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597.html


与渡边第一天的交流就这样安静了下来,谁也不愿意再开口了,我的心里除了痛恨六十多年前那场惨无人道的侵略战争之外,我现在没有任何办法让渡边一秀心服口服,他的樱花之说击中了我的痛处,是啊,当我们不断的高呼着振兴中华民族的时候,人家埋头苦干潜心钻研,最终让日本的自主名牌打入了我的祖国,走进了人民的生活中。

当公路上越来越多的丰田,本田,钤木,尼桑,三菱车飞弛而过,当我们举着索尼照机对准自己轻松一拍,当我们天天对着松下电视看着那些无聊的日剧和脑残的选秀时,我们距离他们已经很远了,他们的产品一天天的侵略着我们的生活,而我们却背负着世界工厂的“美名”到处制造着廉价而又含无科技含量的产品时,我们依旧沉迷在GDP的数字欣喜中。

渡边一秀是个聪明的人,他委婉的告诉了我,中国还是有很多地方很多人在崇敬着日本的文化,日本动漫,日本寿司,北海道,神户,武士道,就如武汉樱花那样,正一点点的吞噬着中国五千年文明。

走廊里又传来一阵皮靴的声音。

布治又带了一批人过来,和我们一样,黄皮肤黑眼睛黑头发,身体都在一米八左右,他们是来自己中国台湾的军人。

袁中华就这样走进了201。

袁中华,台湾特种部队中尉,24岁,未婚。

袁中华的祖父是黄埔毕业生,曾服役蒋军桂系,后来跟随蒋介石退到了台湾,之后在台湾生根发芽,开枝散叶,袁中华的父亲也服役一年半后退伍开了一家小型五金公司,之后越做越大,九十年代中期在大陆东莞设有制造工厂,员工一千来人,家境富裕不了,袁中华人到是长得不错,属于那种阳光型的大男孩,不过在我面前就如同小弟弟一样的可爱。

袁中华并没有接替父亲的事业接管大陆工厂,而是在服完基础兵役之后考入了陆军士官学校,之后转入陆军军官学校,由于在几次军演中有不俗的表现,军校毕业后被直接提为中尉。

袁中华进了201将行李放下来,转身对我伸出了右手说道:“袁中华,很高兴见到大陆部队的的谷中尉。”他是在进屋时看到了我床头的名字,不过他刻意的将解放军三个字去掉了。

“谷军,欢迎袁中尉进入201宿舍。。。”我回答道。两只强劲有力的右手相互握在了一起,这叫什么?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呢。

“谷中尉,在未来的六个月里,咱们莫谈国事只论军事,希望你能理解。。。”这是袁中华对我说的第二句话,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作为一名台湾军人,他希望与我能够和平相处的坐下来聊聊天,谈谈军事上的事情,而不是谈论国家大事。

“没问题,把酒当歌何尝不是人生大喜之事。。。”我也笑着说道,军者莫论国事这是所有军人都应该具备的。

我顺手将袁中华的行李包提前放到他的床上,他给了我一个微笑,我这个动作只是让他明白,在这里201,咱们两个可以说是兄弟,因为咱们血管里都流着中华民族的血液。

“谷中尉是哪里人?”

“湖南中部一个小山村的,呵呵,你去过?”我问道。

“去过,二十岁那年,我随父亲去了大陆一次,之后我一个人在大陆呆了个来月,走了很多地方,湖南也去过,韶山毛公的故居,浏阳刘公的故居,彭防长的故居,我都去过,湖南中部,曾国藩的故居我也去过,新化武术之乡我也去过,湖南是一个出人材的地方,湖南的景色也很美,洞庭湖,岳阳楼,张家界,凤凰,炎帝陵,我都出去。”袁中华停下手头上的事情,扳着手指头说道。

“湖南你去过很多地方,有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我继续问道。

“美,大陆山河很美,人也很热情,我记得去曾国藩故居时,下着大雨,是一位农民兄弟踩将自行车将我送过去的。。。一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只有到了大陆,我才会知道当年为何蒋公的国军为何会失败,那是因为他的一切都没有建立在广大群众利益的基础上,而毛先生却不同,他可谓是身负万千重任在一身,却难不到他雄才大略啊。。。”袁中华低着头若有所思的说道,眼神却划过窗户看着外面。

“袁中尉,你祖籍是哪里人?”我问道。

“广西桂林人,我的曾祖父就住在漓江边上,只可惜这么多年了祖屋早就不见了,我父亲带我去探过祖亲,只有一位父亲的表叔一系还在那里生活着,桂林漓江那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地方,我在那里认识了几个朋友,他们是开客栈的,都是大学生来的,我晚上就住在那里,三天吧,过得很快乐。。。”,话题一转,袁中华的话又多了起来。

“那你有没有想过回到漓江去定居呢?”

“想,但是不可能的,谷中尉,你知道的,我只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两岸通航,我能够在台湾坐着飞机去桂林,去看看我的那几位朋友。”

“你希望台湾回到祖国的怀抱吗?”我再问道。

“谷中尉,开始说了不谈国事只论军事,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也许吧!说个小小的故事,如果儿子与妈妈失散了,突然有一天,妈妈找到了儿子,你说那个儿子会不会扑向妈妈的怀抱呢?”袁中华用一个小小的故事告诉了我,他心里的想法。

看着他转身过去那黯然的眼神,我的心里悸动了一下,我心里暗道,袁中尉,有一天你也会像我这样在祖国的大好江山里驰骋飞扬的。


“谷先生,通知201,去食堂就餐了。”布治的头探了进来,轻声的说道,布治真是一位绅士。

“好的,谢谢你,布治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