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鞭 正文 第1天 “重新开始”(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611.html


2001年8月22日20时14分

中尉“锉刀”……

“鹰组”第三行动小组……

东南亚曼丹椰蒂军营……

“君武,你闻到水汽了么?”无线对讲机中,传来中尉“锉刀”那低沉的声音,“就在你左手边30码处……”

“真有你的,我刚刚撒了泡尿……”M21消音狙击步枪,慢慢伸出丛林,草绿色的吉利服上,垂下晶莹剔透的水滴。

“你的尿,把他们的狗引来了……注意!他们正向这边搜索……Standby(待命),Standby……”

一条凶猛的灰背大狼狗,突然蹿出草丛,笔挺的脚爪踩住厚厚的枯叶,发出清脆的“唆唆”声。紧随在它身后的士兵小队,纷纷推上子弹。

“Standby!Standby……狗的眼睛不能分辨绿色,只要你不动,它是看不到你的……”

“可我身下有泡屎……”

“不要管它,把脸贴上去……对……就这样……不能叫狗嗅到你鼻子里的烟草味……”

士兵们在紧张地搜索着,越走越近,每个人的手指,都在轻轻弹动着扳机。

“君武,慢慢把手插进土里……十二点方向的士兵,正向你慢慢靠近,他行进的路线,刚好可以经过你的手掌……”

“糟糕!我手掌下是石头……”

“OK!OK!千万不要动……不要动……他现在的视野,刚好可以看到你的动作……对!你要小心,小心……再让他走几步……走几步后,你的手指就进入他视野的盲区了……”

细腻的冷汗,从脸上的伪装油彩上划过。君武的眼睛,死死盯住自己的手指。一束束手电光突然亮起,密网一般交织在丛林深处,强光掠过剧烈收缩的瞳孔,从他粘满污泥的指甲上一闪而没……

“他正向我接近!”

“藏好后背,盯住他影子,记住,只要后背朝天,你就是死狗一条……”

“……”

话语戛然而止,两个人停止了联络。影子越来越近了,脚步摩擦草丛的“沙沙”声,吻合了君武的心跳。

冰冷的鞋底踩住落叶,紧接着,另一宽阔的大脚业已高高抬起。尾指悄悄一动,贴着对手厚厚的鞋帮,君武避开了这重重的一踏……

“好险,差点没踩到我……中尉!中尉!你还好么?中尉……”

没有任何回响,甚至连轻微的呼吸杂音,也彻底听不到了。静……只有微风掠过树梢的“唰唰”声。

脚步声逐渐远去,微微撩开眼皮,向中尉藏身的方向仔细望去,一颗闪动着火星的烟头,忽隐忽现……

“中尉……”

“该死,他们把烟头丢到我脸上了……”

“没事吧?”

“烫焦了一块……如果脚步再慢些,那我就忍不住暴露了……”

继续匍匐前进着,微风拂过中尉的身边,将一阵刺鼻的焦臭,完整送入了君武的鼻孔。

“风向要变了,狗肯定能嗅到烤肉味!Move(出发)!Move!”抓起一把湿泥,糊住脸上的伤口,“我不喜欢吃热狗,更不喜欢被当成热狗!”

钻出丛林,爬到预伏地点,眼前是一片无遮栏的开阔地带。滚进一条肮脏的臭水沟,锉刀戴上红外线夜视镜,向对侧铁丝网内的兵营望去。

“君武,你看看三点钟方向,200米开外是不是有艘快艇?”

“有,那是纳尼克用来逃命的家伙。不过他再也用不上了,今晚,这艘快艇将是我们的代步工具。”

“可这么关键的东西,他们为什么不派兵把守?”

兵营入口处只有两个哨兵,而巡逻队的出现频率也同往常一样,从表面来看,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

“我相信丛林里的那条狗,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对方肯定是嗅到什么了?”锉刀的神色很冷静。

“纳尼克的后台是CIA,如果他能察觉到我们意图,就说明:一定是CIA给他透露了信息。可问题是,CIA又怎会清楚我们的行动?难道负责情报的‘鸽组’,内部有了暗鬼?”

“完全有可能,CIA正愁摸不清我们的规律,没准儿,你我就是暗鬼送给美国人的厚礼。”

“中尉……”冷汗一下子激出了衣背,君武顾不得擦拭,低声劝道,“那……要不要通知总部?”

“没有用。我敢打赌:对方已经实施了电子干扰。”打开背包,取出一台类似笔记本电脑的仪器,接入电源后,在屏幕的扫描带内,出现了大量波动着的白点。“心跳感应器显示,在狙击点外围埋伏了大量敌军。”

“啊?”向那黝黑的开阔地望去,君武倒吸了口凉气。想不到表面平静怡人的暗夜,居然是险象环生、杀机四伏,“中尉……我怎会什么都看不见?”

“全都埋伏在草皮下,等着扭断我们的脖子。”

“这是个意外情况,按规定,我们是有权取消行动的!”

“来不及了……”

“什么?”

“从我们身边经过的搜索队,到现在也没有回来,这说明,他们正守在我们背后。所以,那艘快艇就成了我们的唯一希望。”锉刀无奈地叹口气,随手将望远镜递给了君武,“我知道为什么没人警戒游艇了……”

“嗯?”

“那上面有四颗背靠排列的阔剑地雷。无论从哪个方向接近,你都会被地雷的瞄准孔捕捉到。唉……当你忘记的时候,阔剑地雷一定面对着你!”


8月22日20时34分

司长弗里茨……

CIA秘密行动司……

美国弗吉尼亚州兰利……

“曾经一同出生入死的朋友,把子弹射向了你的脑后,这个世界真的变了,变得更加令人难以琢磨。CIA(美国中央情报局)用愚蠢的信念培养着敌人,结果他们却手持美式装备,把我们的士兵打个人仰马翻。”CIA秘密行动司司长弗里茨,面对从亚洲传来的卫星信号,发出无可奈何的感慨。“唉……美国大兵已不止一次抱怨过:为什么我们生产的子弹,出膛后,它是如此的精准?”

从“掠食者”无人飞机的跟踪画面分析,两个隐藏在水沟里的狙击手,使用的是美国陆军还未大量装备的高端武器。

“我们内部一定出问题了,”东南亚事物分析专家兰德,对此忧心忡忡,“不然,这些本应装备海豹突击队的武器,又怎会到了他们手中?”

弗里茨没吭声,沉吟片刻后,他话题一转,突然问道:“兰德,你认为除掉纳尼克,不会损害美国在当地的利益么?”

“至少在一百年内不会。阁下应该清楚:纳尼克是个很有主见的人,他已经越来越不听话了。这次没打招呼就屠杀了大量唐人,表明他是想借唐人的财富来扩充武装,以达到推翻当地政府的私人目的。”

“嗯!从现有的情报来分析,的确是这样。与其大力装备、扶植政府军与他抗衡,倒不如一劳永逸干掉他。越南战争的教训告诉我们:美国纳税人的金钱,绝不能投资在一个懦弱的政府上。”

“可‘上帝之鞭’的杀手,有可能完成这项任务么?”

“放心,他们都是百里挑一的职业军人,应该没有问题。就算有问题,我们也会帮助他解决,谁叫他们的目的,符合美利坚合众国的利益?”

兰德沉默了,他把疑问深深埋在了心底。二十年来,能肯定“上帝之鞭”杀手是职业军人的情报员,在CIA中只有这个弗里茨。也就是说,“上帝之鞭”的组织里,一定有他派遣的卧底特工。

“奇怪……他们怎么还不行动?”盯着红外线热成像仪上的两名狙击手,弗里茨感觉到一丝不安,“他右手边30米处,就是基地的排水口,也是唯一能潜入军营的通道。不过三分钟后,由纳尼克别墅里流出的高热温泉,会从这个排水口无情灌进水沟,难道,他们想变成一堆熟肉?”


“没有时间去考虑退路了,两分钟后,可达摄氏九十八度的热水,就会灌进水沟。不过有弊就有利,高温的热水,可以掩盖住我们身上发出的红外线,”抬手指指天空,锉刀露出诡异的微笑。

CIA并不是万能的,在算计他人的同时,自己也会被他人算计。这就是情报行业永远不变的真理。

“中尉,纳尼克在快艇埋设了地雷,这证明他不想给自己留退路了。所以我感到奇怪:一个人若是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肯定不会这么做。”

“这个问题很好解释,想要他命的人并不只有我们。如果说,得罪我们还能有一线生机,那么得罪另一个组织,就是两脚踏进了鬼门关。”

“CIA?没错,恐怕CIA也想要他命了。不然我们头上的‘掠食者’,不会到现也还是个摆设。”君武手腕上的夜光表,再次闪动着报警信号。这是一块由美国生产的最新军用多功能反侦察表。它可以探测到使用者附近一切跟踪信号,包括远在高空的侦察机。“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CIA是想借我们的手除掉纳尼克,然后再把责任推到我们的尸体上,这样在世界面前,他就很好解释整个事件与美国人无关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