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喜欢乘火车旅行[蓝剑军团]

空降兵老战士 收藏 12 647
导读:我喜欢乘火车旅行

今天从报纸上看到本周六,南京的怀旧之旅活动发起乘绿皮火车,从南京南站穿城而过到南京西站,在三十九公里的路程里,体验一把坐上经典绿皮火车穿城而过的感觉。做绿皮火车的机会以后不多了,绿皮火车,外表是墨绿色,车窗下有一道黄色线条,绿皮车是中国铁路的代名词。随着我国铁路的快速发展,绿皮车逐步退出我们的视线。通过这项活动让我想起了几十年来,我和火车的不解之缘。

我第一次乘火车是五十年代中期随父母去苏联,乘的北京至莫斯科的火车,那时因为年龄小对火车基本没有什么认识。对坐火车有了初步认识是一九六二年从苏联回国时开始的,那是我已经十岁了,我记得我们坐的是莫斯科至北京的国际列车,我们那节车厢是包厢,每个包厢乘四人,分上下铺,也就是现在说的软卧,那一节车厢都是一批回国的中国工人和家属,我记得在苏联境内火车围着一个很大的湖泊转了大半天,后来才知道那是贝加尔湖,遇到弯道时从车窗能看到车头和车尾,火车头冒着白烟,拖着一大串绿色车厢,像一条巨龙飞快的往前行驶着,那时我认为火车跑的已经很快了。因为苏联的铁轨和我国的铁轨宽度不一样,好像是苏联的轨道窄,所以列车行驶到我国的满洲里时,全体乘客都要下车,火车要开进机务段更换车轮,那年回国时我母亲正患重病,所以我和母亲经特许不下车,大人们怕我在车厢里乱跑,吓唬我说等会儿警察要上来检查,发现掉牙的小孩就要扣下不让回国,那时我正好在换牙还没有长好,所以吓得我坐在包厢里陪着母亲不敢乱动。

等乘客们都下车后,火车开进一个有很多条铁轨很大的场地,然后将车皮一节一节的吊起来再放下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更换好了,我觉得好像没多长时间,车轮更换好后乘客们重新上车,又开始了漫长的旅途,我记得火车驶进中国境内时,是黄昏时候天还没有完全黑,当大人们透过车窗看到车窗外的民房已经有变化了,特别是民房的窗户与苏联民房的窗户不同,因为我国北方农村的窗户,都是小方格窗棂糊着白色窗户纸,大人们都高兴地喊着到中国了,我们回国了,大家都围在车窗舍不得离开,从伊尔库茨克上车经过三天三夜才到达北京。

回国后因为父亲要到大西北的青海某核基地工作,我们在城市里没有亲戚,又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后期,父母考虑在城里生活可能困难要多一些,不如回老家农村有亲戚朋友互相照顾,要好过得多。所以我和弟弟妹妹随母亲回了河北老家农村。从那时以后很多年我都没坐过火车,也没见过火车,我非常怀念坐火车的感觉,怀念坐在车窗前,看车窗外向后飘走的风景,喜欢听火车行进中的哐哐声和火车头的汽笛声,更喜欢吃餐车里的美味佳肴。

从那时起一直到六九年底我才有幸再次乘坐火车,从此我就与火车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参军到工作都是在远离家乡的外地,每次回家探亲火车都是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数十年过去了,我尝够了坐火车的酸甜苦辣,但我对火车仍然情有独钟,非常喜欢坐火车出行。坐火车的确很辛苦,特别是过去坐绿皮车冬天冷不必说了。车上如果人多大家拥挤着也就感觉不到有多么冷,最难熬的是夏天,车厢里虽然安装的有电扇,但吹出来的都是热风,车窗虽然都打开着,仍然吹不走拥挤的人们身上的汗臭味,前面牵引火车的火车头冒出的白烟不时飘进窗来,一股刺鼻的烟味贯穿整个车厢,呛得老人孩子咳嗽不止,火车通过隧道时浓烟夹着粉尘更是躲避不及,当你到达目的地下车后,鼻子和耳朵里面都是黑色的灰尘。车窗打开也有大开的好处,特别是车到站停在站台时,乘客不用下车,站在车窗前就能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车一进站车站工作人员就将售货车,停在了车窗附近,将你需要的物品递到车窗前,你只需掏钱接物就可以了。

我坐火车基本没有像现在春运时那样受苦过,一般都是提前预定好车票,就是买不到卧铺最差也得有个硬座。最辛苦的是七四年春节回四川探亲归队那次,那时提前三天才卖预售票,过了年初三就去火车站打听买火车票,得到的消息是座号根本买不到,归期已到站票也得走,大年初六我就告别了父母和弟弟妹妹踏上了归程,父亲到车站送我时,告诉我上车后有空座先坐下,如有人对号再让给人家,从绵阳火车站上车后发现车厢里根本没有空座,过道都站了很多人,因为这趟火车是从成都开往北京的,从成都发车到绵阳只有两站路,所以绵阳只有上车的,没有下车的哪来的空座位呀,我只好先在行李架上找了个空,把提包放上去,没座位只好站着了,可站到哪里才能有座位我心里没有底,因为过道已经站着很多乘客,我只不过是刚加入进来的一份子,那时的火车速度没有现在快,再加上川北都是大山,火车靠着大山沿着嘉陵江岸边慢慢的爬行,还不时钻进黑洞洞的隧道,火车根本就开不快。依稀可见江对面悬崖上的古栈道遗迹,这真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站了四个小时才到广元,可还是上车的人多,下车的人寥寥无几,因为我穿着军装即便是腾出一两个空位,我也不好意思与老人孩子争抢,继续站着吧。有一位乘客看着我站的时间长了,把自己挑行李用的一根短木棒横在过道,搭在两边的座椅上,让我坐在上面。虽然坐着很不舒服,毕竟比站着轻松多了,到了宝鸡仍然没有找到座位,直到第二天上午车到西安才找到座位,站了近二十个小时。这是我最痛苦的一次旅行。

随着我国铁路的迅猛发展,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彻底竣工并通车。青藏铁路从西宁至拉萨全长一千九百五十六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线路最长、气候条件最恶劣的高原铁路。中国铁路建设者破解并攻克多年冻土、高寒缺氧和生态脆弱“三大难题”的严峻挑战。充分体现了中国人民的伟大创新精神。

铁路事业的发展不仅体现在铁路的延伸,而且还表现在火车机车和火车运行速度。火车机车的变化较大,我国现在基本告别了蒸汽机车,普遍使用内燃机车和电力机车,高速列车和磁悬浮列车已经崭露头角。2007年4月18日,中国铁路第六次大面积提速调图正式付诸实施,主要干线开始“时速200公里”的高速运行,中国铁路开启“追风时代”。

现在人们只能在铁路博物馆里,才能见到蒸汽机车,再也不用闻那,火车头冒出刺鼻的烟味了。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客运车皮的变化,以前客车使用的火车车厢都是那种绿车皮,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的时候,车厢里面的座位和行李架都是木条状的结构,后来又有了包皮革的板式硬座座位,只有极少数的列车上有软座席位。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列车车厢绝大部分都进行了改造,车窗都换成了双层玻璃、上下开关的密封窗,座位也都换上了包皮革的靠背座位。

那时候,在节假日等旅客高峰期时,铁路上有时加挂那种俗称为闷罐车的车厢来运送旅客。另外,新兵入伍老兵退伍或部队调防,以及一些大的单位或部门搬迁往往也是使用闷罐车车厢。我退伍时就从武汉做了三天三夜闷罐车到绵阳。过去的火车也有卧铺,但一个列车似乎也就一、二节车厢,好在当时舍得花钱使用卧铺的人也少。直到改革开放后许多年,火车的客车车厢才开始有了较大的革新,无论是在外观上,还是内部设施配置上都比以往更美观、更舒适。

现在正在运行中的有,少量的绿皮车一般都是慢车,快车和特快列车都是设备比较先进的空调车厢,乘坐着比较舒适。前几年还有双层列车,这几年很少见到了。比较舒适快捷的应属“和谐号”动车,最高时速250公里,车厢宽敞明亮,座椅松软舒适,可以调整坐姿。车内设施齐全方便,列车员着装美观大方酷似空姐,年轻漂亮服务周到。更有先进的磁悬浮列车和高速列车,虽然还没有乘坐过,一定更舒适,更快捷。

每年回老家探亲,都要乘坐一次十几个小时的长途火车,平时出差也经常乘坐短途火车,我仍然非常喜欢坐火车,从我居住的这个城市,有直达到上海和苏州的长途汽车,既方便又不用倒车。但是我每次去上海和苏州出差,还是喜欢先坐公交车,过长江到镇江去换乘火车,自从有了动车组列车,就更方便了,从镇江发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上海了。

我乘火车时,白天是不会睡觉的,喜欢看车窗外的风景,舍不得放弃观赏,祖国大好河山的机会。喜欢听站台上接送客人的不同方言。坐在车窗前,端一杯清茶,一边饮茶一边观赏车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那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