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轻骑车队,请注意,前方小山处,辽人已经上山,正在构筑防御,速去歼灭。”项阳指挥着无人机盘旋在无名小山上空观察着战场情况,并指挥道。

“是,王爷,周侗收到。”周侗拿起通话器回道。

“兄弟们,卑鄙的辽人就在前方,跟我冲。”周侗高举大枪喊道,轻骑车队的士兵轰然应诺,胜而不娇,精兵也。

站在山头,举目望去,两百精锐老兵,就这么被消磨殆尽,连追随自己多年的耶律金贵也血染沙场,萧佑丹此刻愤怒悲哀,更多的却是无奈。自己虽然还有百余精锐战士,且占领着山头有利位置,可谁也不知那诸葛天机会再冒出什么古怪机关。

周侗率军开到山下,拿起望远镜,看到辽人正在山顶垒土,搭起一个又一个沟壕,速度极快,若被其将山路挖断,轻骑车兵的机动性将大受影响。

“兄弟们,辽人就在山上,连弩准备,全军突进。”周侗下令道。无名小山虽说是山,可其实海拔不足百米,且地势并不如何险要,只有在山顶处方才有一些高大乔木。

雷鸣车轰隆隆响起,开始往山顶进发。

“萧大人,如今我方地形有利,容末将带兵冲杀一阵。”独眼老者瞄了瞄正在上山的宋人车骑兵道。

萧佑丹一皱眉头道:“黎叔,这批宋军也是精锐之士,何不严防死守。”

黎叔却一脸郑重抱拳道:“萧大人,如今沟壕尚未建成,若被其怪车一冲,我等再无逃脱希望。大人身负重任,不可轻易涉险。末将多年未与人对敌,还请大人成全末将,与山下宋将一决雌雄。”

“请萧大人成全。”黎叔身后几十亲兵齐声道。

话虽如此,可见识过宋人诸葛连弩的厉害,阻拦宋军的战士其实与赴死无异。不得不说,辽人士兵再面对战争与死亡的时候,并不缺乏勇气,很多时候比宋朝军队好多了。

“尔等皆忠义之士,佑丹代陛下谢过诸位。”萧佑丹双目含泪,躬身向正上马的最后一批战士躬身道。

“儿郎们,跟我冲。”独眼老者独眼中精光一闪,提起精钢双锏,驾马下山。马匹的速度在一定坡度的协助下,瞬间被提至最大,虽仅不足百人,却犹如千军万马,最后的这些辽人乃精锐的百战老兵。

“放箭。”周侗对着下冲的辽人士兵大声下令道。

箭雨瞬间将正在下冲的辽人射了个人仰马翻,不过这批辽人的骑术之精,出乎意料。虽然前面不断有人马倒地,可后面的士兵仍能策马跃过倒地的伤者,继续保持着下冲的队形。

连弩射完,辽人居然还有一半人马,周侗等人由于已经在山路上,掉头再进行骑射战术,便有些施展不开。独眼老者看出了便宜,大喝一声道:“儿郎们,他们调不了头,冲上去。”

若是被自己居高临下冲杀下去,借助地形的优势,说不定能够扭转战局,独眼老周幻想道。

周侗冷哼一声,即便正面对冲,我周侗这支铁骑,也在所不惧。

“兄弟们,最大马力,冲上去。”周侗长枪高举下令道。

于是在无名小山不足两百米的山道上出现了这样一副景象,独眼老者的骑兵顺坡而下,本是占尽地理优势,可周侗这对车骑兵,迎坡而上,却速度丝毫不慢,经过五十米左右的加速后,已经快逾烈马。两方人马车撞击在一起,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和滚滚烟尘,被撞飞的居然大多是顺坡而下的辽人。被撞飞的辽人,摔落在地后,基本动弹不得,而几个倒霉的被装翻车的邵武军士,却在优良的护具保护下,拍拍身上的灰尘,拿起武器,继续加入战斗。

车马翻了一地,双方士兵只好进行步战,若论个人战力,其实目前的邵武军士和眼前的辽人精锐相差无几,可装备上的差距就太明显了,看起来邵武军士采用的都是不要命的打法,也就是你砍我一刀我必刺你一枪,可实际结果是,宋人的一枪一个透明窟窿,而辽人的一刀在宋人看起来薄薄的衣服上,连白印也没有留下。

独眼老者看着自己手下的这批百战老兵,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而宋人,几乎很少有受伤的,怒得狂性大发,一对精钢双锏挥舞得如车轮一般。锏是重兵器,几个邵武军士上前,被双锏扫过,倒飞而出,倒在地上喷血不止。凯夫拉纤维制成的衣服,对于钝器的打击,效果不算太好。

不一会儿,独眼老者身边聚集了剩余十来个辽军士兵,看着不远处身着红色战袍的周侗,怒上心头,双锏一指道:“儿郎们,随我冲过去,杀了宋将那厮。”

看着独眼老者狂性大发的带着辽军向周侗这边冲杀过来,一个亲兵大声喊道:“快,保护周将军。”

“啪。”亲兵拍马屁拍道了马腿上,被甩了一个巴掌。周侗怒道:“老子还要你们保护,给我闪开,方将军,这里交给我了,你去其他地方别走脱了一个辽军。”

方啸看也不砍冲杀过来的独眼老者,提起黝黑军刀,向着几个负隅顽抗的辽军大步而去。

周侗一抖大枪,摆出夜叉探海式大声喝道:“本将周侗,何人前来送死?”

“我是你家廖爷爷,看我怒雨狂风锏。”独眼老者面容狰狞着将双锏舞动得如风车一般,只见锏影铺面而来。

“哼,看我追星逐月枪。”周侗的枪法已近大成,大枪乃冷兵器时代的王者,月刀年棍一辈子枪,说的便是这大枪术。追星逐月施展开来,周侗抖动双臂,枪尖便如万点繁星一般,噼里啪啦,将独眼老者的怒雨狂风锏全部接了下来。

双方交手过后,周侗仍是气定神闲,独眼老者却是气喘吁吁,精钢打造的双锏上已满是小洞,两个肩膀上的血洞正汩汩的向外淌着鲜血,顺着抖动的双臂滴落在地。

“儿郎们,天罗地网,给我把这厮留下来。”独眼老者喘着气大声喝道。

天罗地网乃是独眼老者训练的一种合击之术,通过步伐和进攻的配合,让被困者随时接到来自不同方向的攻击,虽然简单,但高效。死在天罗地网下的高手不计其数。独眼老者恶毒的看着这位宋军将领,就是全军覆没了,也要拉一个垫背的。

瞬间,辽人精兵围成一个圈,将周侗困在中间,不停游走,进退腾挪之间,将各种不同兵器纷纷攻向周侗。

周侗冷哼一声:“留,凭你们留得住么?且看我血战八方。”

周侗大枪再抖,瞬间仿佛长了三头六臂一般,周侗的大枪覆盖了周身丈许方圆,只见枪尖闪现而不见人影。

正在围攻周侗的辽军精锐,忽然之间,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面对着无穷枪尖,扑面而来的强大杀气,令自己动弹不得,不知如何抵挡,片刻,枪影散去,周侗收枪肃立,气定神闲。周围的辽军士兵每个人的喉咙口都多了个血洞,纷纷不敢置信的捂着脖子不甘的倒了下去。

“好,好一个血战八方,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再看到如此精妙的枪法,败在将军手下,也算不冤了。”独眼老者扔掉双锏,有些凄绝的苦笑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一枪扫过,周侗一转身,长袍一掀,看也不看倒下的独眼老者。

这周侗,真是越来越酷了,项阳在控制大厅呢,看着前方的战况暗自点头道。

(最新更新:http://html.hjsm.tom.com/html/new_book/83/852/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