水中旅报明参团,回来后付款时村委会经办人员还责令三水中旅的工作人员高开发票以获得回报,发票高开额度接近总团费的一倍。我们村的大部分村民以种菜、杂工、清洁工等劳动强度大但收入微薄的工作为生,经济条件极差。大村民可能一生人都未必有机会出外旅游一次,出省旅游对我们大部分的村民来讲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出国更是做梦也不敢想。我们的村委会竟然用村民的血汗钱来满足自己的私欲,到国外大肆挥霍。简直可耻至极。此事件虽然并非涉及征地问题,但可从一个侧面反映我村委会的腐败程度。

以上是我们村委会在几个征地事件上的所作所为。如果不是有两条村的村民齐心协力地抗争,将真相一步步地发掘出来,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目前这两条村的村民正在为之前的几个征地事件所暴露出来的问题与村委会对话,所幸现在还处于和平对话的阶段,最近同样是发生在我们三水的一宗征地纠纷,最终发生了流血,我不希望我们同一片土地上的兄弟承受同样的痛苦,我不方便参与你们的行动,想借网络的力量来声援你们的行动,希望这次的行动在硝烟来临之前以你们获得应有的权益而结束。

我们村大部分人像我一样一生与土地相依为命,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衣食父母。我们没有文化生活在社会低层,我们善良淳朴。但某些人正是利用我们的善良淳朴,蒙蔽我们肆无忌惮地侵占我们的利益。长久以来我们村委会的政务、财务对我们普通村民来说都充满神秘色彩,既不公开也不透明。

村委会是我们九条自然村的所有村民的村委会,她不属于个人,更不是我们村委会父母官的私人财产,她属于我们所有人,她的每一砖每一瓦,她的一分一毫都属于我们所有人。我们每个村民都有权利去了解她的运作,她的财务状况。但我们的权利、权力被某些人为了个人目的剥夺了。村委会的各个工作人员,你们是为我们所有村民服务的,是替我们打工的,是我们养活你啊。我们所有村民才是主,才是老板,你们只是仆,是打工仔。而你们却反客为主把村委会当成了自己的财产,自己的公司。有本事就以村委会的资产成立公司,以公司的形式运作,将蛋糕做大,带领我们众村民脱贫致福。在乞依兜拿饭吃,你他妈无耻,人渣!

我们村民凌晨三、四点冒着严寒起床卖菜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不是还在吃喝玩乐就是躲在暖和的被窝里酣酣大睡。我们村民下午三、四点烈日当空在地里耕种的时候你们在哪里?不是在空调底下喝茶聊天就是开着小汽车吹着空调四处游逛。我们村民冒着寒风、烈日辛勤劳苦才赚来几个沾满汗水的苦钱,够供孩子读书都不够供养父母。六七十岁还在辛勤工作的老人满村都是,你们看一下有几个能享清福的?这就是我们村民,我们的乡亲父老。你他妈还当起了地主剥削乡亲。抚心自问,你们几十年来有为村民们做过哪几件好事?我们村还是那么穷,放眼望去村里到处是新楼,但你又知不知道有多少是乡亲们倾家荡产东拼西凑垒起来的?你们可曾有为乡亲们想过吗?我们是农民,没地了靠什么吃饭?你们倒好,为了个人利益竟想把国家留给我们的经济留用地都卖掉。那是我们的党、我们国家为了我们农民日后的生计专门立法保留的养老地,是乡亲们留来养老的。你们可曾想过乡亲们没地后何以为生?

希望我们亲爱的党、我们信赖的政府能看到我这个贴子。为我们村民主持公道,为我们清除蛀虫,消除祸害!


本文内容于 8/7/2010 5:25:49 PM 被十万重山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