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一百十六章 骑射

我是侍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紫金书院门口,周侗和方啸亲率的五十轻骑车兵整装待发,一车双人,一人驾驶一人作战。人数虽不多,可俱是项阳从西北带回来的百战精锐,列队后自有一股凌然杀气。 片刻之后,捕食者无人机从后方机场跑道滑翔升空,在轻骑车兵上空略一盘旋后向前方飞去。 周侗手持长枪大喊道:“兄弟们,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紫金书院门口,周侗和方啸亲率的五十轻骑车兵整装待发,一车双人,一人驾驶一人作战。人数虽不多,可俱是项阳从西北带回来的百战精锐,列队后自有一股凌然杀气。

片刻之后,捕食者无人机从后方机场跑道滑翔升空,在轻骑车兵上空略一盘旋后向前方飞去。

周侗手持长枪大喊道:“兄弟们,卑鄙辽人竟敢刺杀我大宋陛下和王爷,我周侗今日要让辽人知道我大宋绍武军乃天下无敌精兵,如今王爷以无人机为我等指路,兄弟们,上车,莫要丢了王爷的面子。”

“杀,杀,杀。”百名精锐齐声大喊,阵的远方树林的鸟儿齐齐惊起。

引擎声轰隆响起,精锐毕竟是精锐,长江750C以六十公里以上的速度飞驰,可一字长蛇阵型居然丝毫不乱,除了轰隆的引擎声,众人一片肃杀,车手注目前方,战士将自己牢牢的固定在座位上,默默的等待着前方战斗的到来。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雷鸣车上的通话器响起:“轻骑车队注意,再过十里,便是敌方所在,目前敌方尚有三百余人,俱是精锐之士,可先以诸葛连弩对敌。”

这五十轻骑车,项阳可是下足了本钱,每辆车上俱装了通讯器,项阳在控制大厅里几乎可以对每一辆车进行下令。但一般的战斗,项阳提供战略指示和情报,具体的战斗还是由周侗指挥,方啸配合。

周侗拿起通话器道:“兄弟们,戴盔,放枪,起弩。”

一百个轻骑车兵,俱都戴起头盔,战士将长枪固定在车身,为诸葛连弩上箭。这一百精锐,每个人都配备了全身性的凯夫拉防刺衣,再戴上复合材料制作的坚固头盔,除非被重兵器连续打击,其他冷兵器几乎很难对这支队伍造成伤害。

正在山脚休息的萧佑丹等人,忽然感觉周围的马匹有些躁动不安,任凭骑手如何安抚,仍是不停站立长嘶。远方摩托车的引擎声渐渐传来,带动烟尘滚滚。

站在小山上瞭望的小兵急忙回报道:“大人,象是宋人的车骑兵,他们又来了。”

耶律金贵在旁听了兴奋的拍拍胸脯道:“大人,那些懦夫还敢再来,宋人守城马马虎虎,若论野战,还得咱辽人的无敌骑兵,让末将带兵前去冲杀一阵,去去晦气。”

萧佑丹凝目望着远方,转过头来叮嘱道:“金贵,切莫轻敌。宋人的车兵速度极快,你带兵冲杀一阵,若能破敌最好,若是不行,速速退回,我们撤到山上再与宋人周旋。”

“大人,放心好了,看末将取下宋猪的人头,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兄弟们,上马,杀宋猪。”耶律金贵闻言,迫不及待的跳上马背,高举马刀,振声喝道。

两百个暗影战士追随耶律金贵,嗷嗷叫着,渐渐加速,向周侗的轻骑车兵奔袭而来。周侗轻蔑一笑,长枪平举,车兵迅速从一字长蛇阵的追击阵型变成攻击的雁形阵,车停稳,弩上弦,平举前方。

耶律金贵看着宋人持弩对准自己,大声喝道:“兄弟们,举盾,低头,兵法云临敌不过三发,大伙儿一起冲上去杀啊。”

耶律金贵对前方指挥的宋将鄙夷之极,就这么点人难道想凭借着神臂弩来阻止自己的精锐骑兵?这么点距离,一旦被自己兄弟们靠了上去,宋人只有死路一条。

可惜,耶律金贵将诸葛连弩看成了宋军的制式装备神臂弩。

两百步的时候,周侗大声下令:“放箭。”

瞬间,箭如雨下,耶律金贵听到自己的盾牌上叮咚直响,周围人嘶马叫,瞬间摔倒一片。见鬼,这是什么弩,几十人,居然能够射出如此密集的箭雨。

诸葛连弩,一弩十矢,可连发,五百支箭,瞬间射光。看着箭雨终于停了下来,耶律金贵一把扔掉满是弩矢的盾牌,举刀高呼:“兄弟们,冲啊。”

这个时候,双方距离已经不足十米。

“机动规避。”周侗冷哼一声,下令道。

雷鸣车瞬间启动,极快的加速,将高速策马奔来的耶律金贵和他的战士,瞬间拉开距离。战马一般的时速在四十公里,极少数可以达到六十,而长江750C军用摩托从零加速到六十只需要三秒。

耶律金贵看着自己的马刀即将递到宋人的脖子上,可忽然之间,对方车骑兵居然能够如此快捷的撤退,比先前遭遇的哪些满身铁疙瘩的重装车骑灵活快速多了。

龟儿子,只会逃跑么?耶律金贵一咬牙道:“兄弟们,给我追。”

周侗指挥着轻骑车兵在距离耶律金贵四百米处停下,继续摆开雁形阵,为诸葛连弩换好弹夹,一轮箭雨过后,耶律金贵身后的战士又倒下一批。

项阳在指挥大厅里看着前方的战况,拍案叫绝,这种剥皮战术,乃是从蒙古军那纵横天下的骑射演变而来,但借助军用摩托的高机动性,和结合现代科技制造出来的诸葛连弩,将是一切轻骑兵的克星。当然,再好的战术也要精锐的战士配合,周侗率领的职业军人,表现可比李文率领的那批临时充数的士子军们强多了。

李文回来后,站在项阳身边吹头丧气,项阳微微一笑,指着大屏幕安抚道:“少游,胜败乃兵家常事,今后吸取教训即可,且观周将军是如何迎敌。”

李文悔恨懊恼道:“小弟没用,不光兵败,还丢了大哥的雷鸣车与金属风暴机关,若是被辽人学了去,小弟岂不是千古罪人。”

项阳一听,哈哈大笑道:“少卿,你太抬举辽人了。天机从先祖天外天那里带回来的东西,岂是可轻易仿制的,好了,咱们继续观战,吃一堑,长一智也。”

几轮过后,耶律金贵恨得咬牙切齿,宋人借助那怪车的高速与敏捷,用那连弩,将自己的精锐战士,一个一个的射倒在地。如此卑鄙的战术,耶律金贵虽气得七窍冒烟,可一筹莫展。

耶律金贵身旁的一个亲兵声音颤抖的问道:“耶律大人,我们追,还是不追?”

耶律金贵看着前方的宋军将领又摆好阵型,就等着自己自投罗网。耶律金贵看着身边寥寥数人,悔恨莫急,这宋军明摆着要靠骑射来消耗自己的兵力,自己还傻乎乎的一味猛冲,耶律金贵仿佛看到了那宋军头领的耻笑,一咬牙,挥手道:“兄弟们,我们,撤。”

调转马头,往回疾奔,几番冲刺,耶律金贵等人的马匹已经跑得口吐白沫。

“想逃,哼,给我追。”周侗长枪前指,向着耶律金贵等人逃走的方向。

渐行渐近,诸葛连弩齐发,仅余的十几辽人,在连弩的打击下,纷纷落马,那耶律金贵也算武艺不错,一把锃亮马刀,左拨右挡,居然还骑在马上。

周侗拿起追月弩,对着耶律金贵轻勾手指,碳素三棱箭,以极高的速度飞射而出,耶律金贵听到风声,刚把马刀伸到背后,长箭已经破胸而出。

“卑鄙的宋人。”这是耶律金贵喊出的最后一句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