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属于哪一村经济组织成员

涛姐 收藏 0 210
导读: 我们是辽宁省丹东市浪头镇浪头村的村民,但是浪头村领导说我们后来户不是浪头村经济组织成员。 事情的经过是:这几年,因为新城区建设,我们所在的村将部分的土地出卖,在制定土地补偿费、安置费分配方案时,浪头村将村民划分为三,六,九等规定,1984年4月30日以前户口在浪头的,可以参加分配:88年6月1日前迁入的外来户如经村委会集体讨论同意迁入并交纳公共累积的,可以参加分配,88年6月1日后迁入的外来户须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2/3讨论同意,否则不享受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费分配。甚至在合作医疗费上浪头村规定:原


我们是辽宁省丹东市浪头镇浪头村的村民,但是浪头村领导说我们后来户不是浪头村经济组织成员。

事情的经过是:这几年,因为新城区建设,我们所在的村将部分的土地出卖,在制定土地补偿费、安置费分配方案时,浪头村将村民划分为三,六,九等规定,1984年4月30日以前户口在浪头的,可以参加分配:88年6月1日前迁入的外来户如经村委会集体讨论同意迁入并交纳公共累积的,可以参加分配,88年6月1日后迁入的外来户须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2/3讨论同意,否则不享受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费分配。甚至在合作医疗费上浪头村规定:原浪头村村民合作医疗保险费村给予免费,而我们后来户的合作医疗保险费自己拿钱。在农村养老金发放上,原村民60岁以上老人村给钱,而后迁户老人没有这个待遇。

我们认为我们是浪头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

第一:我们这些村民,是1985年至1989年分别从浪头镇的其他村转入浪头村。是同一镇不同村之间的村民转移。

第二:我们这些村民迁入浪头村都是经过村委会和镇政府同意的,户口转移手续上有镇政府和村委会的公章,因此我们的户口才落在浪头村,成为浪头村这个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

第三:我们这些村民,作为浪头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从户口迁入那天起,就向浪头村委员会交纳教育基金税费,交过修路费并参加了浪头村的干部选举,履行了相应的义务,领过反销粮,作为浪头村的村民,村里要求村民履行的义务我们都履行了,为什么有了利益的时候我们就被抛弃了呢?

第四:我们原来迁出的文安村、忠杰村、顺天村这几年分别被征用了土地,在这些村,因我们的户口已迁出20余年,我们得不到土地补偿款,而我们迁入浪头村已生活了20余年,现在因为出卖土地有了利益,浪头村却以我们迁入未取得村委会集体讨论或村民代表大会2/3同意为由剥夺我们享有财产利益的权利,我们不禁要问,如果我们迁入时未经村委会集体讨论,未经村民代表会2/3讨论同意,村委会能在我们的迁入手续上签字盖章么?说白了,就是村委会的个别人,现在见钱眼开,为自己极少数人多得利益而牺牲我们的利益。

第五:辽政办发[2008]95号文件明确规定第一轮承包期后迁入现所在村的,其土地承包经营权原则上在原居住地解决;在原居住地和现居住地均未获得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现居住地的市、县(市、区)政府要高度重视,妥善解决其生产、生活问题。各级劳动保障、民政、财政部门要做好农村后迁入农户社会保障政策研究、制定、落实和服务工作,采取有效措施,将其纳入社会保障范围。

第六:物权法第59条规定:农村集体成员特征是平等性,既不分加入集体时间长短,不分出生先后,不分贡献大小,不分有无财产投入等,其成员资格一律平等。

为什么浪头村领导不执行国家政策,把我们后迁户抛弃了呢?

我们这些村民祖祖辈辈都是农民,在本地依赖土地生存、生活已经六十多年了,在同一市、同一镇生活六十多年至今,我们即不是原村的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现在浪头村也不承认是浪头村的经济组织成员,我们这些村民失去了生存的基础——土地,按照相关政策,我们应该得到补偿,村委会又剥夺了我们应该得到补偿的权利,我们这些村民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我们该如何生存,我们到底属于丹东市浪头镇的哪一村的经济组织成员,应该享受哪一村的土地补偿款?


望律师解答 谢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