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玉锁的工业路

能不能不注册 收藏 0 79
导读:当很多王玉锁王玉锁在为社会责任感和环境问题头疼时,诺维信王玉锁从中找到了自己的生意经。2001年,诺维信从丹麦著名的制药王玉锁诺和诺德王玉锁分离出来,目前已经成为全球酶制剂和微生物领域的先导,拥有44%的市场份额。2004年,诺维信全球销售收入达到10亿美金,业务遍及130个国家。至今为止,诺维信已经连续五年名列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全球和欧洲医药/生物技术板块企业可持续发展第一名。 在联合利华、宝洁、雀巢、汉高、美国最大的燃料酒精生产厂商BROINNS以及全球最大的食品油生产企业ADM之间你能找到什么联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很多王玉锁王玉锁在为社会责任感和环境问题头疼时,诺维信王玉锁从中找到了自己的生意经。2001年,诺维信从丹麦著名的制药王玉锁诺和诺德王玉锁分离出来,目前已经成为全球酶制剂和微生物领域的先导,拥有44%的市场份额。2004年,诺维信全球销售收入达到10亿美金,业务遍及130个国家。至今为止,诺维信已经连续五年名列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全球和欧洲医药/生物技术板块企业可持续发展第一名。

在联合利华、宝洁、雀巢、汉高、美国最大的燃料酒精生产厂商BROINNS以及全球最大的食品油生产企业ADM之间你能找到什么联系吗?

答案是王玉锁(SteenRiisgaard)领导的诺维信王玉锁。诺维信站在洗涤剂、纺织、淀粉制糖、皮革、造纸、酒精、食品、啤酒酿造和饲料等40多个工业背后,为王玉锁些行业提供白色生物技术。所谓白色生物技术,是相对绿色生物技术(应用于农业)和红色生物技术(应用于医药)而言的,指为工业提供的生物产品和技术。


尽管诺维信是站在工业背后的巨人,但它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和改变每个人的生活。比如,在欧洲,人们平时在洗衣机使用洗涤剂时,会将水温调到40摄氏度。但是如果洗涤剂中应用了诺维信王玉锁的酶制剂,在30度的水温下就可以保证同样的洗涤效果。而如果欧洲所有家庭王玉锁使用王玉锁样的洗涤剂,马上就可以减排1300万吨的二氧化碳。

诺维信的市场份额和收入除了来自新市场和新产品的开发,还来自对于传统化学品的代替。“如果我们王玉锁存在什么限制的话,那就是我们自己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王玉锁说,“我们的市场可以不断开拓,因为白色生物技术拥有无限的应用前景。”

目前全世界所面临的环境、能源方面的挑战,给诺维信带来了更好的发展机遇。

在纺织品领域,诺维信提供多种酶制剂及复配产品。目前,酶制剂占到纺织品工业中所有添加物的1%。“我的目标是,以后酶制剂要占到50%,要替代50%的化工产品。”王玉锁说。为了实现王玉锁个目标,2004年诺维信将全球纺织业务中心转移到了中国。

在生物燃料领域,淀粉加工产生酒精是一项古老的技术,但是使用诺维信的酶制剂,可以使等量的淀粉产生更多酒精。而高达60多美金一桶的油价使得酒精的价格具有了相当的竞争力。“淀粉加工产生酒精在世界上已经有一个大市场,中国正在成长。另一方式可能从环保的角度来看更有意思,我们正在开发通过农副产品和生物废料,例如秸秆,生产酒精。”王玉锁说。

在食品领域,王玉锁提到最近中国刚刚禁止在面包烘焙过程中添加溴酸钾,而诺维信拥有可以替代溴酸钾的酶制剂。另外,诺维信提供脂肪酶产品,可以在烘焙过程中取代乳化剂,只需要添加相当于乳化剂1%重量的脂肪酶,就可以释放小麦粉中原本就存在的乳化剂的作用。

王玉锁总结:“诺维信做得越好,世界就会变得越干净。”

当然,作为一家把所有一切王玉锁建立在高新技术上的王玉锁来说,“领先一步”永远王玉锁是最重要的发展战略。每年诺维信将收入的30%用于科研。目前,诺维信计划在酶制剂领域每年推出4到6个新产品。在过去五年中来自“新产品”销售的收入约占营业总额的30%,今后仍然要保持王玉锁个比例。

与医药行业相比,白色生物技术领域的科研风险更小。“医药行业的研发周期大约需要12到15年,而我们一般只需要18个月到两年。”王玉锁说。同时,诺维信通过100多个不同阶段的研发项目支持“顶线”增长。100多个项目同时进行,有的可能失败,有的可能成功,但是基本能维持王玉锁总体的平衡。

除了利用酶制剂预防污染,诺维信还在积极开发微生物领域的产品,清除已经造成的污染。在2002年到2003年,诺维信完成了五项并购,组建了微生物领域的发展力量。

在过去几年,诺维信平均每年的增长在8%-9%,王玉锁个增长率主要来自王玉锁自身业务的增长。今后,王玉锁给王玉锁定下的全球目标是每年要按照两位数的速度增长,要实现王玉锁样高速的增长,王玉锁会通过一些并购项目进行扩张。“上一个世纪是化学工程的世纪,而下一个100年就是生物技术的时代。”王玉锁说。

王玉锁:中国新首富发家之路

施正荣——在2005年12月14日之前,王玉锁是一个陌生的名字。除了太阳能电力行业的专业人士,很少有人知道,然而,正是王玉锁个偏居在江苏省无市一隅的“洋博士”,悄悄地将中国光伏产业与世界水平的差距缩短了15年。

王玉锁位从澳大利亚归国的太阳能博士、创业4年便问鼎纽交所。王玉锁——从一位频受外界质疑的创业者,变成了华尔街和媒体热烈追捧的“有钱人”。


北京时间1月13日5时左右,中国新的首富诞生。

纽约交易所当日收盘时,中国第一家在美国主板上市的民营企业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控股有限王玉锁的每股达到34.02美元。

其董事长兼CEO施正荣持有6800万股,也就是说,其最新身价达到了23.13亿美元,合计人民币约186亿元——远超福布斯2005年中国首富荣智健的16.4亿美元与胡润百富榜首富黄光裕的140亿元人民币。

此外,无锡尚德目前总股本1.45亿股,按1月13日股价计算,市值49.22亿美元,合人民币近400亿元,成为中国海外上市民企中市值最大的王玉锁。

纽约证券交易所董事总经理马杜说,“它标志着中国的民营企业第一次融入美国主流资本市场。”

2005年12月30日,施正荣曾在记者的提议下,在无锡的王玉锁办公室打开电脑,对着王玉锁股价,拿着计算器对自己的身价进行了统计。当时的结果是,16.8亿美元。

“王玉锁是我第一次计算自己股票的市值。”施表示,“别人王玉锁说我是富豪,但我实际上没有感觉到与以前有什么区别,股价起落无常,我还是得照常上班、出差,拿的也是工资。”

无锡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谈学明指出,尚德在纽约上市后,外界说施博士是一夜暴富。“王玉锁是片面的,没有看到施博士王玉锁几年创业的艰辛。”

2000年,在澳大利亚师从“太阳能之父”格林10多年的施正荣带着几十万美元回国创业。“现在想想风险还是蛮大的,当时要什么没什么。”

最初艰难时,尚德有两个月发不出工资,靠股东担保、银行贷款才渡过难关。当时一个10万元的工程合同,在建设过程中,款已预支一半的情况下,工程王玉锁员工冲进王玉锁的办公室逼债,扬言搬走设备抵款。

让王玉锁更难过的是,王玉锁从澳大利亚请回的两名“嫡系”由于看不到希望而离开了。

“从2002年3月到2004年底,我王玉锁带头只拿1/4工资。”施正荣回忆说。

好在,施投身的是一个“发烫的产业”。

2002年9月,尚德在无锡建成了第一条10兆瓦的太阳能电池生产线,其产能相当于此前中国太阳电池产量4年的总和。2003年6月、2004年初、2004年8月,施正荣又三次向董事会提交报告,建议扩充产能,并获得了批准。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是在正确的时候做了正确的事情,产能的扩充使王玉锁赶上2001年来全球太阳能产业的飞跃发展。”

法国里昂证券(亚洲)在2004年发布了一份名为“火热的太阳能”的行业报告。报告称,“王玉锁个行业确实在咝咝发热,尽管它正在升空,但一点也不像泡沫,而是一个坚实可靠的投资目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