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 第二次修改稿 第三十五章 核心利益(上1)

中悦 收藏 11 9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size][/URL] 停战的第3天,衡山号载着全部撤出部队缓缓驶离登陆滩头。 根据中越两国间的安全保障同盟协约,中国有关工程公司将在越南沿北部湾岛屿修建一些必要的国防工程。黑马的公司又拿到了为这些工程保安的项目,这还是小头,大头是拿到了为原越占海上油气井保安的任务,每质吨油气的产出给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0429.html





停战的第3天,衡山号载着全部撤出部队缓缓驶离登陆滩头。

根据中越两国间的安全保障同盟协约,中国有关工程公司将在越南沿北部湾岛屿修建一些必要的国防工程。黑马的公司又拿到了为这些工程保安的项目,这还是小头,大头是拿到了为原越占海上油气井保安的任务,每质吨油气的产出给20美元的保安费,黑马自己算算可是不少了,一年至少1200万吨,还有大几百万吨没确定的,就是这块确定的吧,也有2.4亿美元一年,刚听到这消息,黑马第一句话就是“马无夜草不肥呀”,小算盘一扒拉,得 ,满好。中工保近期业务、人员都发展得飞快,钓鱼岛战后时间不长,公司员工已从五千余人发展到1万5千人,人均年薪10万人民币,加上海外作业补贴、危险作业补贴、各种专业、专项补贴等,人头这一块是一年三十多亿人民币,管理费一年差不多3个多亿,固定资产折旧5、6个亿,长期贷款利息一年2个多亿,其它的拢一拢,公司的固定费用差不多是一年50亿人民币,别管干不干活,黑马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面对今天一千三百多万的固定开销又出去了。50亿固定费用里,集团1年只给10个亿的经费,本来也够,只不过近来公司业务突飞猛进,10个亿是远远不够瞧了,偏偏集团财务部就是翻老黄历,一个大子儿不给加,让中工保自力更生解决,黑马打电话跟老大诉苦,没想到老大说:“都跟我要,我跟谁要去?你这总经理是干什么吃的?总经理就是总找钱的,懂吗!”

无人车无人机项目,黑马抠下来1个多亿,利润率不到3%,天可怜见的。这不是集团里面抠钱么,大家都得勒着点不是。接下来钓鱼岛打完,论秤分金银的时候到了,可还是中国家里面分,分到集团这一块的,只有运油炼油和产区保安这两块,大头是运油炼油,没给黑马,集团里台兄台弟们的公司拿走了黑马也没说什么,两岸中国人的事么,咱黑马有能耐也不使在这上面。产区安保这一块是每年差不多10亿人民币,一张纸刚到手还没捂热乎呢,集团又说要调整,怎么调?听说台湾军方非要插手进来控制这一块,东海分公司他们要控股51%,还要派进3个大营的海军陆战队来,哭着喊着要穿本公司制服当保安了,这年头什么怪事都有不是。可是你控股不太好吧,你控股,你控股还叫洒家的分公司吗?接下来不知道台面后头怎么怎么一通折腾,结果是4,3,3,台军的公司占4,算是第一大股,本公司还剩3,周二哥的公司进来占了3. 中国人的事就是争个面子,面子下来了,其他好说。然后就是台北一通酒,喝得昏天黑地,台湾业界这回得了天大的好处,两大巨头公司的掌门亲自出马,其他数得上的公司几十家的头面人物,政界的有名有姓的出来几十位,军界,台军的总瓢把子李之焕出来了,还颤颤巍巍扶出一位老头子,黑马那时正被两大巨头的掌门轮番敬酒,不消说,东海油田投标飞蛋事件,两颗煮鸡蛋砸给台湾百亿美元的利益,那时黑马已是轰传台湾业界的英雄,今次这回又是钓鱼岛油田,更大的一块,中国是礼仪之帮么,台湾那边国粹保留得多一些,几杯薄酒不成敬意,老朽要敬少年英雄一杯,结个忘年交,实乃人生一大快事,…,反正这酒是要喝的,另一位巨头家族企业的漂亮女掌门二话不说,上来自己先干了一杯金门高粱,仪态端方,笑意盈盈,看着黑马,怎么说呢,喝吧。大陆这边直白一点,叫“都在酒里了”,那也是必须喝的。两岸说法不同,意思都一样,反正酒是一定要喝的。黑马自从上次算微积分跟人拼酒,落下两样毛病,一见数学题就头疼,一见绍兴花雕就反胃,现在商界军界政界头面人物还没应酬完,十几杯金门高粱已灌了下去,酒意上涌,偷眼一瞧,只见后面亮晶晶几十杯金门高粱被人们端着,还要纷至沓来,正不可开交处,眼见李之焕将军扶出一位颤颤巍巍的老头,有人高声介绍,黑马心中一震,顿时肃然起敬,这位老先生竟是大名鼎鼎硕果仅存的抗日名将,从中学读历史起就是心中敬仰的人物,黑马上前深深鞠了一躬,又端端正正敬了一个军礼。那位老先生不说话,也是颤颤巍巍抬手敬了一个军礼。七十年过去了。苦难深重的中国先在中国国民党的领导下,在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政策指引下,战胜了疯狂暴虐的日寇,今天,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中国国民党爱国人士的支持下,再次战胜日寇,收复了祖国珍珠般的领土钓鱼群岛。一老一少两位抗日英雄人物举手互致军礼,久久没有放下手来。正和洪门总掌门交谈的李中岳带头,啪啪地鼓起掌来,顿时掌声如暴风骤雨,席卷了整个大厅。

次日酒醒,黑马了解到进入东海分公司的台湾陆战队3个营,正是五哥曾南岳手下的部队。这没得说了,兄弟情谊。黑马大笔一挥,钓鱼岛作业区安保收入归东海分公司支配。得,10亿收入又没了。

日子正不知怎么过呢,离开高雄前一天的晚上,二哥周北岳笑眯眯地约黑马去垦丁喝酒。两人下海游了3000米,上岸到包下的小木屋淡水冲凉,然后兄弟俩躺在沙滩太阳椅上,看着海平线的夕阳,周北岳说,喝个台湾产的竹叶青吧,档次不高,是代安澜介绍给我的,喝起来挺合口。黑马见酒就怵,从中间的小桌子上取酒喝了一杯之后,就改喝茶了。周北岳却不管那些,自斟自饮只管喝他的。小半瓶竹叶青下肚,周北岳说:

“钱的事,有三笔可以拿。”

黑马立马坐直身子问:“哪三笔?”

周北岳把一小杯竹叶青倒进嘴里,含了一会,沉了沉,说:“第一笔,八重山罗四朗吃紧,有人出大价钱,要你支援一下。”

钓鱼岛之战收官之日,借着潜入海螺的炮击掩护,台军5架直升机载着海军陆战旅突击大队的1中队含黑马公司的一个特种作战小组共135人,在罗四朗中队长的指挥下,按早已研定的路线经一处荒凉海滩飞进八重山风景区的一片树林,在预定的林间空地中放下1中队的战士们和弹药物资,仍利用炮击掩护悄悄飞离,其中2架支奴干直升机被八重山雷达站搜索发现引导导弹击落,其余3架返回了基垄。

此后,中日双方的停战态势是大停小不停,八重山的战斗一直断断续续。日本海空军受到沉重创伤暂时未能恢复,仍然握有的力量——海军的本土联合舰队和空军主力一时还不愿意大肆出动,先岛日军地面部队明面上不敢发动大规模正面进攻,攻击罗分队的都是岛上剩余的一些步兵单位和海空军基地人员打的偷袭,持有机枪、自动步枪、榴弹发射器等轻武器,还有几部迫击炮,总兵力虽是罗分队的十倍,却一直没能拿下八重山阵地。罗分队有一百余人留在岛上,都是在陆战旅突击大队里受过严格训练的队员,手里武器精良,但也都是轻武器,随直升机携带的弹药很快打光。美军以调停者自居,派出几条驱逐舰看着先岛,不让中日双方派增援上去。罗分队之所以还能守得住中国调查组驻地,全靠我们悄悄渡过去一只货柜,送上去了物资补给。但是近日鬼子又送上去一个号称是民间的志愿队,美军装傻没有阻拦,这个“民间志愿队”有八百多人,带上去120迫击炮和单兵导弹等重武器,从作战能力上看像是日军的特种部队,罗四朗现在吃不住了,战况紧急。八重山阵地不能丢,丢了,中方失去监察手段,日方“不恢复宫古八重山基地”的承诺就是一纸空谈,日军的宫八基地一旦恢复,与那国岛等小基地得到支撑,我们的钓鱼岛群石油作业区受到严重威胁,对那条重要航线也失去控制,第一岛链的这个缺口又被他们从东面弥合上了。

周北岳看着天际的夕阳,缓缓地说:“他已是夕阳了,还不肯一时便沉下去。台湾业界很是担忧,巨额的油气田建设款砸下去,如果中途停止,利润不见,本钱也要赔光。他们请台军出动提供保护,不过陈选举得到美方一个保他平安的承诺,配合美日堵塞我冲出第一岛链的突破口,极力压制台军不许采取任何增援动作,听任罗四朗分队在八重山自生自灭,直到罗分队被日军打光了,陈选举就完成了交换条件。现在总的政治形势下,解放军也不宜出动。美军表面上守着中立,也没有大动。所以,解决出路在于我们也派一支民间志愿队,台湾业界出了大价钱,你这个总镖头,接不接这支镖啊?”

在黑马看来,这世界上要保镖的主顾分为三类,一类是不给钱、甚至倒贴钱也要接的镖,一类是给多少钱也不接的镖,一类是给了价钱就要接的镖。眼下这个,属于第三种。黑马眉毛立起来了:

“姥姥!小鬼子的特种兵狂什么狂,洒家的特种上去一个中队就灭了他们!——给多少钱?”

周北岳伸出一巴掌五根手指,正面比一下,反面比一下,黑马问:“美元?”周北岳说:“台币。”

黑马:“操!——真TM抠门!

10亿台币行,就管一个礼拜的。”

周北岳笑道:“原来马总很会做生意啊!行,你先上去,然后每周末收一回。”

黑马大笑:“成交!”抓起一杯竹叶青倒进嘴里,问:“第二件呢?”

周北岳也喝了一杯,说:“有条VLCC让索马里海盗劫了,赎金要1亿美元。”黑马知道30万吨的超级油轮连船带货值几亿美元,让海盗扣了可是倒大霉了。问:“我们的船?”

周北岳白了黑马一眼:“咱们的船我就下命令了。你的第三种情况了。”

黑马:“又是台湾同胞的?”

周北岳:“稍远一点,东南亚头号华裔巨商,L家的。”

黑马:“嗯。——给多少?”

周北岳:“你把人和船捞出来,拿3000万美元。”

黑马:“马勒隔壁的,少了点哈。”

周北岳:“就这你也不能全拿。我这就要去那边,配合霍去病行动,在西菲联合的股票上大大折腾一下,加上战后态势的控制,都要L家带头跟我们配合。你的活儿要干漂亮了,我两周后去那边拜山,要拿去当见面礼。——3000万你也不能要,减半吧。”

黑马又坐直了:“二哥的事还减什么半,全免了!不过,小弟这儿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您这身手这么一折腾还能少了?不如就把兄弟这点常年开销解决了吧?”

周北岳伸手在黑马脑门上“啵!”地敲了一记,兄弟俩没说话,端起竹叶青对干了一杯。

沉了沉,黑马又涎着脸问:“那,第三件呢?”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