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iper 正文 第十五章

意志的勝利 收藏 0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size][/URL] 第十五章:血与火的较量(2)----乌克兰.基辅北市区----1943年11月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苏军一天的攻势即将进入尾声。市去内零星传来几声枪声,机枪的点射声一直响了一夜。我翻开了自己的皮夹,掏出我们的全家福照片,流水冲垮了心灵的堤坝,我不知道能否在下一秒钟的战争中存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71.html


第十五章:血与火的较量(2)----乌克兰.基辅北市区----1943年11月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苏军一天的攻势即将进入尾声。市去内零星传来几声枪声,机枪的点射声一直响了一夜。我翻开了自己的皮夹,掏出我们的全家福照片,流水冲垮了心灵的堤坝,我不知道能否在下一秒钟的战争中存活。战友一个一个的从我的身边倒下,一个一个都先走了一步,而被我击毙的敌人的数量每天都在增长。这就是让我心力交瘁的原因,内疚和孤独笼罩着我,11月的乌克兰已经是深秋了,秋分的呼啸声从我薄薄的作战服的领口吹过。第三山地师的部队已经全部败退往南市区,唯有党卫军正在市中心的关键地带拼死抵抗。

“3点方向,T34,液压150,向左15度,穿甲一发,开火!”

“膨!”一声巨响,T34被以逸待劳的德军1331号虎式坦克直接击毁,这是他们在基辅战役打响以来的第17个战果了,之前14辆坦克2门战防炮1辆卡车。这位叫魏特曼的党卫军上尉,正在用自己的虎式坦克塑造一个奇迹,而这种奇迹只属于在如此困境下的德军。

清晨我在高塔上,目睹敌军发动的进攻。看见潮水般的苏军冲向德军防线,然后又像潮水般退下来,苏军的下级军官拉着士兵们的衣服,踢打着让他们继续前进,自己则用手枪向德军射击着。

当我的十字线缓缓的套在他的胸口时,我突然想到了一种极为卑劣的作战手法,最终我就是那么做了。

枪口上移,我瞄准了这个下级军官的挥舞的手枪,我拉开枪机,放进一颗达姆弹,然后缓缓的一口扳机……

在德军的机枪声中隐藏了我的射击声,子弹滚烫的飞向这个政委的手掌,

“呯!”一声惨叫,周围的苏军惊恐的发现政委的手掌被完全打断,手掌掉在他们脚下,手掌里依然握着TT手枪。苏军政委发出了骇人的惨叫声,远在千里之外都能听见这个汉子的嘶叫。几个苏联兵立刻被起这个苏军政委往后撤退,进攻的节奏被完全打乱。

我的目标变成了那个背着伤员的士兵,但是我不打算要他的命,十字线瞄准了他草绿色军装的腹部,那是脾脏的部位。

十字线缓缓的跟随着缓慢移动的苏军前进,

“呯!”毛瑟7.92步枪弹直接击中了那个士兵的腹部,他人一斜,身上的政委如同一袋马铃薯一样从背上掉下。此时目标变成了2个。而这时,苏军放弃了将他们送回后方,几分钟后一个没有携带武器的卫生兵进入了我的视线,他从德军机枪的封锁下逃脱并且靠近了前沿。

他是第三个,在国际战争法中卫生兵是被禁止攻击的目标。但是在残酷的苏德战争中,德军的卫生兵常常是苏军优先照顾的对象,因此我们也顾不得战争法了。

“呯!”这次子弹直接命中头部,这名卫生兵倒在了两个伤病的面前。而我的位置被苏军发现了。几十只步枪立即向我的钟楼顶部开火,钟楼的瓦片被子弹击碎,并且掉落了下来。

当这边苏军吵着东面射击时,我则转移到了他朝向西面的窗户,十字线立刻发现了一名正在跑动的苏军士兵,十字线死死的追着他的步伐,

“呯!”子弹打在他的脚边,那个士兵一惊,立刻以更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喀拉喀……”弹壳被抛出的一瞬间另一发子弹被我推进枪膛

“呯!”子弹打在了他的喉部,血如同一只被捏碎的柿子一般爆裂出来。

往后一闪,又换到了面朝南部的方向,快速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呯!”子弹打在一个机枪手的枪机上,吓的那个机枪手扔下枪就跑,但是最终被子弹从背后击中,倒在了瓦砾堆里。

于是这样反反复复,那一个上午我打光了200发子弹,至少击中了130个目标。我的狙击让这片区域的枪声停歇了。而我气喘吁吁的倒在高塔的石砖制成的地上。我发现我现在做的这一幕,和之前拍的“国家的骄傲”里的情节是那么的相似。但是在国家的骄傲中,我最后是战死的,我不能死,我必须或者。

停息了几个小时后,苏军的突然派出了了狙击手。一个苏军狙击手隐藏在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然后对着高塔上胡乱的开枪,我明白那是在挑衅。我把我的钢盔取下,放在窗口,一发子弹直接命中,将我的钢盔打了下来。我掏出战壕瞄准镜,往窗外张望,意外的发现在一座二层楼的顶部,一个穿绿色军装的家伙拿着一把莫辛那干PU狙击枪。

由于我现在已经拆掉了梯子,已经没法下去了。但是我急中生智的想到了另一个方法。我将狙击型G43拿在左手,而右手是我的毛瑟98K,我将缓缓G43放在窗口,就在那一瞬间,一发子弹击中了窗户的石砖制的窗台。那是我进攻的信号!就在苏军上子弹的一瞬间我抄起98K,趴在窗口,快速的瞄准,然后射击,整个过程仅仅2秒钟,而那一瞬间,苏军也发现了我,就在我发射子弹的一瞬间,那个苏军狙击手的子弹也朝向了窗台的我,只是那发子弹打在我身后的地方没有打中我。苏军试图用狙击手来对付我的方法显然没有奏效。

几个苏军打算从我背后偷袭,他们靠着机枪掩护从对面的街角冲了过来,跑进了我所在高塔的下方。而这一切早已被我的耳朵所洞察,因为从小父亲都是很迟才回家的,每当父亲从的车子停下,还没进屋时,我就已经明白父亲回来了。苏军沿着环形的楼梯向上警惕的爬行。而此时钟楼的排水孔帮了我大忙,一个排水孔直接从我的脚下一直通到底层,我从背包里翻出两颗手榴弹,拉开引信,从排水孔里扔了下去。2声剧烈的爆炸声后,楼下又多了7具尸体。

苏军终于无可奈何,派出了火炮,Su-75自行火炮一发接着一发的向我的高塔射击,这招终于奏效了高塔被打成了碎片,我始终匍匐在地上,我没有害怕,我只是默默的祈祷。一声剧烈的爆炸后,高塔倒塌了……

当我张开眼睛时,我已经在了底楼,身上压满了砖瓦身上的伤痕已经无法估算了,此时我唯一受不了的是巨大的尘埃吸进了我的肺,让我痛苦无比。我慢慢的从瓦砾堆里爬了出来,手上拿着MP40,背上是我的98k,武装带上的手榴弹的盖子早已经打开了,我现在在苏军占区。我要去寻找我的部队。我必须避免和苏军正面交火。

走着走着,我忽然听见了履带的声音。

“不好!~”我立马跳入了右侧的一个瓦砾堆里。我掏出望远镜,看见远处开上来了几部T34坦克,上面都是苏军的近卫坦克军的士兵,手里清一色的波波沙。上面的苏军警惕着周围随时可能出现的狙击手。

“膨!”T34莫名其妙爆炸了,肢体从天空中跌落下来,坦克的燃起了熊熊大火,但因为惯性的缘故依然向前缓缓开进,直到殉爆发生。后面的T34毫不知情的对几个方向胡乱开炮。就在这时,远处的瓦砾堆里开出了一辆虎式坦克,炮塔缓缓的瞄准着正前方的苏军T34第二辆,而此时T34的坦克炮还在处于90度状态,整个侧面完全暴露在虎式的88炮面前

“液压50,正前方T34,Fire!”

88毫米炮击穿了T34的侧面装甲,T34内部发生了熊熊大火,我看见苏军坦克兵被火烧的尖叫着跳出炮塔。后面的T34开火了,76毫米炮弹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对于虎式坦克而言是十分致命的。炮弹打中了虎式坦克的左侧的窝弹区。

“液压失灵,发动机出现停车,”虎式坦克突然熄火了。这下让T34更嚣张了,它又一发命中了虎式坦克的正前方装甲,而正面装甲将这颗76毫米炮弹直接弹开了

“开火!”虎式坦克采取人工操作,炮塔旋转着对准T34,一炮。

T34的正面装甲被击穿,倒在了路边。9分钟内,德军虎式坦克的突袭直接击毁了3辆T34,将前方苏军的道路完全堵住。苏军步兵见势不秒,拔腿就跑,与此同时,虎式坦克换上了高爆弹,一发过去,几十个苏军步兵消失在巨大的尘埃中……

“自己人!自己人!”我举起手中的MP40向虎式坦克表明自己的身份,此时这辆编号为1331的虎式坦克发动机熄火,无法动弹。几个穿着黑色当党卫军装甲兵制服的德军从坦克中爬了出来。

“警戒路两边!快~”我忽然意识到了现在所处的复杂环境,于是顾不上看这辆威猛的老虎,在三岔路口警戒敌军的开进。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辆老虎正在被两个技师轮番修理,只是依然没有什么起色。

“坦克!苏军坦克!”我大声的向后方正在大卸八块的装甲兵们喊道

“什么型号?”

“KV!”

很明显,那是KV2型重型坦克。拥有巨大厚度的装甲和152毫米的巨炮,“老虎”看了还要敬三分。可是此时老虎的液压装置还是无法启动,更要命的是柴油机怎么点也点不起来。

那辆KV2正慢慢的向我们这里开来,距离还有1800~2000米。

“快点快点!起来吧~”一个装甲兵对着后方的发动机一猛敲。失落的情绪已经到了极点时上帝往往会开一些小玩笑。

“轰~”坦克的柴油机发出了轰鸣声,老虎苏醒了。几个装甲兵立刻抱在一起欣喜若狂。他们飞快的关上发动机盖,跳入虎老虎的座舱内,一道黑烟冒出,老虎向前方的KV2冲了过去。因为KV2的重装甲,虎式坦克唯有近距离的侧面一击才能将它侧面略显薄弱的装甲击穿。

“液压200,2点钟方向,坞芯穿甲弹,准备!”此时虎式坦克熄火了,为了不让敌军听到虎式坦克轰鸣的柴油机声,魏特曼是如此的老道。

KV2坦克正警戒巡逻着向前进发,此时KV2完全不知道前面有只老虎在等他。倘若KV2面对虎式坦克的话,那真是大象对老虎的战斗了。KV2的车长此时正探出脑袋四周张望着,当距离到了900时,坦克忽然停了下来,车长似乎看到了什么,

“不!”车长发了前方废墟里的虎式坦克

“呯!”一发子弹直接命中车长的喉部,他喷着血跌进了坦克炮塔。这一声枪响也是虎式坦克进攻的号角。突然柴油机轰鸣声再次响彻街道,于此同时一枚88毫米坞芯穿甲弹直接命中了KV2的侧后装甲,但是KV2厚厚的装甲让它对这发炮弹没有很大的伤害。

“膨!”一发152毫米炮飞向了虎式坦克,只是那发炮弹打中了后方的瓦房,结果是瓦房立刻崩塌。

“液压150,2点方向,坞芯穿甲弹,Fire!”1331号老虎冲了出来,他快速的向侧面移动,强大的迈巴赫柴油机开足马力时的骇人速度是虎式坦克制胜的一大法宝。在移动中老虎的第二发炮弹命中了KV2的炮盾。正在装弹的KV2成员被巨大的动能震晕了,炮塔被卡住了。

“膨!”第三发穿甲弹命中了KV2的驾驶员室,驾驶员被当场震死。Kv2必死无疑!

“膨!”第四发88毫米炮从侧后方命中了KV2的后方,KV2冒起熊熊大火,3分钟后发生了剧烈的殉爆,20吨重的炮塔被炸飞到100米外。

此时1331号还有不到10发炮弹,以及半箱柴油。

“猎兵!跟着我们走~”车长探出头朝着我喊了一句,边向南市区开进。

我很明白他没让我坐坦克上是为了我好,因为不知道多少苏军坦克骑手死于德军的机枪和狙击手手中,我当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我近乎体力透支的跟随着1331号虎式坦克向前而去,时不时我还必须为他们提供义务侦查。一路上虎式坦克又击毁了2辆苏军的美式卡车,1辆T34坦克。而我精疲力竭的跑,跑,跑。我现在明白装甲掷弹兵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1小时零45分钟后,我和1331号终于回到了我们的防线。此时这个防线已经找不到第三山地师的人了,到处都是迷彩装的党卫军第一警卫旗装甲师和少量骷髅师的人。我不得不加入党卫军的作战序列。此时我们战斗打响已经第4天了。面对强大的攻击波,德军仅仅在坚守4天就已经丢了近40%的基辅市区。我方伤亡惨重的同时,苏军一天内就报销了70辆坦克。苏军能够承担起如此巨大的损失,而我们不能。于是胜负就是那么分出来的。

“我向你请求和感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希望你能守护我战斗到下一天,如果我真的能够撑到回家,我答应上帝还有我自己,我会找个安静的地方度过余生的,阿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