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遗产今何在

马大西 收藏 1 554
导读:在莫斯科红场的无名烈士碑上镌刻着这样一句话: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事迹永世长存。今天,当我们将历史的镜头切换到60多年前那段腥风血雨的岁月时,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劫难映入我们的眼帘。尽管在这场文明与野蛮、正义与邪恶的殊死搏斗中,文明最终战胜了野蛮,正义消灭了邪恶,但是,人类却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往事不堪回首,抚今思昔,当我们今天徜徉在和平与繁荣的幸福世界里,那段特殊的历史时光理应引起人们深刻的追忆与反思。   和平的代价   1945年8月15日,当日本天皇裕仁通过广播向全世界宣布,日本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莫斯科红场的无名烈士碑上镌刻着这样一句话:你们的名字无人知晓,你们的事迹永世长存。今天,当我们将历史的镜头切换到60多年前那段腥风血雨的岁月时,一场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劫难映入我们的眼帘。尽管在这场文明与野蛮、正义与邪恶的殊死搏斗中,文明最终战胜了野蛮,正义消灭了邪恶,但是,人类却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往事不堪回首,抚今思昔,当我们今天徜徉在和平与繁荣的幸福世界里,那段特殊的历史时光理应引起人们深刻的追忆与反思。


和平的代价


1945年8月15日,当日本天皇裕仁通过广播向全世界宣布,日本将无条件投降时,整个世界沸腾了。今天,我们仍可以通过历史画面看到天皇当年沮丧与无奈的表情。对于日本军国主义而言,这是其灭亡的最后挽歌,但它却是人类文明火种延续的历史宣示。1937~1945,八年的时光,对于人类漫长的历史来说,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可人类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空前的高昂。


61个国家参与其中,卷入的人口达20多亿,占当时世界人口的80%,1亿人左右的伤亡,参战国达4万亿美元的物资损失,遍及亚、欧、非、美、大洋洲和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北冰洋的战火,如果将这些数字与事实进行分解,我们将会得到一幅幅更加直观而凄惨的画面:


俄罗斯公布的史料,1941年至1945年的卫国战争,共造成苏联约2700万军民的死亡,占当时苏联全国人口的14%左右,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战争使得苏联几乎不存在一个完整无缺的家庭,他们的亲属不是在战争中死亡,就是因战争而致残。而由于战争造成的物质损失,按1941年的可比价格计算,则高达6790亿卢布。与之相比,地处亚洲战场中心的中国,在此次战争中,共有3500万军民死伤于日本军国主义的屠刀之下,其中死亡人数达2100万之巨,仅南京一地,短短数月之内,就有30万和平居民成为日本军国主义兽行的无辜牺牲者。按照1937年的可比价格计算,战争共造成中国直接经济损失1000亿美元,间接经济损失高达5000亿美元,中华民族历史上从未遭受过如此深重的劫难。与此同时,美英等国也分别付出了40多万和27万军人死亡的重大代价。而这场战争的罪魁祸首德日意法西斯国家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据统计,战争中,德国死亡和被俘人数近1400万,1400万人成为无家可归者。日本则在中国战场上损失了150万人,另有128万人向中国投降,而在太平洋战场上,它也损失了近125万人。另外,意大利也损失了16万余人。而600万无辜的犹太生命惨死在纳粹德国的屠刀之下,则使得这个古老的民族几乎滑入灭种的深渊。


然而,这场浩劫不仅给人类造成了空前的人员伤亡与财产损失,它对人类的情感伤害与摧残更是至深至远。著名日本问题专家、同济大学亚太研究中心主任蔡建国教授认为,日本侵华战争不仅给中华民族带来了空前的灾难,大大阻碍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更为重要的是,它使得每一个爱好和平的中国人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性,中华民族的感情更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伤害。尽管中日邦交正常化之后,日本曾给予中国的经济建设以有力的支持与帮助,但这难以抵消其对于中华民族所造成的巨大情感伤害。而一年一度世界各地举行的二战纪念活动,不仅是一切爱好和平的人们对法西斯暴行的严厉声讨,它更是人们对于法西斯情感伤害的无声控诉。


二战的遗产何在


二战究竟为我们留下了什么?直至今日,仍有许多有识之士不断发出这样的追问。如果说第一次世界大战给人类留下的是一个资源没有得到公正分配的世界,从而为后来二战的爆发埋下种子的话,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除了为人类留下一个满目疮痍的世界外,它也使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理性地反思这段历史。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以英法为首的战胜国为了维护自己战后的胜利果实,曾组织成立了国际联盟,妄图以此来维护世界和平。可面对德日法西斯铁蹄在欧亚地区的疯狂扩张,国联简直形同虚设,几乎没有起到阻止战争、维护和平的作用。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以苏、美、英、中、法为主的反法西斯联盟对战争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决定成立联合国,用于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作为二战的重要产物,今天,联合国已经走过了整整60个春秋,尽管在其成立伊始,它曾被某些大国利用,成为他们实现自己利益的政治工具,但就整个联合国历史而言,它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却勿庸置疑。对此,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世界史教研室主任郑寅达教授认为,与国联相比,无论从手段,还是从效能上来说,联合国在制止战争、维护世界和平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十分明显。


如果说联合国是二战最大的政治产物的话,那么,用于维护战后国际贸易与金融体系的关贸总协定(1995年变为世贸组织)与布雷顿森林体系则是其最大的经济产物。与联合国成立不同的是,国际贸易与金融体系的主要制造者是美国。不可否认,美国当年排除中国、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建立这样的国际经济体系,主要目的是为了维护自己及其西方盟友的经济霸权地位。但是,客观地说,无论是关贸总协定,还是布雷顿森林体系,他们都对维护世界经济的稳定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战后至今,西方发达国家之间尽管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但他们彼此之间并未爆发战争。人们不得不承认,密切的经济联系是遏制战争爆发的一个有力因素。


作为两次世界大战的发源地,欧洲在这场战争后变得更加成熟。许多国家,尤其德法两国对于这场劫难进行了深刻而认真的反思。最终,他们一致认为,土地与资源的争夺是欧洲战火不断的罪魁祸首,因此,实现欧洲各国经济上的共赢才能从根本上避免战争。从20世纪50年代初,德法两国抛弃了彼此间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恩恩怨怨,联合推动了欧洲经济一体化的步伐,并最终导致政治上高度一体化的欧盟的诞生。同样,在这场战争中饱受苦难的亚洲各国人民也日益从战争的噩梦中走出来,民族独立与解放以及社会经济发展是战后亚洲许多国家人民的共同呼声。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及其社会经济所取得的巨大进步,还是亚洲“四小龙”的迅速崛起,一个日益繁荣的亚洲已经成为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


明天,我们还能为和平做什么


珍爱和平,远离战争,无论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这已经成为人们心中的普遍祈愿,可今天的世界仍然并不太平。面对未来,人们不得不发出这样的疑问,我们还能为和平做些什么?


“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人们总是以此来作为对过去灾难的告诫,可今天,有些人仍然是好了伤疤忘了痛,不能对过去的教训进行深刻的反思。作为二战的元凶之一,日本帝国主义不仅对亚洲邻国造成了空前的灾难与伤害,而且其本国人民也深受其害,可60年后的今天,日本在战争问题上的态度与行径不得不让其邻国十分愤慨。在这一点上,日本真的该好好学习德国了。1970年,当时的西德总理勃兰特曾向波兰的犹太人公墓下跪,请求宽恕;1985年,正值二战40周年纪念日之际,时任西德总统魏茨泽克明确表态:5月8日这一天,是我们从纳粹独裁统治之下解放出来的日子;1994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从法律上限制了纳粹的死灰复燃;1995年,二战结束60周年之际,德国政府在柏林市中心修建了“恐怖之地”战争纪念馆,专门揭露纳粹的种种暴行;2005年5月6日,德国总理施罗德致信乌克兰总统,为德国强加给乌克兰人民身上的不幸和不公请求宽恕……英国作家威尔斯曾说:历史是教育与灾难的竞赛。今天,对于日本来说,如果想对未来和平作出贡献的话,就必须对那段历史进行认真而深刻的反思。


今天的世界还远没有达到让人们高枕无忧的境地。1945年8月广岛和长崎上空爆炸的那两颗原子弹,使得人们不得不认真思考“核恐怖平衡”时代下的人类命运。一些地区的矛盾与冲突仍然此起彼伏,而恐怖主义的日益猖獗更对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提出了严峻的挑战。逝者已矣,来者可追,如果我们不能把握现在,我们将会失去未来。对于人类社会今天来说,对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不断深刻的反思,是对我们未来命运的最好把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