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封的勋章 正文 第七十四章 夜袭东花园

新世纪流星雨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size][/URL] 县大队的锄奸行动,沉重打击了汉奸和伪政权,使伪军、维持会、汉奸受到很大震慑,不再死心塌地的为日本人做事,有一部分人还秘密和县大队建立了关系。县大队在游击区内又可以畅通无阻了。 进入1940年,由于日寇的不断扫荡、经济封锁加上自然灾害,平西抗日根据地陷入极端困难之中。老百姓几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8.html


县大队的锄奸行动,沉重打击了汉奸和伪政权,使伪军、维持会、汉奸受到很大震慑,不再死心塌地的为日本人做事,有一部分人还秘密和县大队建立了关系。县大队在游击区内又可以畅通无阻了。

进入1940年,由于日寇的不断扫荡、经济封锁加上自然灾害,平西抗日根据地陷入极端困难之中。老百姓几乎家家没有隔夜粮,部队的粮食供给也出现极大困难。根据地军民都是靠野菜、糠麸、树叶树皮熬日子。

相对来说,县大队的日子要好得多。日军通过囚笼政策和强化治安运动,在原来的游击区修了炮楼、挖了封锁沟、建立了维持会,自以为将这些地区变成了治安区,谁知在县大队的铁腕打击和拉拢下,不少伪军、汉奸都和县大队建立了关系,有的维持会、自卫团根本就掌握在抗日政府手里,县大队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稳稳地站住了脚跟。

虽然自己生活还算过得去,但是看到根据地的军民在忍饥挨饿,大虎心里还是说不住的焦虑,比自己挨饿还难受。虽然大虎知道县大队能力有限、解决不了多少困难,但是还是希望能给根据地解决一点困难。大虎一连派出几批侦查员去侦察各地情况,经过一段时间的侦察,大虎将目光盯在了怀来县的东花园镇上面。

东花园镇与延庆县的康庄镇、八达岭镇交界,距八达岭长城仅15公里,是北平到包头铁路的一个站点,日军在这一带征收的粮食一般都通过火车运往张家口旅团司令部所在地。据情报显示,东花园镇火车站的库房里大概还有一万多斤粮食没有运走。镇里驻有日军一个小队,治安军一个营,一个伪警察所,火车站驻有日军铁路守备队一个班。

县大队从来没有在东花园镇活动过,所以这里的敌人一直比较松懈,防守不严。如果将这批粮食夺到手,过两道封锁沟就可以进山了。对县大队来说,悄无声息地拿下火车站是不成问题的,问题是如何过封锁沟将粮食运走。封锁沟都三米多深、五六米宽,怎么过?一万多斤粮食怎么搬?县大队就一百八十多个人,就是每个人背一百斤,仅能背出不到两千斤粮食来。县大队还要打仗,根本不能背那么多粮食。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虎,大虎一连几天都没想出办法。这天傍晚,大虎正在房间里思索解决方案,房东家的叫驴突然“呜啊”“呜啊”地叫了起来。大虎脑子里灵光一闪,用牲口驮!大虎一下兴奋起来,如同一个解开难题的学生般兴奋。运输方法解决了,怎么过封锁沟?总不能大摇大摆的走公路、在敌人炮楼跟前明目张胆地过去吧?虽然这一地区的伪军对县大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相安无事,也不能明目张胆地从人家眼皮下过啊。那样人家也交不了差啊。

刚解开一道难题,又一道难题摆在面前。大虎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终于想到了办法:做两个六七米长的木梯子,带上一些门板。遇到封锁沟将木梯子往沟两边一搭,在梯子中间铺上木板,这样就搭成了一个简易木桥。队伍过去后将梯子木板一撤,遇到下一个封锁沟再搭上!

两个难题都解决了,大虎心里说不出的舒畅。他带着自己的小队找到政委他们,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政委非常同意。于是大虎派人召集其他小队集中,进行战前准备:制作木梯子、雇佣牲口驮子。雇佣牲口驮子是秘密进行的,找的都是可靠的老百姓,价钱给的也很高。一共雇了四十匹牲口。

在一个下玄月的晚上,县大队悄悄运动到了离新东花园镇很近的靠近山区的东湾村。进村后,立刻封锁消息,只许进不许出。第二天,雇佣的牲口驮子也陆续赶来汇合,大虎派出的侦查员又对东花园镇进行了一次侦察,情况没有变化。

吃过晚饭后,战士们收拾停当,将容易发出声响的东西收拾好。所有牲口都用布包住蹄子,为了防止牲口出声,还给牲口带上了口嚼子。全部整理完毕,队伍出发了。

东花园镇火车站在镇子北部,离镇子大概有两里多地。火车站不大,就一个货场。日军铁道守备队的一个班就在货场旁边驻守。货场用铁丝网圈着,门口有沙袋垒砌的工事。日军的炮楼也在镇子北边,据火车站不到一千米,晚上在火车站大声说话,在炮楼上都听得见。治安军驻扎在镇子里。

在距离火车站还有四五里的时候,大虎让驮队停了下来,并派两个班的战士负责警卫。政委带领部队三分之二的兵力和所有的机枪和掷弹筒都埋伏在火车站和镇子中间,并在路上埋上地雷。大虎带领剩余兵力悄悄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货场上的汽灯有气无力的散发着微弱的光,日军的哨兵用胳肢窝夹着上了刺刀的大枪,在货场门口不时地来回走动,宛如黑夜里晃动的孤魂。大虎带领队员们利用车站铁轨的掩护悄悄接近货场。接近货场后,大虎暗示队员们埋伏好,然后像一只灵敏的猫一样悄无声息地接近了日军哨兵。货场门外一点遮挡都没有,大虎仔细计算了一下距离,趁日军哨兵转身的机会,快速起身窜了上去,在日军刚刚转过身来的一瞬间,扬手甩过一把匕首,准确地插在了日军的咽喉。日军一声未吭倒地毙命。

大虎回身挥了挥手,十几个身手敏捷的战士窜了过来,迅速来到日军宿舍门外。忽然,日军宿舍的门开了,一个睡眼朦胧的鬼子打着哈欠、拎着枪走出来。刚一出门,就被战士们捂住嘴割断了喉咙。随后战士们迅速冲进宿舍,里面十一个鬼子在睡梦中就丢掉了脑袋。

收拾完鬼子,大虎派人将车站里的敌伪人员全部控制起来,打开库房。库房里的粮食不下两万斤,用大麻包装着堆成小山似的。大虎立刻派通信员同志驮队迅速赶来运粮。驮队依次进入仓库驮粮食,四十匹牲口每匹驮两个麻包。为了能多运走一些粮食,赶牲口的老百姓每人也背上五十斤,县大队的战士每人背五十斤,被俘虏的六个伪职员也每人背上了五十斤。

尽管人们小心谨慎地搬运粮食,尽量不发出声音,驻东花园镇日军炮楼上的哨兵还是发现了异常。大虎正在指挥人们搬运粮食,忽然日军铁路守备队宿舍里的电话响了,大虎转身走进宿舍拿起电话。电话是日军驻东花园镇炮楼上的哨兵打来的,询问货场出了什么事。大虎用日语回答说仓库里粮食要跟下一趟火车运走,为了不耽误时间,提前搬到站台上。

之后日军便不再理会了。等运粮队和背粮的战士走了半个小时后,大虎同志让政委带领掩护的队伍撤回来,每人又背了三十斤粮食后撤。

离开火车站后,队伍急速向山里的方向行进。走出二十多里地,遇到了第一道封锁沟。走在最前面的战士立刻将两个梯子搭在封锁沟的两边,然后铺上门板。等队伍通过后,撤下梯子和门板迅速赶到队伍前面充当尖兵。又走了三十多里地,快到山边了,又遇到一条封锁沟。如法炮制,队伍又迅速通过了封锁沟。

越过封锁沟走了六七里地,终于进山了,大家长长出了口气。回头望望,远远的、隐隐约约听到一些枪声。政委笑道:“看来敌人还是察觉了。”大虎笑着说:“察觉里也没办法,他按着咱们走的路线追,过他们自己挖的封锁沟得费点事;不按咱们走的路线追,黑灯瞎火的不知往那里追。”政委说:“敌人这是自己配药自己吃哦。”

几天后,一万五千多斤救命粮运进了根据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