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部队 正文 第九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87.html


“洛杉矶前往夏威夷的旅客请走红色通道,夏威夷归来洛杉矶的乘客请走白色通道。”洛杉矶国际机场回荡着声色优美的女声。

“这就是洛杉矶啊,的确很有国际都市的气息。”徐峰戴着墨镜,穿着名牌西服,空着两手从机场的大厅走出来。

“这些都是世界人民的血汗钱盖起来的,M国的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他就是依靠侵略别人发的家。”陈阳也空着手走了出来。

“我靠!你们两个小混蛋,有空感慨就没空帮我拎东西?”穆杨在后面拉着两个手提箱走了出来,看到故作深沉的二人不由得骂道。

“是,老大爷,我们尊老爱幼,帮你拿。”两人笑道,然后一人接过一个箱子。

“计程车!我们要到这里。”穆杨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然后递给司机一张纸条,司机点点头:“没问题伙计,保管你在最快的时间内到达,上车吧。”

就在三人疾驰在洛杉矶的城市里面的时候,Z国驻夏威夷的情报员也向Z国送回了情报。

“什么?幽灵他们已经离开了夏威夷前往洛杉矶了?这是怎么回事?”情报科的少将一脸的惊讶,按说他们走的时候发的钱根本不够他们连吃带喝外带住宿和飞机票的钱,而他们也没有在夏威夷干别的事儿,那么他们哪来的钱?

“根据当地的情报员所说,似乎是幽灵自己有钱,他们干脆自费执行任务了。”情报员也是一头雾水的回答。

“立刻调查幽灵的账户,他的钱来路不正!”少将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先是潜艇无故沉没,然后又爆出幽灵在没有户籍的情况下拥有个人账户,看起来似乎幽灵还很有钱?虽然知道幽灵以前是搞情报工作的,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敢贪污活动经费?或者,还是另有其他的敛财手段?

很快,幽灵的账户情报就送到了少将面前,少将看着这份情报,眉头皱得更紧了。

情报上说:幽灵屡次出境执行任务的时候,都会扣下一定的活动经费。另外,似乎还有很多不明账户给幽灵的账户转账,而且数额都很大,但是那些账户无法查明,都是瑞士银行的账户。而有线索表明,幽灵不但在Z国有账户,在瑞士银行也有账户,因为在Z国的账户可以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瑞士银行的某个账户转账一次,这表明幽灵应该有瑞士银行的账户存在。

“冻结幽灵在国内的账户,如果这是他贪污或者干别的事儿弄来的钱,那他就全当为国捐款了!太不像话了!”少将生气的说道,但是心里暗暗担忧,只是贪污,还弄不来几千万的存款,这还没有算上他在瑞士银行的储备,幽灵从哪里搞来这么多钱?他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这些都是少将想不通的地方。

“嘿?国家真小气!居然冻结了我的金龙卡?!还好我有别的卡,要不然咱们三个就准备喝西北风好了。”穆杨拿出金龙卡划账,结果取款机告诉他他的金龙卡被冻结了,他无奈的笑道,然后换了一张卡划账。

“你哪来的钱?开了这么多户头?”陈阳眼尖,看到穆杨的皮夹里面最少放了五张卡,还都不一样的。

“如果告诉你我以前贪污的,你信么?”穆杨无所谓的耸耸肩说道:“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给的少得可怜,万一遇到意外情况,就只能在公园的长椅上缩一夜,吃饭有时候都要去翻垃圾桶,所以后来再出任务,我就偷偷的扣下一点儿经费,防止出现意外情况。没想到被发现了,明知道我们三个没钱,还冻结我的银行账户,国家真小气。”

“没办法,国家穷嘛!”陈阳这下也理解了穆杨的做法,当然也理解了钱从哪里来的,穆杨吝啬也是在营里面出了名的,恨不得人家拿块磨刀石从门口过也要占个便宜,平时吃饭很不客气,但是你让他请客花自己的钱,那简直就是从铁公鸡身上拔毛一样难。

不过现在陈阳和徐峰都理解了,穆杨平时省吃俭用,到了出任务的时候,这种意外情况下若是没有穆杨的积攒,那么就要让国家花多余的钱了,还真是。。。。。。没法说他。虽然贪污这事儿不好,但是要看把贪污的钱花在什么地方了,贪污了国家的钱花在国家身上,这个,似乎没办法给他算贪污。

“对不起,我以前一直怀疑你是间谍,现在我知道我错了。”陈阳诚恳的道歉。

“我也是,现在我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如果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我们Z国就强大了。”徐峰也道歉。

“呃?道什么歉?要因为这个向我道歉,那么全世界要有不少人向我道歉了。别逗了,这点儿小事不值得,再说了,我们是朋友吧?是兄弟吧?兄弟干什么的?不就是干这个的么?别放在心上,如果你们有钱的话,到了这个时候也会像我这样做吧?大家都一样,客气什么?”穆杨挥挥手,仿佛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呃,不过我还有疑问,你干嘛拿这么多钱?”看到穆杨从取款机拿出一部分钱之后,他又走进银行,过了一会儿提了个黑色的手提袋走了出来,陈阳知道那手提袋里除了钱之外没别的了,但他搞不清楚穆杨干嘛拿出来这么多,不怕被人抢么?

“难道我们三个用拳头去刺杀那个倒霉的家伙?你以为你们是谁?超人么?”穆杨扬了扬眉毛笑道。

“M国真的就那么容易买到枪?”徐峰有点惊讶的问道。

“呃,也不是,买枪要有持枪证才行,而持枪证也不是那么容易就办下来的,我们这是要去黑市买枪,自然,不正规的东西都很贵,所以我先拿出来点儿钱。”穆杨耸耸肩,一边走一边说道。

“一点儿?我想你已经拿出来可以买一栋房子的钱了吧?”陈阳用眼角撇了撇穆杨手里的黑提包说道。

“的确对我来说是一点儿而已,你要知道我以前出的任务有很多都比较危险,当然我顺手牵羊的拿点儿什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穆杨笑道。

“随便拿点儿就赚钱了?这样的任务我们怎么就没遇到过?”徐峰郁闷的说道。他们出任务啃压缩饼干喝冷水,猫在树林下水道,一猫就是好几天,执行一次任务回来,人都要瘦几斤。再听穆杨说他的任务,好么,还能顺手牵羊的,随便顺点儿什么就卖了不少钱,同样是执行特殊任务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呃,当然你们不能去,你们去了就热闹了。我想你们不会有人偷核原料的,也不会大批的卖掉军火或者毒品什么的,不是吗?”穆杨笑道。

“呃。。。。。。你不但贪污公款,你还贪污赃物?!”陈阳明白了,合着穆杨是无所不贪啊!

“那有什么呢?我说多少就是多少嘛!活动经费就那么点儿,等我老了,总要给自己留点儿棺材本儿啊!再说了,有时候执行的任务要进出高级场所,你穿得寒酸了都不让进门,这钱谁掏?难道就凭每月不到五千人民币的薪水?你知道一盎司鹅肝多少钱么?超过一盎司的黄金!在俄罗斯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就进出这样的场所,没钱怎么执行任务?”穆杨开始大倒苦水,听的其他两人一愣一愣的,原来还以为007都那么潇洒的,原来007的生活也不是那么风光啊!

“那你怎么跑我们这行了?按理说你现在的钱完全可以让你过上富足的生活,你没必要再跑我们这行送死。”坐在地铁里,陈阳问道。

“这行好,不用满世界自费跑了,吃喝不愁,而且等我老了,国家也管我到死。虽然说这行风险大,说不定哪天就躺了,可是我那行一样啊,也是说躺就躺了。这边好歹还有兄弟照顾着,万一时间够,我还能埋在咱们国家,可我那行呢?躺了也许就暴尸荒野,被野狗吞进肚子里面,或者,死在某个永远也不会被人所知的角落里面等着变考古化石。”说到这里,穆杨的表情有点失落。

“其实,我有不少同期的朋友都没有能回来,从我们干这一行的时候就知道,我们永远都是不存在的。但是随着身边的人一个一个的减少,一张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我面前,然后一张张从陌生变得熟悉的面孔又消失,只有我还活着,我也开始担心某一天我也会消失。最后,我受不了了,但是我也知道,一旦我不干这行,那么我也要消失,毕竟我知道的太多了。所以我申请调入你们这里,这样没有人会怀疑我,我的安全也就得到了保障,还有我的后半生,你们明白了么?”

“干完这次,我把你调入后勤部,你不该再吃苦了。”陈阳半天没说出话来,他完全没有想到情报人员的生活是这样的辛酸,甚至还不如自己这里。但是每年都有情报人员从世界各地发回情报,也有更多的情报员失踪,看来就是穆杨所说的消失了。自己这里好歹是小队作战模式,相互有个照应,可是情报员们呢?都是孤单英雄!

英雄,不该有那样凄惨的结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