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二十三卷 海心之旅 第四百九十章 剑光醉意

古道惊虹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四百九十章 剑光醉意

四大内侍因为绿玉扇刺杀皇后一事来到唐门要人,双方争持,唯有比试定输赢。

众人来到妃子院,纯光剑道:“我们比试三场,若我等侥幸胜出,还请唐门亲自向皇上解释绿玉扇之事,太君以为如何?”

太君道:“好!一言为定!”

唐傲早按奈不住,飞身而出,道:“我来先领教四位内侍高招!”

冷艳刺走出两步,一举双刺:“唐公子,请!”他双手各执一刺,握于正中,两边尖出,有点类似峨嵋刺,但比峨嵋刺古怪得多,正因为古怪,所以招式必定凶险异常。

唐傲也不言语,长剑一伸,冷艳刺左刺一格,挡开剑锋,右刺一震,化出数点冷光雨点般泼向唐傲,唐傲急回剑一挡,“当”整个人被震退两步,还未站稳,左刺紧接而来,“当当”两下,将唐傲震开一丈。正是一招之间,高下立判。

当然,唐傲身为唐门大公子,也绝非不堪一击,剑法毕竟非其所长,他杀着是暗器。

再说冷艳刺一招之间震开唐傲,也不让唐傲喘息,身形一闪,双刺一分,正要刺出,唐傲衣袖倏地一扬,两把飞刀急射而出。冷艳刺向后一翻身,飞刀擦身而过,刚着地,又两把飞刀急射而来,在他身前两尺出一撞,方向突变,一上一下激射而来。冷艳刺双刺上下一拨,“叮”挡开飞刀。

“嗤嗤嗤嗤”

四把飞刀接连射出,在冷艳刺身前一撞,却是全部袭向冷艳刺双脚,冷艳刺大喝一声,凌空而起。唐傲双手已经扣起八把飞刀,同时射出,八把飞刀在空中一撞,杂乱无章激射冷艳刺全身,正是唐门绝技“八星聚杀”。

冷艳刺人在空中,要想躲避已经不可,只见他双刺在胸前猛然一旋,仿似风车一般。只听见一连串“叮叮”之声,八把飞刀均被震飞开去。

然而唐傲已经扣起十六把飞刀,不过未等他发射,冷艳刺左手长刺突然脱手飞出,闪电般射向唐傲,唐傲一惊,急向后一翻身,“嚓!”长刺擦着唐傲笔直插入地上,没入一半。不过唐傲在身形翻起时,十六把飞刀同时向着空中的冷艳刺激射而出。

不过到底是仓促出手,十六把飞刀未能形成聚杀。饶是如此,十六把飞刀呼啸射来,冷艳刺只得单刺在手,要全部挡开绝非易事。

只听得冷艳刺沉喝一声,身形猛然一坠,十六把飞刀擦着他头顶飞过。冷艳刺双脚一着地,身形突闪,右手长利刺直插唐傲。

唐傲刚刚翻身着地,他为发射飞刀,早已经还剑入鞘,现在要拔剑挡格根本来不及,唯有向后疾退,眨眼退至太君身侧,刺尖离他咽喉不及半寸了。

“当!”

太君手中降龙杖突然向上一挥,荡开刺尖。冷艳刺身形向后一翻,顺手将插在地上的长刺拔出,亦不作声。

太君道:“傲儿,你退下!”

她这样一说,等于承认这一场输了。事实上,刚才冷艳刺要杀唐傲,太君绝来不及相救。

第一场输了,第二场压力就大了,而且也至为关键,谁来出战第二场?

唐拙踏前几步,向四内侍一拱手:“唐拙……请指教!”

纯光剑走出,道:“唐三少,请!”他没有打算马上拔剑,在他看来,唐拙到底是年轻一辈。

唐拙亦没有马上拔剑,只是微微望着纯光剑双眼。纯光剑立即感到一丝压力:看来这位唐家三少的修为要高出他大哥许多。

“铮!”

两人对望片刻,唐拙长剑出鞘,身形向前一冲,在离纯光剑三尺前突然向左一歪,剑尖斜点纯光剑膻中穴,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

“醉剑?”

纯光剑身形向后一仰,反手拔剑一格,未等剑锋相接,唐拙身形向右一歪,“嚓嚓”两剑刺向纯光剑“神藏”、“灵墟”,纯光剑连挡两剑,身形不得不一退,心中一惊,想不到唐拙一招就逼得自己出剑,且逼得自己如此被动。

他轻喝一声,长剑一展,两道剑光划向唐拙,唐拙一歪身,不但躲过两道剑光,身形一歪之间已经绕至纯光剑右侧,剑尖直点纯光剑右胁。纯光剑向后一退,长剑一挥,一道剑光反削唐拙右臂,唐拙长剑一收一圈,拦腰扫出,纯光剑竖剑一格,身形一错,左掌猛斩唐拙颈脖,唐拙把头微微一侧,左掌向上一格,两人电光火石间已经交换了数次身位。

纯光剑多年前已经闻名江湖,只因当了禁宫内侍,才不再在江湖露面,但手中一把纯光剑却更加浸淬得出神入化。然而唐拙一把醉剑却丝毫不让,这让纯光剑十分吃惊。他长剑猛然一震,剑身突然泛起一层纯光,威力骤增成倍,出剑更加快如闪电。

唐拙手中长剑同样湛起光芒,两人已经变成生死相搏了。

无双紧张看着,额角香汗直冒,显然场中激烈的拼杀,引发了她盗汗症。

唐拙醉剑虽是精妙,但纯光剑到底经验丰富,剑光开始慢慢压住唐拙,无双更加紧张,心中一个劲着急:三哥怎还不发射暗器?要是发射暗器,那纯光剑还怎么挡?

她不知道,唐拙如今正全力施展醉剑,根本没有间隙发射暗器,纯光剑也不会让他有发射暗器的机会。

楚枫当然看出唐拙渐处下风,他察觉唐拙出剑丝毫不输于纯光剑,只是运剑之间总似少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呢?是醉意!楚枫心中一动,连忙对无双道:“无双,你想不想你三哥打赢?”

无双当然想,一个劲点头。楚枫道:“你快去取一壶酒来,越醇越好!”无双即时一拉他衣袖道:“快跟我来!”

无双拉着楚枫几步转到一棵荔枝树下,指着一处道:“楚大哥快挖!”楚枫连忙拔出古长剑,“嚓嚓”几下挖了个坑,下面竟然藏着一个小酒壶,楚枫十分惊讶。

无双道:“这是我和三哥十年前埋下的,你快取出!”

楚枫取出酒壶,与无双急急返回,正好听得纯光剑大喝一声,手中长剑接连发出数道剑光划向唐拙,逼得唐拙飞身而起。

楚枫急忙一手拔下酒壶塞,将酒壶向上一旋,朗声道:“醉剑焉能无酒!拙兄,接酒!”

唐拙人在空中,伸手一抄接过酒壶,把头一仰,“咕咕咕咕”将整壶酒倒入口中,飘然落地,大喝一声“好酒!”两眼一醉,身形一斜,左脚一歪,身子似跌非跌之间已经闪至纯光剑身前,长剑仿似暴雨梨花般刺出。

纯光剑暗自一惊,挥剑连挡,唐拙身子向后半倾,只脚跟着地,绕着纯光剑醉转一圈,已经刺出不下百剑,正是“仙翁半醉剑百出”,逼得纯光剑连连挡格,几乎分不清剑影。

唐拙大喝一声,本来向后半倾的身子突然向前一倾,长剑直刺而出,乃是“仙翁醉返一剑狂”。

纯光剑竖剑一挡,“当”竟然被唐拙剑锋震开两步。

唐拙身形依旧前倾,却突然向前一冲,长剑似漫天花雨向纯光剑刺出,纯光剑亦划出漫天剑光迎去,只听见一连串急如疾雨般的“叮叮当当”过后,两人同时顿住了身形。

纯光剑的剑尖指住了唐拙肩膊,但唐拙的剑尖却指住了纯光剑咽喉,不及半寸。毫无疑问,要是两把剑同时刺下去,唐拙要废去一条手臂,但纯光剑要失去一条性命。

“锵!”

纯光剑还剑入鞘,道:“唐三少好剑法!”

这样一来,等于承认落败了。唐拙亦还剑入鞘,一拱手,道:“承……让!”

无双高兴了,飞身扑来,紧紧挽着唐拙手臂一个劲嚷道:“三哥厉害,我就说三哥醉剑天下第一!”

唐拙将酒壶晃了晃,道:“无双,你……把它……挖出来了?”无双接回酒壶,摇了摇,嗔道:“三哥,你怎全喝了,你说过要跟我一起喝的!”

唐拙转头望向楚枫,道:“多谢……楚兄!”

楚枫笑道:“我还怕拙兄会怪我挖了你一壶好酒呢!”

好了,两场比试各胜一场,最后看第三场比试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